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跳试验

何美鸿
2013-04-25 14:23 分类:短篇小说  阅读:1134  作者文集

  四年前,阿明在市内一所大学读研究生。阿狸跟着他把家迁入到大学附近住宅小区的一套出租屋里。

  因为读研缴纳了相当一笔数额的费用,家里的经济有些入不敷出。在市内一家新开的绿丹连锁超市当促销员的一位老乡便介绍阿狸也加盟其中。她给阿狸列举了在超市上班的种种好处,说在这儿上班离你住处近,薪水也不比你去公司做文员低,而且一天只上半天班。

  阿狸抱着试试看的心情答应了。阿狸能想到的好处是还有半天剩余时间由自己来自由支配。于是就这样阿狸来到了绿丹连锁超市。

  绿丹连锁超市是S市老字号绿丹商场麾下的一支新兴主力军。在市内其他诸多商场转型为私企的形式下,绿丹商场依然以国企的模式经营着。老乡告诉阿狸说这儿商场的管理者都特牛;这儿促销员的薪水比在其他商场干的要高出好多呢。

  阿狸对薪水高低并不特别看重,事实上阿狸进超市之后才知道自己的薪水是其间最低的。原来这些促销员的薪水是由促销该产品的厂家发放的,同行产品之间的竞争很是激烈。因而,阿狸起初的到来并没有受到这儿促销小姐的更多欢迎。

  很快阿狸就明白意识到自己与她们之间的格格不入了。尽管是在这样知名的商场,可阿狸震惊她们居然会在这样的公共场合,在躲过值班主管的检查后,用粗俗的言谈嬉笑着互道自己与老公之间的床第之事。当然,她们聊侃更多的,还是倒苦水般诉说着自己的姑姑和婆婆如何抠门如何与自己不合,或眉飞色舞地喋喋不休着自己的孩子如何乖巧如何可爱。

  阿狸是不屑加入到她们这样的谈论中去的。不过既然她们不避嫌,阿狸做个旁听者也无妨。有时兴许是她们无话题聊了,像忽然看到阿狸似地说:咳,说说你们家的情况唦!阿狸就笑着摇摇头。

  呆在商场的沉闷从一开始便在阿狸心里产生了。回家向阿明诉委屈,阿明只用“慢慢习惯就好了”、“我不在意你做什么样的工作”安慰她。

  然而,这样的沉闷给阿狸似乎还不够,这天上班因为被旁边的一名促销员认为阿狸在“抢生意”,与阿狸吵了起来。同行之间的这种因“抢生意”而犯的口角,阿狸在商场呆上没几天就见识多回了,她们由开始彼此的据理力争演变为互相谩骂的情况也时有发生的。阿狸知道自己是争不过她的,在那名促销员一句难听的讥讽之后,阿狸疾步离开卖场冲到洗手池前,任凭眼泪扑簌簌地流了下来。

  好容易止住眼泪抬起头时,透过洗手池前面的玻璃镜,阿狸发觉一名男子正在身后看着自己。

  “郁兰蒂,主管叫你过去!”一名促销员过来喊阿狸。言明一下,“郁兰蒂”是阿狸所促销的系列护肤产品的名称。直到阿狸离开绿丹,她都不知道那位与自己吵了嘴,后来又和自己共处了那么多月的卖“诗露兰”产品的促销员的真实姓名。所有促销员的名字在这里都只是产品的代号。阿狸就亲耳听见经理喊一生鲜区的男生叫“蔬菜、蔬菜”的。

  阿狸很不喜欢这样,若是她也被喊作“蔬菜”,管他是主管还是经理,阿狸心想自己是决不会去回应的。好在“郁兰蒂”这个名字并不算难听。阿狸也需要向人澄清是非,于是转了身去主管办公室。

  转身走上员工楼梯的时候,阿狸感觉背后有双眼睛在注视着自己。

  在主管面前,事情明朗了。阿狸没有做错什么,可阿狸和“诗露兰”却并没有因此“化干戈于玉帛”,回到自己的货架前时,两人都变成了“沉默的羔羊”。

  阿狸两眼空洞地对着某个产品发呆,忽然发觉有人盯着自己老半天,回过头时,阿狸发现是那个刚才看见自己在洗手池前流泪的人。但待她察觉时,那男子转身即走了。阿狸想自己发呆的样子是不是很傻。

  很快阿狸就知道了那男子是验货处主管。验货处也是员工进入超市的必经通道。于是每天阿狸都能在进出这条通道时,瞥见他呆在他的那间小办公室里。他的那间并不宽敞的办公室前有台电脑,所有进入超市的产品代码都得刷入这台电脑里。

  与“诗露兰”的那场风波过后,阿狸以为已经息事宁人了的,然而,有不少喜欢刨根问底的同行打就探起阿狸的情况来了。

  “听说你老公是名研究生?”

  “呵,研究生夫人竟跑到我们这种地方上班来了?”

  “看你也没什么特别的嘛,怎么那么好运气找到名知识分子老公?”

  “哈,不怕以后被研究生老公给甩了?”

  阿狸知道她们之中大都被“诗露兰”笼络了去的。她听得出那话语里的讽刺,但不能对她们抱以大度,只好在心里用“龙游浅沟遭虾戏”来自我安慰。

  这样的戏谑进行了好长一段时间,阿狸的满腹委屈便全在回家后发泄在了阿明的身上。

  “我不想干了!”阿狸说。她觉得自己也变得和她们一样喋喋不休了,动不动就向阿明抱怨。而阿明常常总是一边忙着他的某篇论文一边头也不回地回答说:“怎么又不想干了?”“哎呀,你怎么和那些女人一般见识?”“你看看你,做点事就没耐性!”后来,他被烦不过,就说:“那你就辞职吧。”

  可在绿丹辞职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要厂家老板和超市经理双方都同意,并还要确认你的位置被新到的促销员填补为止。

  于是阿狸递上去的两份辞职报告就一直撂在了厂家老板和超市经理的办公桌上。阿狸便在批文的等待里继续着这份工作。

  每天还是照常上下班。于商场的“煎熬”不过只有半天的,阿狸这样安慰自己,还有半天阿狸可以做思想自由的自己:回家后在文字写作里驰骋自己飞扬的思绪。

  中午商场客流量不大的时候,有促销员会抄了自己所售的产品代码去验货处调查库存,检查销量情况。阿狸所售的“郁兰蒂”销量不是很好,而况她的促销积极性也实在不高。

  这天阿狸闲着无聊,也为了避免去听那群女人每天翻来覆去的公公长、婆婆短,于是把自己销售的几款产品型号的代码全记录了下来,然后来到验货处。

  阿狸发现那位验货处主管正在那间小办公室里呆着,翘着二郎腿。这个时候验货处不忙。如果允许吸烟的话,阿狸想猜想他是不是还要在嘴里悠闲地叼上一只烟。他的旁边还有两名女验货员,其中一名清秀的女孩子,也许比阿狸小一两岁,阿狸猜想应该不会像自己一样这么快结了婚的。

  阿狸感觉到自己的出现让那位主管有些微微地吃惊。在她低头在那台电脑键盘上输入产品代码调取库存的一整个过程中,阿狸能感觉他一直都在打量着自己。

  隔了一段时间,阿狸又去验货处调库存。没想到这次验货口摆满了等待验收进入卖场的产品。那名验货处主管本来是坐在那间办公室里看着验货员核对那些产品条码和数量的,但不知什么缘故,他却站起身,把验货员正准备填写的单据拿过来,说:“让我来!”

  先前就听得阿狸那名老乡说绿丹商场的管理者样子都特牛,阿狸想这个人就是个典型。阿狸怀疑他每次是不是都这样,把他的傲慢和挑剔在前来送货的各厂家业务员面前发挥殆尽。那些业务员是陪着笑脸在他面前唯唯诺诺。

  那台电脑这个时候似乎不忙。阿狸握着笔记本犹豫了好一会,在征得了验货员的同意后,便在键盘上敲下一串数字。

  那个验货主管竟靠在了阿狸的身后,几乎贴在了她的后背去取电脑桌上的一枚印章,然后将一张单据上放在桌上用力地在盖上章。他的这一盖章动作居然就完全是紧靠在她身体的后背完成的。而且盖完章后阿狸察觉他并没有走开,他的整个身体仍完全贴在了阿狸的后背,仿佛阿狸整个人就被揽在了他怀中!

  有好几秒钟,阿狸感觉自己站在那敲键盘的手指变僵硬了,脑子里一片空白。尽管她一直低着头,但能察觉对面办公室里的几名验货员用了惊诧的目光盯着那名验货主管和自己。是的,不止是她们,旁边的几户厂家业务员还有几名商场的保安都在。阿狸感觉他们都在惊讶地睁大眼睛瞧着连阿狸自己都反应不过来的这一幕!

  似乎又过了好几秒钟,阿狸微微地转过了头,他这才终于走开了。剩下的几款产品的条码没输完,阿狸便转身逃进卖场。

  这之后,阿狸进出那个通道口时心就有些慌慌的,感觉那些验货员和保安都会用了怪异的目光来看自己。甚至有大胆点的保安直接就对着阿狸莫名地谑笑。可阿狸得承认,她还是会在表面上不在乎而实际上偷偷留心那个主管在不在那间办公室里。如果不在,阿狸会在从员工通道走往二楼护肤用品区域的一整个过程中,用目光装作无意地四下里张望。

  事实上接下来的几乎每一天,那名主管都会从阿狸所在的区域走上一遭有意出现在她的视线里。有时阿狸站在货架前,他迎面从旁边的通道走过;有时他从阿狸身后走过去,让阿狸为自己在卖场无精打采的站姿汗颜一回。渐渐地,阿狸感觉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储存在了自己与他之间,每一个简单的眼神,每一个轻微的肢体语言仿佛彼此都能心照不宣。他的出现居然就渐渐成了阿狸在商场的隐隐盼望。

  可阿狸甚至还没打探出他的名字,也不知道他走出商场后家往西还是往东;是乘着公交车来还是骑着摩托车来上班。但阿狸知道了他每周四值班,知道了每次下班从那通道口经过时,他必定会在那间可以望见自己的办公室里。

  阿狸不怎么讨厌商场的工作了,甚至每天老早阿狸就跑到商场去上班。阿狸尤其喜欢上周四的晚班,因为他会直到下班那刻站在员工通道口看着那些促销员一一离开卖场。有一次晚班阿狸走出商场,忽然感觉到他就跟在了自己后面。待她向着自己的住所方向走去时,她听见一保安玩笑的声音:快追上她啊。阿狸隐隐感觉到那些同事在开自己与他的玩笑了。阿狸回过头,这次她知道了他是骑摩托车上班的,家在出商场往北的方向。

  又一个周四。那天阿狸当早班,剩余的下午时间阿狸和往常一样留在家里在电脑上敲点文字。

  晚上阿明抽出了点空陪阿狸外出逛了逛。阿狸想到了是他当班,然而去了商场并没有看见他的影子。阿狸和阿明出来再到附近专卖店逛了一会,在返家的路上,她忽然瞥见马路对面有个人正走在商场旁边。路灯很暗,阿狸却看清了是他。他也定比她更早看见了自己的,她感觉他走得那么不自在。原来紧贴着他旁边还有一女子。阿狸想看清那女子是谁,便一直盯着那边瞧。阿狸发觉他的确是更不自在了,低着头步伐越走越快,把那名阿狸没看清容颜的女子甩开了老远的距离,然后在阿狸的一直瞩目下走进附近一家店里。

  那名女子向阿狸这边张望了一回。阿狸并不能断定是谁,但能肯定那女子决不是他的妻子。阿狸心里只觉得有些好笑。

  第二天上班,阿狸与他照例在商场的某个区域擦肩。他是早没有了昨晚那刻的不自在,依旧泰然自若地从阿狸身旁走过的。到中午时候,他忽然领了一名牵了个小孩的女子走到阿狸们这边区域选购日用品来了。阿狸断定这名挺漂亮的女子才是他的妻子,但决不是昨晚上的那位。阿狸猜想他把他的妻子带过来是否想混淆自己昨晚的判断。

  昨晚发生的事对阿狸原本没有多大意义的。毕竟到此刻,阿狸连他的名字都还不知道!她也懒得向其他人打听。商场里的促销工作于阿狸依旧是这样无聊。尽管在这样的无聊里,阿狸却渐渐习惯与他每日偶尔的碰面。

  因为经理办公室在阿狸卖场附近,这天阿狸看他在经理办公室进进出出了很多回。她忽然预感他是不是要调离验货处的工作。

  阿狸的判断证实了。次日阿狸就没有看到他。轮到他当班那天也没看到他。阿狸甚至故意跑到验货处去调她的产品库存,然而也没看到他。最后阿狸终于旁敲侧击地从一名促销员口中得知他调到了绿丹商场总部。而且这回阿狸竟一下知道了很多,知道了他的名字,知道了他原来是集团副总的儿子,知道他的那个漂亮妻子在另一分商场任着经理,而且,阿狸还无意中从经理办公室门口看到了一张写有他手机号的各商场主管名单。

  阿狸的心里竟有些莫名地空落。那种原本下班回到家的自由忽然就注满了虚空。在闪念间阿狸忽然想到了他的被她无意间留意到的手机号。

  她知道的,在从商场通往回家的路上,有三个公用电话亭。她不知道是出于某种刺激,还只是想逃避商场生活里的百无聊赖,或只是想玩一场心跳实验,在第一个公共电话亭,她鬼使神差地拨通了那个手机号。

  电话里传来他的声音:“喂?”

  她“砰”地一声把电话挂了。

  在走到下一个时,阿狸又拨响了那个电话。但还没等那端开口,阿狸又挂了。她并没有打算要与他通上电话。她为自己这样的恶作剧感到好玩好笑。在走到最后一个公用电话亭时,她没有旋即挂掉。

  电话里传出他的声音:“你是谁?”在阿狸一阵静默之后,电话里那个声音接着传来说:“你到底是谁?你已经拨了三个电话了。”

  “我找这个手机号码的主人。”她不知怎么冒出一句。

  “找这个号码的主人?”他重复了一句,说,“你到底是谁?”

  “你不必知道我是谁。”

  “不说那我挂了。”他说。可是他并没有挂。

  “是我。”阿狸说。尽管现实中阿狸从未与他有过言语的交谈,但阿狸自信他最终能听出。

  果然,那头沉默半晌,惊奇地声音:“——是你?”

  “是的。”阿狸沉静地说。

  “你怎么知道我电话的?你怎么知道我电话的?”她听出那边的惊奇还有惊喜。

  “我想知道的,我终要知道。”阿狸说。她也闹不清为什么要把那天的无意说成刻意。

  那边又是沉默良久,“为什么要打我电话?”

  “无聊。”阿狸说。

  “哦,无聊你就找上我?”

  阿狸无语。

  “你等我几分钟,我接一个电话,回头我打过来。”他说,然后挂掉了。

  她想旋即离开。可是另一个意念又游说着自己,干嘛要离开?于是她就在原地等着。

  几分钟以后,电话果然想起来了:“你应该是绿丹商场的吧?”

  这家伙,重新开始装糊涂。

  “嗯,说吧,你是哪个区域的?”

  他的装糊涂,让阿狸想起了那晚与他走在一起的那名阿狸没看清容颜的女生。阿狸干脆扑朔迷离地遮掩着自己的身份,胡乱说自己是家电区的,他不信,然后她又说是食品区的。

  无论阿狸怎么说他都马上表示出质疑,直到阿狸用轻描淡写的口吻说出“郁兰蒂”产品的名称,那头沉默了。

  “真没想到你会给我电话。你知道吗?换了其他人,一开始我就挂了。我现在外地出差,与你可是在进行昂贵的长途漫游对话。”他说。

  她听到那边他正在客房,似乎是有服务员进去打扫卫生,他在电话里粗暴地让那服务员离开。

  “我要耗掉你一个月的工资,让你一辈子都记住。”她笑道。他们竟海阔天空地在电话里谈了两个多小时。

  他说:“明天我就回去,后天我去商场看你。”

  “呵呵,你还不知道我是谁呢。”阿狸说。阿狸并没有告诉他自己的名字,尽管她预想他其实早就知道自己的名字。

  两天后他真的来商场了。在阿狸重新站在货架前发着呆的时候,他不知从哪冒出来,然后径直走到她的前面去。

  在电话里与他谈笑风生,此刻阿狸却有些紧张起来。阿狸克制紧张,装作无所谓地看着他与阿狸们区域主管交谈着。

  “什么风把你吹这儿来了?”主管说。

  “来看你了。”他说。

  “哼,你还会来看我?”

  他的目光并不曾看阿狸,但阿狸知道他在留意自己。阿狸于是故意退到另一个货架旁去。阿狸的勇气只在与他隔着距离的电话里。阿狸的满足也只在电话的倾诉里。除此,阿狸并不需要与他更多更深的接触。然而,阿狸感觉到,他并非愿意停留在这样的交往里。只不过一星期,与他之间的矛盾便一触即发。

  每天依旧是照常上班。与同事间的关系已不那么紧张了,甚至因为处事本分阿狸已渐渐获得了她们的尊重,甚至她们都已一致认为阿狸在商场的出现不过是为着体验生活。可每天临上班前,阿狸的心头仍会掠过一丝赶赴商场的后怕。每天阿狸都要在心里将阿狸的高傲自负消灭一回,然后走上那条有三个公用电话亭的通往商场的路。

  这天忽然就在这条路上看见了他。不止他,还有一个女孩,他手下曾经的女验货员。阿狸这才回想起来,原来就是那晚阿狸没看清容颜的与他并肩走着的女子。而事实上阿狸每天都在商场见到她!

  阿狸奇怪心里并无多少醋意,而只是恍然间发觉自己与他的交往实在毫无意义。

  有一天休息在家,阿明忽然质问阿狸:“你最近在跟什么人接触?”

  阿狸心下一惊,说:“除了那些和我一样的促销员,还能与谁接触?”

  “你最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没有?没有为什么有个女的打了家里几次电话,还扬言要杀你?”

  阿明逼着她问那个人是谁。

  还有可能是谁呢?只是这也太玄乎了?她都从未和他在一起,竟有人扬言杀自己?阿狸硬着头皮拨通了他的手机。阿狸的心开始有些“咚”跳——言语却出奇地冷静:“我和你之间应该没什么事发生吧?你妻子扬言要杀我,我想还不至于吧?”

  “没有的事,不可能的。”他在电话里说。

  一个气势汹汹的女声传过来:“告诉你,当初我还不知道你是已经有家室的人!不许再找我男朋友了,要不然,相信吗?我会拿刀杀了你!杀了你!”

  那头“啪”地一声把电话挂了。

  阿狸在心里暗笑那个女孩是不是比自己更傻,她以“有家室”来质问自己,想必并不知道他已是早有家室的。那个女孩其实并不会让阿狸感到醋意,阿狸能想象她的更糟糕的结局。但最可笑的还应是自己:明明知道他有家室,明明知道他还有外遇,明明……只是结局却发生了阿狸未曾预料也无法收拾的意外——这些最终被蒙在鼓里的阿明刨了出来。阿狸知道,在阿明的心头,将留下一道难以冲去的阴影。

  阿狸给自己的惩罚,是继续留在商场,让留在商场的更长的生命体验来冲淡这段记忆。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压在衣橱里的秘密

    下一篇:牙膏“挤出”的婚姻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