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飞翔

何美鸿
2013-03-06 09:36   分类:情思   阅读:740    作者文集



  我又梦见自己在睡里飞翔。

  我已无数次在睡梦里见到自己在飞了。我原想像若真能在空中飞翔,本该是很惬意快乐的事情,但睡梦里我的每次飞翔都累倦而孤独。

  十多年前的一次睡梦中,我梦见自己在浩瀚的海的上空飞翔。那是我第一次梦见自己飞。我的飞翔不是出于兴致的盎然,不是为了奔向有目标的彼岸,而只是为了逃逸身后敌人的追击。我不知道什么缘故在睡梦里屡遭劫难。但倘使我仅凭双足行走定然要被敌人追赶上的,于是我情不自禁张开臂膀,竟自飞了起来,飞在浩瀚的海的上空!我飞得很低,我怕飞太低了会不慎落入海中,于是奋力挥动双臂,但并无力量飞得更高。我不停地飞着,我料自己已飞得很远,早把敌人甩在身后了,终于感到身体久飞的疲倦。然而四下里张望时,却察觉竟无一处可以休憩的地方落足。四周弥望的是天,是海,是海天一色的交汇。我的满心里如周遭的世界一样混沌而茫然。我开始产生了疑惧,怀疑这是不是一场梦。我喘息了一下,很清晰地便听见了自己的喘息声,于是终于从睡梦里醒了过来。

  渐渐地,我习惯于在睡梦里飞翔。当然在睡梦里,也仅是凭着自己的臂膀飞翔,没有谁可以给我一对能飞的翅膀,腋下并不能生出像神话故事里那样的双翅来。我每次都飞得极累,臂膀酸痛了却总是无法停下来。尽管如此,我却更害怕充满污秽的可怖的地面,宁愿挥臂向太虚作寂寞的飞翔。每每在睡梦中受到敌人追击时,在对周遭环境感到厌倦和无所适从时,梦里的飞翔便是我最好的逃遁。

  因为我总不能飞得太高,地面的一切杂秽便看得了然。凡俗的声响总荡在耳边。我于是奋力高飞,高飞,然而我悲哀地发觉头顶有张巨大的天网罩在上空。我试着冲破这张网,结果在我冲破之后仍有另一张天网在更高的上空。就这样反复了许多次,我终于发现自己徒劳无功。头顶上方的无数张巨网会耗尽我的所有精力。最后我倦怠至极,只有让身体降落下来,跟着阑夜里什么东西的振动,这晚的梦总算告罄。

  后来类似的梦境有过许多回。有时在飞翔时忽然遇见前面横亘着一幢高大的建筑物,我想奋力飞到建筑物的顶部,但那建筑物仿佛会随着我的飞升而增长似的,不管我怎样奋力,都只是飞在它的半腰中。于是我又只好让身体降下来,降下来——忽然底下变成了无底的深谷,我的身体仍无一物可恃,在恐怖惊慌之极,我听见了自己的梦魇。

  当然,睡梦里我并不是每次张开臂膀都能飞翔成功的。许多回我作了很大努力却仍只是停留在地面上。这样不能飞翔的梦似乎很短,我总会在不经意间清醒,然后在无边际的漫漫思绪里失眠到天亮。

  但似乎梦里的经验也是可以在梦里积累的。十几次的梦,甚而几十次的梦,终于让我在梦里学会了自如的飞翔。尽管有时在梦里,明知自己是在做梦,我仍偏爱飞翔。我不仅能飞得远,而且飞得高,高到远离了人间。

  后来的梦里,我已无法控制自己飞翔的速度了,只有任由自己的身体不停地往上飞,往上飞,结果飞到了天的最高处。或许那就是天尽头。天尽头是一片虚无,那种虚无更甚于曾经梦里见到的海天一色的茫茫。我的身子飘飘荡荡着,永是找不到附着点。一种令人窒息的孤寂感油然而生。我鸟瞰地面,地面的一切早已变得鸿蒙。我才意识到我远离人间竟是这般遥远了,紧接着一种比死亡更可怕的强烈失重感侵袭心头。

  我无法久呆下去,于是紧闭了双眼,让自己伴着一路的失坠感远离天尽头跌落在地。而甩掉噩梦的欲念跟着在我坠落地面的瞬间同时将我的睡梦催醒。

  我渐渐畏惧这样梦里的飞翔了。然而,尽管梦里的景象一如既往全无一点色泽,全无一丝快乐,我仍愿意于梦中在人间地面游走得无聊之时,尝试着张开臂膀,在更高更远的天空做一次孤独的飞翔。梦的经验总会有一次让我的飞翔变得优游吧?




上一篇:梦回故乡

下一篇:坠网蝴蝶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