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美鸿
2013-02-26 10:33 分类:情思  阅读:186  作者文集

  小时候做过许多陆离斑斓的梦。这些梦给我的童年平添了许多情趣,使我于未来的憧憬流溢着馥郁的馨香。然而这些梦一如彩色的肥皂泡,在我还未敢触及的时候,便悄然迸裂了;像天上的流星,在我的心空划过了一道美丽的弧线,便悄无声息地陨落了。

  然而我未曾感过失落的怅然与无奈。我还是拥有梦的,只是梦的色彩不再缤纷。我不敢称之为理想,我总感觉它太遥远太渺茫。我不知道它是如何缘起我心的,它是流逝的岁月淘冲所有年少的梦时存留下来的纯一的蓝梦,它是夜空最美最亮的星点,伴着我度过童年,涉入少年,又走向青年。因为梦,我把纷繁的思绪奇妙的故事融进童话汇成诗篇,我抒写下青春刻录下爱情的永恒。梦,是我笔端流注的最耀眼的词汇,是我唇间道出的最辉煌的语言。只有徜徉在梦里,我才感觉到真实自我的存在。尽管,在多数人面前,我总是轻描淡写地说着我的梦。没有人知道我其实有多么在乎。我用心攫着它,藏着它,爱着它,若失去它,我将宛如无弦之弓。

  因为梦,我的内心充满着对人生的信心与激情;也因为梦,我变得多愁善感,浮躁而骄矜。当寂寞、忧伤侵淫的时候,心便躲进梦的象牙塔,于是一切所谓哀怨,所谓愁绪皆因梦而云散也因梦而蒙蔽。在现实的羁绊中,梦,不可避免地被撞出了残角。

  记得巴尔扎克有段名言:“人类总是爱和自己闹对立的。他用自己目前的痛苦哄骗自己的希望,又用并不属于自己的前程,来期盼目前的痛苦,人类的行为,无不打上自相矛盾和软弱的烙印。”——我是否如是所说,用梦欺骗痛苦又用痛苦欺骗梦的弱者?

  不顾现实的梦,永远只是可望不可即的炫目光环。但我从未想过放弃,尽管,通往梦的盘陀路于我从来都步履维艰。只是,若干年后,如果梦依旧荒芜贫瘠,如果俗世的生活让我早心力交瘁,我是否还有“衣带渐宽终不悔”的执着?是否终会为自己编织理由抛弃多年未改的初衷?

  看不到结果,我依然执着,哪怕梦其实只是一枕黄粱,也永远无悔曾经的付出。

  ——时常于梦的憧憬中,吟哦那句佚名的歌:

  谁也赢不了和时间的比赛;

  谁也输不掉曾经付出的爱。

  如果要为梦立下誓言,那么我能找到的只有这些字眼:执着,爱。

 (学生时代习作)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死在你的前面

    下一篇:板凳龙灯闹元宵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