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石

赵静端
2013-03-29 09:30 分类:现代诗  阅读:290  作者文集
  结石
  --文字:飞花
  
  一个石子,离传说的舍利子
  少了几分禅意和优雅
  从肾开始,预谋一场疼痛
  我确定我们没有积怨,没有
  更多的渊源,额头的冷汗
  只能更改我的脸色,对于天色
  和青青的柳色,微不足道。
  
  止疼药,输水,这些过程,
  比这个春天来的悄无声息
  那不过是几公分的距离
  为何在某个夜,却辗转成千山万水
  辗转成枝头落花的新痛?
  
  杜冷丁,5142,飞花的末梢神经
  开始交错。此起彼伏或此消彼长
  那些疼,可以潮起潮落
  为何不可以,修成归化得道的佛珠?
  
  脉络分明的春天,输尿管里
  仍阡陌崎岖,飞流直下三千尺
  只是李白的豪情,离开那首诗
  所有的背景,只和0.6MM的异物纠结
  这好像,横看成岭侧成峰,好像
  不能立地成佛
  
  扎针的手掌控着双王,花牌
  挥斥方遒,指点江山,快意和痛意
  一抹烟,就可以云散。
  梁隐士的赌石有些混沌,一如掌中
  鸡肋般的杂牌,进亦忧退亦忧
  
  脖子上的玉佩里,绿意正浓
  若拙的那把牌,整个晚上
  都逃不出那抹绿,逃不出
  那截崖柏的年轮。丢下那些碎银
  让我们逃离这个春天吧,逃离
  失眠的夜色和失眠的疼....
  2013.03.28
  • 何美鸿

    评论于:2013-03-29 10:05:30

          问好飞花,多注意身体!


  • 共1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荼靡

    下一篇:元夜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