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之夜

何美鸿
2013-03-06 14:36 分类:情思  阅读:972  作者文集

  有人在跟踪我。我绕过疯长的稗草,躲在老家那棵高大的泡桐树下,一动不敢动。那个人已追踪到我附近来了。我心里怀着巨大的恐惧,然而我意识到这棵太过高直的泡桐树并不能让自己藏身,于是努力着让自己醒过来。

  其实在意识到那棵树不能让自己藏身的那刻,我在梦里就知道自己是在做梦。如果不是噩梦,我是不愿在这样的时候强迫自己醒来的。醒来后我还感觉到自己加速的心跳,梦里的可怖场景还在脑海里萦绕。

  我听见墙上挂钟的响声,才不过凌晨一点。夜静得可怕。我知道,我又要开始整夜的失眠了。体内的生物钟这样准时地唤醒我深夜的睡眠已达半个多月了。我想象不出为什么会失眠。我感觉自己的精神状态起码这段时间并不太糟糕。像今晚这样的噩梦也是绝无仅有。前天晚上我就做了个好梦。可是等到好梦就要成真的时候,我忽然就醒了。我想接着睡,接着梦,可思维却一如以往的失眠之夜一样清醒。

  醒来不久就清晰地听见墙上挂钟敲击一点的响声。为了调整体内的生物钟,我刻意在白天不休息,而且晚上不敢让自己太早入睡。可到了深夜里的这个时候我还是醒了,莫名其妙地、毫无缘由地就醒了,仿佛有几根神经偏不受大脑的调遣要在这个时候活动。

  最早的失眠应追溯到十五岁,那是因次日的要去新学校上学而过度的兴奋所致。后来稍长大些的岁月里,我就有过无数回的失眠记忆。但不是像今晚这样。曾有许多回的失眠让我痛苦不堪。墙上挂钟的“嘀嗒”声,水龙头的水滴声,窗子偶尔被风敲击的刮擦声,其它细细碎碎的可捉摸不可捉摸的声响,都曾让我感到头痛欲裂,无法忍受。无论我在床上如何辗转反侧,如何强迫自己入眠,可就有一根神经在牵动撕扯着我杂乱的思维。

  如果次日不用早起上班,我是不害怕如今晚这样的失眠的。然而近日里好像并没有什么事值得焦虑,也没有什么事值得兴奋。我肯定自己是在一种心境平和的状态里清醒着。刚才的噩梦带来的后怕已从意识里褪去。忽然我记起小时候有一段时间很害怕睡眠。害怕睡眠并不是因为担心睡眠像一种死亡,而是入睡后老是做着噩梦。就像往昔是一种记忆一样,占据生命很大成分的曾经的睡梦也是一种抹不掉的记忆。或许是听多了祖母关于魑魅鬼怪的传说,小时候常常梦见鬼,还常常梦见长着利角的公牛舔我的脸,或者吐着舌的恶狗冲着我狂吠。因为梦里害怕,害怕到在梦里都知道做梦可怕。因为怕睡着了会做梦,我甚至做梦慢吞吞地吃着晚饭,以此缩短晚上睡眠的时间——此刻我忽然怀疑这幕究竟是梦还是真真实实有过的经历?

  长大到收音机里的童话故事占据心灵的年龄,为自己编织一个童话是儿时临睡之前的必修课。童话故事里总是这样的环境:波澜壮阔的海洋上,一座孤独的岛屿;或者一座郁郁森森的森林里,一座碉堡似的石屋。童话里的主人公——白雪公主或者小白兔,跟他们的小伙伴们在那里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

  常常在我思维兴奋的时候,便在脑海里编织着小白兔领着它的伙伴们在石屋里对抗着外面企图进攻的老虎和狮子的情景;而等到困意来袭的时候,小伙伴们便各就各位躺在了自己的床上休息——这是每晚脑海里童话的最后落幕。

  忽又记起了儿时卧室墙上的一幅曾让我浮想联翩的画。那幅画其实很简单,一个小女孩,穿着短裙,踮着脚站在海边,长长的黑发垂在了腰际,像在召唤什么,又像在企盼什么。临睡前,我每每睁大了眼睛盯着那幅画凝望。我幻想我就是那个女孩,和她一样的着装,一样的长发,一样地赤着足在海边游走。然后我还幻想着到更远的地方,一个人孤单地流浪。在这样的幻想里直到那幅画在我的睡眼里朦胧。而我的流浪每晚都有始无终。

  我竟而怀疑,今晚这样的失眠是否因为儿时害怕睡眠,因为临睡前喜欢编织故事,因为喜欢无拘束的幻想带来的成果?我不知道这样的失眠还要持续多长?这半个多月的不眠之夜里,活跃的思维让我把有生里一路走过来的许多白日里时常念及的、无法念及的过往记忆抽绎了出来:童年的碎片、爱情的鳞角、无助里的哭泣、欢乐里的舞蹈;未来种种定当到来的、种种不可预测的幸与不幸;半生里遭遇过的各类或亲或疏的熟悉面孔,半生里永未曾谋面或只是擦肩之缘的陌生人。

  曾听说,月亮的盈亏会影响到人夜间的情绪波动。也即意味着月亮朗照的夜晚,人比平时更容易失眠。我记起了那个有着淡淡月光的失眠之夜,我披衣起身,静静地凝望着窗外流泻进屋来的月光。那束“不堪盈手赠”的皎洁月光竟那样令人柔情满怀,如醉如痴。

  我想那定是失眠的最佳境界。如果每夜都有月光的朗照,我怀疑我是否会从此爱上失眠。可今晚,并没有月光为我的失眠来成就一份浪漫。我也无意披衣起身,去拧开灯盏破坏周遭的黑暗。我在思绪里让心流浪到了很远,但我的肉身却只是静静地躺在床上。在这静谧的夜里,仿佛什么都从脑海里滤过,又仿佛什么都不曾进入我的思绪里来。

  墙上的挂钟敲了三下。已是三更了。忽然听见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这样阒静的深夜里,会有谁,把像我这般的无寐变成了黑暗路途里的游走?是无处可栖的孤独旅人,还是为一己之私欲,尽盗用之能事的偷儿?或者是在夜未央情未尽的兴奋里与恋人依依惜别的多情郎?

  我相信,在这同样的时刻,在另一个地方,另一种境地,定有和我一样为失眠所困扰的人。或者为梦未竟的困惑,或者为爱不能的苦闷,或者只为日常琐事缠绕的无从解脱——我又是为着什么?仿佛什么都是,又什么都不是。

  我在黑暗中睁着眼睛。谁说的,“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我索性来享受这夜的岑寂。夜依旧朦胧。夜的朦胧将我的柔情加剧。我的心在这宁馨的夜里游离。来,亲爱的,抱抱我,听听是我无寐里的清音,还是我疲倦里的梦呓?


  • 青纱

    评论于:2013-03-06 15:06:22

          为什么不能排版了?是我的问题还是?

  • 游客

    评论于:2013-03-06 15:21:56

          原来用360浏览器可以排,现在也不行了,用什么浏览器呢?

  • 吴远道

    评论于:2013-03-07 16:53:53

          文笔老练,叙写细腻;先抑后扬,张弛有度;感情丰富却藏于舒缓的表达中,琐碎的往事少有败笔哦。

  • 铁特贝尔

    评论于:2013-04-04 22:56:57

          再见闽南桃花开,多情之人把花摘。谁知春风得意早?一梦春艳鸳鸯仙!


  • 共4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

    下一篇:梦回故乡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