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春白日风在香

万志敏
2013-03-03 18:00 分类:情思  阅读:1368  作者文集
  年前已经立春,近些日子经过冷热气流的反复消磨、较量,天气逐渐转暖。虽然草木没有发芽吐绿,但是已能在呼吸中感觉到温软的春之气息,感受到地底下、根脉中萌动着的生机和新意。寒尽冰释,一元复始,又一个和风轻拂、展翠绽绿的春天就要来到了。
  今天回老家办事,同时也要了却一个心愿,我要去看望二十九年没有见过面的韩明钦老师。韩老师是我初中时代的老师,初一、初三年级作了我们两年班主任兼语文老师。回想起来,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镇上刚成立了重点中学,我们一群十一二岁的孩子,带着好奇和激动的心情步入了初中校园。朴素而近于寒伧的衣着,简单而近于粗糙的伙食,没有掩盖住我们的好动和贪玩,正是在那样的时代背景下,那样一个热爱学生、辛勤教学的教师团体哺育了我们的成长。韩老师就是其中杰出的一位老师。
  现在想来,他上的语文课应该是具有人文启蒙意识的,他上课从不让学生死记硬背,总是在精辟生动的讲解、点拨诱导的启发中让我们感受语文课堂的魅力,同学们上语文课总是眼睛瞪得溜圆,情绪极为高涨。韩老师特别注意引导我们扩大阅读量,把我们从有限的语文课堂指引向广阔的语文天地。当时我年幼贪玩,语文课之外,其它功课都是一塌糊涂的差生。除了作文课上韩老师常念我的作文而外,初中生活没有任何我值得炫耀的东西。1984年中考7门功课,我考了280余分,仅语文一门功课就得了98.5分。当时我非常厌学,不想再上高中了。暑期的一天,我外出回家,父亲对我说,韩老师今天专门到家里看你,让我和你妈好好做你的思想工作,收收心,继续上学。他可以向四中(县第四高中)领导说说,让你去那儿上学。他的这番苦心,对于当时的我只是浮光一现,没有让我感到有什么特别之处。后来,岁月如流水,由青年到中年,历尽风尘之后,或独坐一隅,或午夜梦回,时常想起韩老师,一想起他,总是内心发热,充满感激之情。
  从1984年至今,与韩老师阔别已29年。相距并不远,但始终没有去和他见上一面,表达一个学生多年来内心的愧疚和感谢。今年正月十三,初中一个老同学来家里小坐,我向他问起了韩老师,他说,韩老师已退休在下湾村老家居住,去亲戚家还不时看到他。这次坚定了我去看望韩老师的决心。
  今天,我怀着异样的心情,从老家回来转入了向下湾村去的路。不知道韩老师的电话,只好通过熟人询问,先问到他儿子的号码,也没有联系上。只好先到村里再问询他家的所在。
  天上的太阳正煦暖地播洒着温暖,有微风轻轻吹过,很快就到了下湾村,拐上村里的甬路,问了两个人就到了韩老师的家门口。
  韩老师家座落在村后,坡跟下面,一处简净的院落,没有院墙,上屋一层三间平房,左边两间厨房,屋门紧闭,家里没人。一会儿,通过熟人问到了他的电话。电话打通,耳旁传来久违的熟悉声音,原来他就在村路边闲坐。
  一会儿,韩老师从村里小路上走过来,当年他身材修长,长脸膛,面容红润,留着背头,颇有风度。而今身材依旧,腰略有些弯,戴着一顶帽子,走近了才看清他的面容,苍老了不少。他拉着我的手坐在上屋,师生间依稀又回到了当年。
  我问:“韩老师,这些年生活啥样?”韩老师说:“你们毕业后,我就到进修学校任教了,后来又到了四中,四中变职高后,继续在职高教书,直到7年前退休。现在两个孩子,大的在饭坡计划生育上工作,小的在洛阳机务段上班,日子都过得去。现在住在小儿子家,他们不回来,房子也没翻新。身体还好,闲了打打麻将,路边转转,挺好的。”
  韩老师问起了我的情况,我向韩老师汇报了从初中毕业后的经历,父亲去世后的大致情况。我特别向韩老师说起了当年他教我们时的一些细节,包括当年中考后他到我家,劝我上学的事。他摇摇头,笑着说,不记得了。我说,当年贪玩,没少让您操心。他说,你们那时小,正是贪耍的年纪。很正常的。
  我对韩老师说:“这些年,我一直没有忘记您。如果说我的语文,包括写作上有些成绩的话,都是您当年启发教育的结果,您是我感恩的一位好老师。正是在您的教导下,我也走上了教育岗位,尽管教书时间不长,但是还有学生说到,我曾经是他们感谢的‘好老师’。这些都是您的培育和教诲,我永远难忘。”韩老师谦虚地说:“那时候,就能看出你聪明好动,不好好学习,就可惜了。”
  我把在乡镇工作时匆忙之中写出的文集《生欢喜心》,恭敬地送给韩老师,并掀开封面,念出了扉页上我的赠言:“送人玫瑰,历久弥香。启我智慧,师恩难忘。”韩老师接过了书,连声说,我一定要好好看看。我说,您一定要像当年一样,为我批改一下。
  在韩老师家小坐的时刻,好似又回到了旧日的时光,天是那样的蓝,年少的我在白杨树下背诵着《岳阳楼记》:
  “……予尝求古仁人之心,或异二者之为,何哉?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是进亦忧,退亦忧。然则何时而乐耶?其必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乎。噫!微斯人,吾谁与归?”
  告别韩老师后,走在返程的路上,我回想起当年在学校时的一件事。那年麦收时节,韩老师在家打了一夜麦,上午八点多,骑着自行车赶到学校。车子还没停稳,从教室后门就看到我和一个同学在里面打闹。他把车子一扎,就瞪着眼睛,喊我俩出来。没等我站住,就用大手摁住我的脖子,用力转着圈子甩,直到把我甩倒在地,然后罚我俩站在教室外杨树边上,顶着太阳思过。十点多又把我俩叫进住室,一直批评到十二点下课,把我俩训得鼻一把,泪一把……近30年的光阴流逝了,韩老师可能早就忘了这件事。可是人到中年的我,多么想在现在做错事、有过失的时候,他能像当年一样,训斥、敲打我,那怕他用纤细的教鞭轻轻地指着我。
  过去的岁月像当年教室前水渠里的流水一样,一去不复返了。阳春白日风在香,呼吸和风,感念师恩;沐浴春阳,怀恋成长,愿韩老师晚年幸福,福寿安康。
  • 王海洋

    评论于:2013-03-03 20:18:15

          问候老师!故事很平常,却也很感人,怀着一颗感恩之心回忆了初中岁月,让人在柔美的情愫中陶醉。当年的老师不能抗拒岁月和光阴的剥蚀,他已不再年轻,他老了,但那份朴素的师生情却随着岁月的流逝而不断加深,不断升温!

  • 游客

    评论于:2013-03-03 21:53:02

          没让韩老师教过,是平生一大憾事!文笔从容,真情自然流露。读着这些文字,仿佛回到了那久远的中学时代。问好老同学!梅坼晓风

  • 游客

    评论于:2013-03-05 21:04:15

          初一语文是张红榜老师教的,丁老师教的是一1班。初二有幸做了韩振标老师和刘聚社老师的学生。初三时可惜韩明钦老师已经调离,成为平生憾事。那时的人和事虽年代久远却在记忆里清晰如昨。

  • 游客

    评论于:2013-03-07 19:21:50

          会感恩的人肯定是好人。好老师真的是解惑授业传道,恩师难忘!

  • 杨兵雷

    评论于:2013-03-23 20:42:07

          其实多日不见我们的老师,心里总是会有一种想念,美文啊。

  • 游客

    评论于:2013-05-07 11:06:54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知道感恩的人,会永远立于不败之地。祝福全家!龚坚。

  • 游客

    评论于:2013-12-31 16:52:34

          岁月如逝


  • 共7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芬芳的回忆:德高行谨的王同社老师

    下一篇:关于《倾听心音》的感想

    >>>  返回作者万志敏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