快乐新年

何美鸿
2013-02-04 00:10 分类:记事  阅读:1152  作者文集
  又到新年了。
  嗯,这一个“又”字实在不能够道出我们对于时光流逝的感慨。不过,我们是无暇也无需在新年到来的时候感慨光阴匆促的。那灿烂满目的礼炮烟花,尤其是那些充斥着商场店铺的应接不暇的各种年货,会在冲击我们视觉的同时,将那浓浓的年味渗入到我们的每根毫发逼入我们的每根毛孔。
  “忙忙碌碌的你我他,我们可以歇歇了。快乐的新年终于来到,这些年你好吗?谢谢各位都辛苦了,我给大家拜年了,我们一起许一个美丽的愿望……”
  “每条大街小巷每个人的嘴里,见面第一话就是恭禧恭禧……冬天已到尽头,真是好的消息。温暖的春风就要吹醒大地,恭禧恭禧恭禧你呀,恭禧恭禧恭禧你……”
  年复一年,卓依婷这一首首充满欢快喜庆的新年歌,都会在年关的时候充斥耳膜,然后让人不由自主跟着启动双唇哼唱起来。过年是件能调集人五官的高兴事。不是吗?可要在新年前面加上“快乐”这个词语,我想我还得把日历倒翻回到许多年前的孩时。
  崭新的衣裳,崭新的裤子,崭新的鞋子,甚至崭新的袜子——这是如我一样的孩子时过新年时的最大愿望。红褂子,绿裤子,花鞋子是在我孩时许多年里以为的最美的装束。我清晰地记得身上的新衣服总是年复一年的红:深红,浅红,紫红,桃红……却没法想起过年时曾穿过的任一条新裤子的色泽及布料。记忆中对绿裤子、花鞋子的奢望似乎从没有过兑现过。新衣裤是要在正月初一才能换上的。每年正月初一的上午,妈妈都要拿了个大木盆和搓衣板放在堂屋一旁,然后搓洗我们换下的旧衣服。我的春节总是散发着淡淡的皂角的味道。
  正月初一这天,和我们年龄相仿的孩子总是成群结队到各家各户去拜年。那些孩子在学校的课堂上发言不积极,可是给大人拜年的时候嘴巴里能冒出一大堆的吉祥话,什么“添福添寿”了,什么“财源滚滚”了,然后大人笑着一边把糕饼点心一一放到他们手中或口袋里,一边在嘴里回着“满长满大”,“好生读书”之类的话,他们便欢欢喜喜地相互簇拥着离去。
  我和弟弟却是例外,正月初一这天性情内向得有些木讷的两个人躲在屋里不敢出门。为此我们没少受父母的责怪。好在正月初一这天是不兴说不吉的话的,父母的言语轻得可以忽略不计。但细想想,每年的正月初一,在约定俗成的“拜年”的那段时间里,我和弟弟气场上多多少少都有些尴尬的,可我们居然年年月月如此逃了过来。
  我们老家腊月廿四日过小年,廿六日是大年。过年的时候是不兴留客的,记得有一年的小年表妹留在了我们家,为冲“晦气”,忌讳颇多的祖母在晚上打爆竹关门前,硬是让表妹在堂屋后面的那间堆满杂物且光线有些阴暗的拖房里呆了足足一刻钟。而我们真正开心的是除夕这天。常年在外工作的爸爸这天定是会回到家来的。然后祖母煮浆糊,弟弟研磨,爸爸写春联。我最喜欢的是贴年画。堂屋正北的墙上张贴着的一幅《毛主席和我们在一起》的年画似乎在我记忆之初就有了,而且似乎许多年不曾更换。大门上的秦叔宝、尉迟恭两具门神画像则年年更新。堂屋的东西两边墙壁上则张贴过《海瑞罢官》、《春草闯堂》、《贵妃醉酒》之类的年画。这些画的都是京戏中的人物,我每每要盯着那贴好的画中人“观摩”良久。当然,潜意识里只是奢想着什么时候也能穿一件那样长长大大袖子的戏服作我的新衣裳。
  正月里做客也是孩时一大快乐的事。老家时兴“初一儿,初二郎”,是指大年初一时儿子给父母拜年,初二女婿给岳父母拜年。每年的正月初二,我和弟弟便要和爸爸妈妈一道去外婆家。一辆二八自行车载上全家四口,妈妈抱弟弟坐在车的尾座,我则斜坐在前面的横杠上。坐在一辆飞快跑动的自行车上对我和弟弟来说是快乐无比的事。记得有一次做客回来的路上,弟弟被自行车的脚踏板打到了脚踝,一路不住地哭。而我在爸爸双手扶住车龙头坐在横杠上有过怎样的思绪全然想不起来了。
  我们去外婆家做客的时候,外地的姑姑同时来我们家看望祖母。因此我们跟姑姑总碰不上面。但这样的失落于还是孩子的我们是很淡的,外婆出门迎候我们时一声声的“心肝啊、肠肝啊”让我们甜蜜得希望每天都是过新年。外婆、舅舅照例要给我们压岁钱的,但还没在手中捂热,就一并主动交给了妈妈。而此之前,我们除夕夜得到的压岁钱也于次日清晨以保管的名义从我们的枕头底下被妈妈收走了。这方面我和弟弟都挺自觉,于我们压岁钱的意义不过是用来在枕头边、在手中“压一压”的,根本没有自己花的理由。
  到来的客人在正餐之前一人一碗加蛋的面条。吃了面条,我和弟弟就没有多少食欲面对接下来满桌的鸡鸭鱼肉了。妈妈总是在一旁干着急,小声劝我们多吃,可我们就是不愿动筷子。不过有一道大人都不怎么喜欢的“糊羹汤”我和弟弟却百吃不厌。因着舅舅舅妈们的稀奇,我和弟弟吃得更起劲。其实从过小年起,我们的嘴巴里就没消停过——孩时的胃口比现在好多了。孩时的我还爱吃肥肉,但这一爱好显然被我的那些亲戚给夸大了。有一次一位亲戚往我碗里夹了好多肥肉,我硬着头皮给吃了下去,结果吃伤了食,好长的日子我看见肥肉就腻味恶心。
  新年年复一年地来,新年年复一年地走。随着时日的变迁,新年早已不再如孩时那般地企盼了。其实现在的新年和我过往的新年在形式上并没有太多变化,除却对逝去亲人的想念,我也不觉得自己对孩时的新年有多留恋——如果快乐只是要以孩时的天真与物质的匮乏为交换。有时我会想着,假如,没有新年,将会是怎样?但实质我并不排斥新年的。新年是生命走向新一轮成熟的节点,是对过往的梳岁月的梳理和对未来岁月的展望。新年到来,再有烦忧事,我们也总能找到理由让自己快乐的。与亲人团聚便是最好的明证。而我,意识里总有个朦胧却不变的希望,在历年这样的时候潜滋暗长——那就是,新年过后,生命的四季里,会有一种新的惊奇与惊喜在不经意的时刻等着我。我想大家也应与我同此心境,不是吗?那就让我们一起迎接一个快乐的新年!
  • 游客

    评论于:2013-02-04 08:51:33

          一直喜欢读美鸿的文章!紫陌红尘

  • 王海洋

    评论于:2013-02-05 21:36:01

          儿时的新年不一定很富有,但现在想起一定很让人留恋,回味无穷。现在的新年家家户户不缺吃不缺穿,但与往昔相比总感觉少了什么,究竟少了什么,有时自己也说不清!

  • 孟先荣

    评论于:2013-02-10 14:40:11

          美鸿的文章生活气息很浓,非常耐读。


  • 共3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过新年

    下一篇:院子里的孀居老人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