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越

何美鸿
2013-02-26 10:43 分类:记事  阅读:184  作者文集
        在《刘姥姥》那篇文里我已提到过越越。越越其实是她的小名,只有她的爸爸妈妈在家里才那么称呼她。高三时我和越越同桌了一整年。其实高二我本就与越越同桌的,因为后与刘姥姥换座位,便让她们的交情在我之先。
  
  越越是名瘦瘦条条的高个女生,皮肤非常地白皙。越越的样子很清纯,尤其是她光洁饱满的额头,能让人读出一种青春女孩的睿智来。我这么说可能会有人认为我偏袒越越。其实我也的确喜欢她。越越是名独生女,性格脾气却相当地好,连刘姥姥那样古怪性情的女孩与她都从未有过龃龉,不能不说是个奇迹。
  
  越越的父母都是医生,因而越越懂得的医学知识要比其他人多。当初刘姥姥丈夫脾脏切除引发肝腹水越越就早有预见,但她只敢告诉我。越越的人文地理知识相当地丰富。她能随口说出某个陌生国家某座不知名的城市名,能信口告诉我某个地区有着怎样不可思议的风物习俗。越越说话的嗓音娇滴滴里带着点奶气。越越不喜欢我对她声音的这个评论,就像她不喜欢自己“越越”这个在我感觉好听在她却觉得“充满了小资产阶级情调”的名字一样。越越喜欢看电视,每次在家她的遥控器总不离手,但常常是五分钟内调换几十个频道。越越喜欢看电视片中的男女服饰。她能根据那些服饰判断出其所处的年代和地域。越越尤其喜欢看国外影片,即使高考迫在眉睫的时候,她照看不误。那时,我们住校的学生对外界的信息是相当闭塞的,越越喜欢侃那些电影里的故事情节给我听,会经常告诉我一大堆让我听得云里雾里的影星名字。她尤其喜欢分析人物的外貌特征。越越对人的外貌特征有着极强的洞见力。当然她更感兴趣的是那些帅哥和美女。
  
  因为爱看电影,学生时代的越越一度做着明星梦。她告诉我说首都北京经常会有星探游逛在大街上,在茫茫人海里搜寻出那些“富于个性”的“演员”。越越天真地以为若拥有一张到达北京的火车票,就很可能成为那个“富于个性”的幸运儿。
  
  越越不大爱学习,学校里的早晚自习她从来不上。她也极少提早到校,每次总是临上课预备铃响过后她才急急忙忙走到教室里来,最后一堂课下课铃还没响够她准又匆匆忙忙收拾了书本作好回家的架势。越越不大爱听讲,她的许多时间都在告诉我头晚又看了什么电影什么新闻。其实那时我们是三个女生同桌,越越坐中间,但越越每次都只是跟我说。因为影响上课有时我觉得烦,越越也从来不发脾气。越越找不到人说话的时候就一个人伏在桌上睡觉。每次她都双臂为枕搁在桌上,脑袋就靠在双臂上,然后脸朝向我这边。她的爱睡懒觉的习惯一直保持到了至今。有时周末上午我打电话给她,无论是九点还是十一点,每次都是铃声响过半天后,才听到她刚从睡梦中醒来仍给我感着奶气的声音说:“我还没起床呢。”
  
  记得高中不愿听课时我也偶尔会用铅笔在白纸上画画玩为消遣的。越越很喜欢看我画画,总怂恿我去做画家梦。有一次我觉得越越伏在课桌上睡觉的样子很好玩,就顺手在一张白纸上给画了下来,题名为《越越假寐》。我觉得越越的下巴长得稍尖削了点,画的时候还有意作了修饰避免了这点。画完后我把越越摇醒,把画拿给她看。越越却好像头一次生了我的气,瞄上一眼就把那画撕成了粉碎。
  
  谈到关乎男女方面的问题,越越总偏爱女性。在越越看来,即使再坏的女子也有善的一面,而所有的男子都是些“须眉浊物”。越越这样的结论其实都是根据平常从影片里从报纸上和道听途说里得出的间接经验。于是我很好奇将来会有怎样的男生入了越越的慧眼。
  
  越越的恋爱故事很简单,那名男生是她在后来转入另一所高中复读时认识的,和她一样地高高瘦瘦,但眼睛比越越要大得多。其实那时他们还只是彼此有些感觉,正式谈是在念大学之后。也许因为越越的好性子,他们的恋爱是和风细雨的,几乎没有什么波折。只后来有过一次,越越告诉我说她可能要跟男友分手了,那次她妈妈要见他,他却沉迷在网吧里没出来,越越妈妈便觉得这人很不可靠。但越越终究在不逾规越矩的几年恋爱后顺利地完了婚,生了孩子。
  
  父母荫庇下长大的越越在婚后依旧过着公主般的悠闲生活。她较少带孩子,有时孩子尿了她的第一反应都是把妈妈喊来。越越的工作地点在家附近的一所初中,步行不超过十分钟。越越对教学好像没有过多的热情,她说那些半大的孩子叛逆情绪都特重。越越起先几乎不上网,工作之余的活动除了看电视最多就是逛街购物。近年越越开始喜欢上网了,但几乎每次都固定在淘宝网上。她后来的衣服鞋帽几乎都来自网购。
  
  越越真正是我高中毕业多年里唯一联系的一个。关于其他同学的近况我也都是从越越那得知的,关于我高中毕业后的动向也只有越越了解得最多。越越早不做高中时的明星梦了。我问过越越现在的追求是什么,越越说是希望有钱,天上能掉下馅饼来。其实这都是玩笑话,我怎么都看不出她是特在乎金钱的人。但不知为什么,我一直感觉我并不能完全了解越越内心的,就像尽管我告诉过越越我的许多,她也未必完全了解我一样。也许这就是所谓哲学里的“熟知不等于真知”?其实尘世里的每个人又何尝不是道谜面,真正的谜底只藏在每个人自身的心里。    ——2008年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 刘姥姥

    下一篇:死在你的前面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