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饰

何美鸿
2013-02-14 14:59   分类:记事   阅读:1121    作者文集
  林中有两条小路,我们只能走其中一条,而怀念着另一条。——弗罗斯特
  
  在那年以前,她并没有想过给自己佩戴首饰。但说不喜欢首饰之类的话,只是在做女孩儿时。一个正值妙龄但囊中羞涩的少女戴上一条外表精美的假项链或假手镯之类是可以被原谅的,她们青春逼人的气息足可以抵去或遮掩那些首饰的廉价。然而到了某个成熟的时段,若不能拥有一两样贵重的珠宝来增添一份气韵的高雅和从容的自信,她宁可身无一物也决不稀罕去拥有那微薄低廉的虚荣。
  她的一贯的不戴首饰的习惯在那年遇见他之后给抛了。在虚拟的网络,两人倾盖如故。他说他仔细观察了她的样貌,发觉她没有穿耳洞,他觉得她的脸型很适合佩戴耳钉,于是从迢迢千里之外给她寄来一副银饰耳钉。月牙状,中间嵌着一颗细小的闪亮的珍珠。
  “情生智隔”这话用在他和她身上确然不错的。他们仿佛都忘了彼此都是有家室的人,在虚拟的网络世界,他们让时光倒逆到彼此都还孓然一身,只一味地在众目睽睽之下享受着华丽唯美的爱情。
  因为是他寄赠的,那副耳钉于是有了不同寻常的分量。她像个孩子似的满心欢喜,头一次穿了耳洞,慎重地将耳钉戴上——如何能不慎重?他是名校出身的大才子,那座繁华大都市里一位千万富豪的乘龙快婿。富家的千金为他甚至不曾穿洁白婚纱来将就一个简朴的婚礼——他却在婚姻的城堡内寄情于同样赤贫的自己。然而她的满心欢喜终究遮盖了隐隐的不安,且为之写了一篇《魔法耳坠》的童话。那是她头一次写童话。为他,为他们那正处在危险中却浑然不觉的绸缪情谊。
  得知为他穿了耳洞,他更像个孩子似的满心欢喜,并承诺她说,等以后有钱了,会给她换副更好的。
  然而一切还未来得及实现。一切也不可能等到来实现,他们仓促的爱情便成了两幕悲剧在相隔两地的两个家庭几乎同时搬演。
  也许他和她终究是幸运的,痛苦的积淀之后,各自的爱人均以极大的包容善待着他们。——而并不比远方的他更逊色的她身边的爱人,会因给他自己买一件几百元的衣服踌躇不决,却肯为她买一件首饰浪掷千金。“戴金翠之首饰,缀明珠以耀躯。”——她像个被宠坏的孩子,欣然地戴上爱人为她选购的珠宝钻石。她的戒指甚至可以戴满五个手指,华贵到要走向俗气。
  只是许多年,她不肯要耳坠。又许多年过后,当那副早被取下的银饰耳钉快成了记忆里的东西,她终于在爱人的陪同下精选了一副钻石耳钉。爱人说其实觉得她戴耳坠更好看。于是那次同时又给她选了一副白金叶形耳坠。远方的他当年为她承诺的种种,身边的他已为她做到正为她做着。只是,当年那份如钻石般闪亮的记忆,又如何到今后的岁月里来复制?

上一篇:板凳龙灯闹元宵

下一篇:认错了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