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错了

何美鸿
2013-02-14 14:59   分类:记事   阅读:84    作者文集
       那是九月的天气,杲杲的秋阳送来温暖的气息。广场上有风,不是很大,但足以让那些痴迷风筝的人们麇集到这里。风筝本宜于在春季里放的,但广场上人头攒动的爱好者们似乎没有因季节的变化减少丝毫的兴致。
  
  天空里于是飘了好些花花绿绿的风筝。人们一边摇拽着手中的轴线,一边仰头望着自己的风筝。如果技术稍差而风筝又偏小的人们,动作须得麻利些,须在地面上紧跑几步把风带动才可望让风筝飞起来。
  
  我就是在这个时候才错认了一个人的。她是我曾经的一位同事。我们曾一起在一家商场共事过近一年。她比我要晚来好几个月。那时周边都是些女孩子,但她与她们仿佛有些格格不入。其他女孩子私下讲她性情有点傲,可我不觉得。她起初只是与我话说的多一些,后来我觉得与她越聊越投缘,甚至一段时间我们上班的最大兴趣就是能在一起搭班。无城无府的女孩子之间是无话不谈的,那时我们都为自己的工作感着心理的压力,而我们的交流就成了彼此的安慰。
  
  商场的管理制度近乎苛酷,她其实比其他女孩工作更迈力,但却因了一个极小的误差不得不被调离了那里。因为离开得匆忙而突然,好长一段时间,我都感到无所适从的落寞。
  
  当广场上的一名女子摇拽着风筝几乎就从我的眼前跑过的时候,我有些怔住了。那不就是她吗?六七年过去了,她的略显丰腴的身材,她的饱满的脸型,没有丝毫的变化!我的目光于是在川流不息的广场上一直追随着她。我看见她穿了件暗黄色的加长外套,脚上是双齐膝的黑色皮靴,时下女孩流行的装扮。她梳了个马尾。记得以前她的头发也是这么长,也是这么个马尾。我看着广场上的她一路小跑的时候,她后脑勺上的马尾跟着一颤一颤起来。从前在商场是未见过她小跑的,商场不允许,最多只能疾走。商场也不允许放声大笑,可此刻我分明看见她的嘴角挂满了笑,她在对终于被她放飞起来的风筝开怀地笑。那曾经难得见到的笑容不就是她的么?我留意到那风筝是一只蜻蜓,一只绿色的漂亮的蜻蜓。它的一端的轴线被一个满面阳光的女孩牵掣着,时高时低,在广场的上空从容地游弋。
  
  我正试图走近她,她却似乎早已留意到了正留心她的我。我感觉她也朝我偷偷望过好几回,却似乎显得比我更矜持。难道我已经变得让她认不出来了吗?为慎重起见,我假装边看着她旁边的行人,边轻轻地走近她。
  
  我已走到了她身后,在我的手差点要伸出来去拍她的肩时,我听到了她与旁边一名男子的说话声。说话的原文不记得了,不外乎与风筝有关,这都无关紧要的;只是那在我是与先前在商场的那个她完全陌生的嗓音!
  
  啊呀,搞了半天,原来是我认错人了。我仔细一看,广场上的这名女孩根本不是她!是的,怎么可能是她呢?时光过去了六七年,岁月的打磨不可能在一个女孩的身上不留下半点变化。我远远看到的,不过是六七年前的那个她的影子罢了。想想真不免感慨,不知她现居何处,正在做着什么,我们能否再重逢,而此刻,在这人潮如流的广场,我已把与她可能相见的情形在心上演习一遍了。
  
  ——2009年

上一篇:首饰

下一篇:光脚走路的人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