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碎语

何美鸿
2013-02-26 10:43 分类:小小说  阅读:293  作者文集

  子夜,卧室。她从梦中醒来,接到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电话。那声音象是从天外飘来。

  ——喂,你好。

  ——你好。还没入睡吗?

  ——你是哪位?

  ——怎么,就听不出来吗?

  ——我很健忘的。

  ——哦,这么快就把我忘了?

  ——我说过我很健忘的。尤其是对于怨憎与仇恨的忘却。

  ——是吗?那什么能够使你不忘却呢?

  ——爱。爱我永不会忘却。

  ——那你还无法记起我?

  ——你提示一下我?

  ——我想我恰恰是为你怨憎与仇恨着的并且同时爱着的人。

  ——真爱是没有怨憎与仇恨的。上天没有赋予我恨的权力。

  ——我爱过你吗?

  ——这要我来问你,你爱过我吗?你真爱过我吗?

  ——这对你还重要吗?哦,我本要逃离,你偏要强行把我拉入这场记忆。

  ——你以为我就真的一点都不在意吗?

  ——你如果真在意,你会那样地伤害我吗?——我原想要永久地隐忍我的痛,

  但终于没有做到,就象当初无法隐忍我的爱一样。我的心还在历经着炼狱

  般的痛;情知你会窃笑我,心痛得流出了血,我还要把这血的颜色想象成

  花朵。

  ——我真的伤害到了你吗?

  ——哦,我的电话里的哭泣,我的长时间的等候,在你都是一场演戏。

  ——可我始终不敢相信。

  ——现在你的相信与怀疑对我都没有了太大的意义。

  ——哦,这么快你就超脱出来了。

  ——上天也许要早些救赎我的理智,所以派你来惩罚我的情感如此猝不及防。

  可我想我永远无法超脱。我只想静下心来思索我失败的原因。

  ——你思索清楚了什么吗?

  ——我不明白为何从来都是还没有开始,便已经结束。上天为何从不肯赐我

  予过程。

  ——你已有过许多回这样相同的爱的体验了吗?

  ——这一次的历炼最深。可它不是最初的,也不是最终的。我原是一只漂泊

  未肯栖息的孤鸿,为爱却找不到终极的归宿。

  ——哦,你还不肯栖止,还将继续漂泊?你不累吗?

  ——我原为爱而生。我背着爱的负荷一直走过来,并且还将一直走下去。上

  天注定我将为爱累极一生。

  ——可这个凡尘浊世毕竟没有你所追寻的那种浪漫的爱。

  ——“凡尘浊世”几个字竟也会出自你之口。是的,太多的人都为物役所累,

  而我一生唯爱至尊,唯情是重。爱是我今生唯一炫耀自己的财富。

  ——你不怕爱得太多了会亵渎爱的本真吗?

  ——可我的每一次投入都是真实的。上天未曾让我真正拥有,我无法让

  自己放弃再次角逐。

  ——可在我看来谁要真爱上了你,就象是上了你爱情的圈套。换句话说,只

  能成为你爱的殉葬品。

  ——我不理解。有那么严重吗?至少你没有吧。

  ——你所追寻的不是某一个人的爱,只是一种爱的历程。你需要这样一种经

  历来填充你的生命,来装饰你的生命。这种爱的得到与否对你来说倒是其

  次的,追寻不到的痛楚反而会加深你的这种爱的意义。所以从某种程度上

  说你已得到了你所要的。

  ——哦,我明白了;所以没人敢真爱我,这就是我为什么连一次过程都

  不能拥有的原因。这就是我为什么总是受伤的原因。哦,你已捉摸透我了。

  今天给我电话就是要告诉我这些吗?所以在抛给我无限痛苦的同时又给

  我一丝渺茫的幻望。

  ——如果人人都象你,怎么在这个社会生存和发展下去?

  ——也许你是对的。人都善于保全自己。你懂得站在情感与理智之间徘徊与

  观望,懂得何时决定取舍,可我却不会。永远不会。

  ——我不是已成就了你所需要的吗?其实你才真正的厉害,进入了你布的局

  却不由自主。没有人能承受得起你的浪漫,最好的方法就是从你布的局中

  撤出来。

  ——这是什么逻辑?布局?从未听说爱还有蓄意的。你反倒把一切是非对错

  全推到我身上来了。我总不致伤害了你吧?

  ——你以为我就没有吗?只不过我逃离得快,否则我们只能两败俱伤。

  ——现在你忍心看我一个人受伤。

  ——不管怎样下去你的结果只有受伤。至少我并没有欺骗你。

  ——也许从头至尾都是我错了。

  ——许多事情是分不清孰是孰非的。你只是要明白这个世界对绝大多数人来

  说,物质是第一性的,精神是第二性的。上天偏爱你,才不让你受太大的

  伤害,给你又一次自我警醒的机会。假如有一天,比方有那么一天,你困

  顿到为了一块面包而在人家的橱窗前踟躇,你还敢奢望什么爱情吗?你的

  头脑里大概只有那块面包吧。——是你拥有的太过容易才让你心驰外扬。

  她:不会有那天。我不会为了物欲苟活的。

  他:存在决定意识。但我并不是说窘境才定可转变你。你太执着。

  她:执着到不可救药了。—— 你以后还会记得我吗?哦,这个提问已毫无意

  义了。

  ——怎么不会?任何为你爱过的人都会记着你。因为你是绝无仅有的一个。

  ——终有一天你会把我忘掉。

  ——就象你在经历另一场恋爱时忘掉我一样?

  ——你一直都在揶揄我,嘲讽我。

  ——那是你的感觉。其实我挺怜惜你。

  ——怜惜是现在给你的唯一的感觉?哦,我又在提毫无意义的问题了。算了

  吧!不要让我再看到你的人,也不要让我再听到你电话里的声音。一切都

  彻彻底底地结束。

  ——不是还未真正开始吗?

  ——可一切都已结束。当爱不可遏止地开始,我就知道不可避免地痛苦地结

  束。只未料这依然是一场没有过程的结束。你不要再用语言蛊惑我。

  ——我若真蛊惑你,你还会再次投入吗?

  ——我不知道。一切遵从上天的旨意。可我想我注定要永远地错过你。上天

  不允许我重复自己。

  ——你为什么不认为是继续呢?

  ——除非是在睽隔了若干年之后,在我的伤口复原以后,在生命的另一个十

  字路口,让我又遇见了你,让我又有了心动。

  ——你其实是在不断地复沓自己。

  ——也许吧。可现在趁着我的意志还坚决的时候说再见吧。

  ——现在只能说再见了?

  ——只能说再见。黎明快来了,可我在深夜已清醒。再见吧。

  ——好吧,再见。也许到了明天,你又有了新的想法了。顺便说声,不要在

  天亮后进行昨晚因失眠搅乱的睡梦。愿上天保佑你。愿你的再见不是新错

  误的开始。再见。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牙膏“挤出”的婚姻

    下一篇:纵火者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