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前的白玉兰

高山一郎
2009-01-10 23:00 分类:情思  阅读:1505  作者文集
  不知什么时候,门前的白玉兰已花开满树。
  若不是千里之外而来的朋友惊羡我的居所有此玉兰而大谈特谈其雅洁华贵的话,也许在这又一整个季节中,我将真的无缘一睹玉兰花之骄娇超逸之态了。
  这次走近玉兰树,是我实在抵不过朋友那充满激情和喜悦的言语而所作出的无奈之举。因为在我看来,各类花儿无非是大自然所披的一件永远穿不破也无须换洗的缀有点点碎花的外衣罢了,如果她们幸遇了爱花的主儿,也无非是将其换个新的生长环境,增其一些新的愉悦功能而已,同时因为人类的自作多情,凭自己的想象和审美取向给这些花们取了各种风雅的名字,且多情者又赋予其灵性而咏吟不绝、歌赞不止,他们遇欣然时,劲歌豪起,逢伤怀处,沉吟断肠,逗得是花笑放春,惹得是花泪洒秋,撩得是花语亦人语,人悲花亦悲,人喜花亦喜,这种花随情在、花随心移的无谓抒怀不曾在我这个不解花语的人的心扉上叩击过,因此,我也未能从朋友那惊诧而兴奋的目光中读出什么心动,也未能从朋友那啧啧称奇声中受到什么震撼。
  近前,只因情非得已,不致朋友扫兴。
  说门前玉兰,其实现在看来,玉兰树距我住所有百米之远,也是我每天出入必与之撞面的老朋友了,可惜我心中无花,玉兰树竟顾影自盼了十多个春秋。
  自朋友迎见玉兰直到在我住室小憩的一个多小时里,他的话题始终没离开过玉兰,歇息末了,他象小孩似的侧着身子,一手拽着我的胳膊,一手推着我的腰部,连推带拽小跑着把我送到了距玉兰树五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但见杂乱的草丛间独有一株玉兰精神抖擞的站立着,其干粗如碗口,高许二米,树冠状如撑开的雨伞,疏朗的枝头上白花点点,这就是玉兰树、玉兰花了。
  我正要问朋友他为何这么钟情白玉兰时,他却突然伏在我的肩膀上抽泣起来,朋友的这一反常举动弄得我是措手不及,到了唇边的问话又不得不让我咽了回去,大约过了二分钟,朋友缓缓抬起头来,他不好意思的看着我笑了一下连声说道:失态了,失态了!我没有应声,只是用拳头向他的背部擂了两下,之后,我鼻子一酸,突然也有掉泪的感觉,但我还是强忍着没能让泪水流出眼眶。朋友拭了泪水径直走到树下,我也随其后跟了上去,他时而举头似在赏花,时而低首似在沉默,如此反复几次后,他便俯下身子似在寻找什么,我走近一看,原来朋友正在小心翼翼的捡拾零落在草丛间的片片花瓣,我没有惊扰他,只是转过身去站在杂乱的草丛上透过朵朵玉兰花隙仰望晴朗的天空中飘忽不定的白云。
  似乎过了很久很久,朋友才淡淡的说了句要离开玉兰树的话。他的双手紧捧着捡拾来的玉兰花瓣,神情黯然,步履缓慢。
  回到我的住所,朋友让我为他找来一方洁白的丝巾把玉兰花瓣细心的包裹之后放入了他的行李箱内,接下来就是沉默,一直到晚饭后将要休息时,朋友才重提玉兰,并且给我讲了一个关于他和白玉兰之间的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
  我的朋友大学毕业后,被聘到国内一家知名跨国公司企划部工作,在公司为迎新员工举办的一次鸡尾酒会上,朋友邂逅了来自该公司另一部门的一位漂亮女孩,两人一见钟情,不久便坠入爱河,在双方正式确立恋爱关系后的第二年,因公司需要,女孩被派往国外的一家分公司工作,由于她特别喜爱白玉兰,因此在她临别前与我朋友专程到一家花卉市场购回了一盆白玉兰,并且两人相约在隔年玉兰花开时女孩希望我朋友能亲手摘下玉兰花去迎娶她,然而就在翌年的春风将要吹开含苞的白玉兰时,一个不幸的消息传给了我的朋友,女孩在一次车祸中玉殒他乡,噩耗传来,朋友痛不欲生,每天他都在恍惚中盼等玉兰花开,但奇怪的是,那一年,玉兰花终久还是没有展放,并且待放的花蕾在持续了百日之后也与整株玉兰全部枯萎。
  几年下来,朋友总是有意无意的渴盼重逢白玉兰,但也在一直避离着白玉兰。他说每逢公司组织的外出郊游活动,他都会以手头工作繁忙为由而婉绝,平时也几乎不逛公园,更不愿去那四季如春的花卉市场赏红问绿。朋友的心情我是理解的。这次是因他出差路过我所在的城市以了别去数年难以相见的愿望而特意约见我的,没想到,我门前的这棵白玉兰竟拨动起了他沾有斑斑泪痕的心弦。其实,这棵白玉兰又何尝没有抚弄过我那颗脆弱的心灵呢!她曾经在我的心田上开过圣洁的花儿,也曾经在我青春的心弦上跳动过欢快的音符,也曾经为我和我心中的那个永远的女孩合奏过爱情的乐章。这株玉兰也就是我和她亲手栽植上的,那时候,白玉兰在灿烂阳光和柔润细雨的呵护下长的健康而茁壮,然而,就在我和她刚刚迎过第一个玉兰花开的季节,她便狠心的离我而去,一年后,远嫁到南方,与我大学时期的一个同窗好友另筑爱巢。打那以后,我门前的这棵白玉兰也渐渐消失在我的视野中,曾经在我心中盛开过的那朵朵圣洁的玉兰花仿佛已经变成了一个遥远的传说。要不是朋友的这次来访,我想,我将永远不会知道我的门前还有这样一棵白玉兰。
  朋友在我这里小住了三天就收拾行李踏上了返程的列车,临行前,他再次取出用洁白的纱巾包裹好的玉兰花瓣,细细查看重又装起后,用凝重的语气叮嘱我要好好看护这棵白玉兰,他说明年的这个时候还要再来,我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的握住朋友的双手用力的点了点头。
  送走了朋友,我来到玉兰树下,凝望满树白花,泪,不自觉的从我的眼眶中溢流了出来。
  我曾经的白玉兰,我现在的白玉兰啊!
  
  2007.3.28
  
  • 游客

    评论于:2010-05-21 19:06:54

          好


  • 共1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那 扇 门

    下一篇:月亮之上

    >>>  返回作者高山一郎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