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膏“挤出”的婚姻

何美鸿
2013-02-26 10:48   分类:小小说   阅读:1303    作者文集
  新婚第五天。
  清晨,女人起床到洗漱间刷牙。当拿起牙膏时,她回头望一眼已洗漱完毕的男人,扑哧一声笑道:“哎,我说,有些事情恋爱时永远都发现不了。瞧我们结婚不到一星期呢,我就发现你一个小小的毛病了。”
  “不会吧?”男人有点小小的疑惑,却在脸上故意夸张着表情的惊讶说,“老婆大人,我犯了啥子毛病啊?”
  “嘿,你瞧这支新牙膏。”女人扬了扬手中的牙膏,佯嗔着说,“这么个大男人了,连牙膏都不会挤。牙膏要从底部往上挤啊,你可倒好,手捏着哪就挤哪,好端端的牙膏被你挤得什么样。”
  “呀,老婆大人可真心细。”男人讨巧地说。
  “其实昨天我就想说来着,今天证据在此啊。”女人佯作一本正经说。
  “呵呵,男人嘛,大行不顾细谨。”男人说。
  “去,还摆出大道理来。”女人笑着,捏着牙膏的底部做出示范的样子,“下次知道了?”
  “以后我会好生注意的。”男人憨态可掬地笑。
  
  结婚第五年。
  清晨,女人起床到洗漱间刷牙。当拿起牙膏时,她回头望一眼已洗漱完毕的男人,皱起眉头,脸上露出愠色,说:“哎,我说,你这毛病怎么总是改不了?我跟你说多少回了,牙膏要从底部往上挤,你怎么还是捏着哪就挤哪?”
  “哎,不就是一支牙膏吗?犯得着那么小题大做吗?”男人爱理不理地回答。
  “我小题大做?我说过不止一回了吧?从我们结婚起到现在,我说的话你几时听进去了?”女人没好气地说。
  “你烦不烦?一大早的,能不能少啰嗦两句,跟吃了火药似的。叫邻居听见,还以为咱家里出了什么大不了的事呢。”男人说。
  “你嫌烦?嫌我啰嗦?你趁早改了这毛病我犯得着这么啰嗦吗?”女人动气了。
  “真怀疑你是不是提前进入更年期了?还说我呢,你自己不一样吗?每次坐在餐桌前吃饭时都系着条脏兮兮的围裙。我说过好像也不止一回了吧。”男人也没好气地说。
  “我系围裙有啥错了?我不忙这些乱七八糟的家务我犯得着系围裙啊。你要好意你来把围裙系上替我把家务活包揽了啊。”女人气呼呼地说,“哦,你嫌我烦嫌我啰嗦,还嫌我不体面了是吧?你是不是还嫌我人老珠黄了呀?”
  ……
  男人和女人争吵了起来。最后女人“呜呜”地哭了起来。男人则摔门出去。
  
  结婚五十年。
  清晨,女人起床到洗漱间刷牙。当拿起牙膏时,她回头望一眼已洗漱完毕的男人,咧开一行已变稀疏的牙,笑道:“老头子啊,你的老毛病最近好像又犯了。”
  男人蹒跚着走过来,从女人手里接过牙膏,仔细地端详着,说:“哎,老毛病又犯啰。也是难得哦,经了你先前的屡次改教,我都好些年没犯这老毛病啰。”
  女人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老头子,你可记得年轻那会,有一回我们为这牙膏的事大吵起来了?”
  “有吗?”男人低头冥想了好一会,说,“好像是那么回事哈。”
  “你还说呢,就为这档子小事,你还摔门出去,几天不归,甚至扬言跟我闹离婚呢。”女人说。
  “哎,都过去多少年了。当时不也在气头上嘛。”男人也咧嘴笑着。
  “咦,老头子,你下边那排牙啥时又缺了一颗?”女人说。
  “都掉了好些日子了。”男人悠长的语气,说,“真是老啰,牙齿都快掉光啰。”
  “唉!”女人心思触动,长叹一声,“老头子,以后你想怎样挤牙膏就怎样挤吧。我估摸着,再不多久,咋俩的牙掉得差不多了,牙膏兴许都用不上了。”
  男人和女人对望着,彼此目光里忽然都涌出浑浊的泪来。

上一篇:心跳试验

下一篇:子夜碎语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