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

何美鸿
2013-05-11 13:11 分类:记事  阅读:508  作者文集


  《走路上班》


  我每天走路上班。从住所到上班的地点,步行要十五分钟。十五分钟,对我来说,实在是个很短的时间。可是,每次在上班的路上碰到熟人,总会听到他们不解地对我说:“原来你竟走路上班啊?怎么不骑车呢?十五分钟的路也挺长的啊!”
  是的,如果骑单车上班,从住所到上班地点,只需花五六分钟的时间。我的其他同事都骑车上班。而我每次都安步当车。我不愿意骑车。每次我回答询问我的熟人时,我总是笑笑说:“我不想骑车,车子放在楼下容易被盗呢。”
  担心车子被盗,的确是一个原因,不过并非主要原因。我喜欢走路。每天清晨,从家里出门,下楼穿过一条车水马龙的街道,就走向了一条笔直的、且两边成排地栽种着茂密樟树的马路。我喜欢走这条路。这条路通常比较宁静。我喜欢看这马路两旁的樟树。我喜欢看这四季常青的樟树的粗大树干,喜欢看树干上那斑斑驳驳的纹理,和两边樟树上端那斜逸出来互触着伸向彼此的茂密枝叶。这些枝叶就像巨大的伞盖,护翼着我脚下的这条路,也护翼着正慢慢走在上班途中的我。
  樟树的茂密枝叶里,长年栖息着在这儿过冬的小鸟。这些鸟儿当中,麻雀的数量居多。麻雀在我眼里是种美丽的鸟,麻雀的叫声也非常好听,只是想不明白为何给取了“麻雀”这么个不好听的名。抬起头仰望,经常可望到麻雀和其他不知名的鸟儿从樟树的上空飞过。从这条马路信步往东直走,樟树的末端的马路,是成排的修剪得平整的灌木。我时时能听得到从里面传来的清晰的蛐蛐的叫声。当然,我也清晰地听到脚下的高跟鞋踩在路面的“咯吱”声。马路右边的灌木过去,有个小树林。这个小树林里栽种着一种开花的树。可惜我不知道这种树的真实名称,那树上的的红色花朵每天是那样鲜艳而夺人眼球。
  马路的末端,是一排大门紧闭的店铺。你能想象这条马路的幽静,也就可以想象这儿经营店面会是怎样的冷清。不过这对于只从途中经过的我来说是无干系的。店面上张贴的一幅尽管陈旧的巨大广告宣传画每天都吸引着我。我不怎么饮酒,那啤酒广告于我也是无干系的,但那画面上的英俊少年于我却同样是不小的吸引。每次我远远地向他走去,那英俊少年仿佛都在固定的地方微笑着等我。
  从这店面旁侧身,就通向了另一条路,紧邻着那贴有英俊少年宣传画的店面,这条路上还有几家音像店、复印店。我时时能听到优美的音乐声从耳畔传来。说到这里,也许人们会认为我是在轧马路而并非走在上班的路上。可我的确是走在上班的路上。不过因为怀着信步闲逛的心情,通常我抵达上班地点时比预计的十五分钟还要超出几分钟。
  如果骑单车上班,我只需五分钟,我想那我会失去走路时所见到的大自然里这些美好的情趣。如果我骑单车上班,也许我能节省十分钟的时间,但这十分钟我想很大的可能我会耗费在临出门时的磨磨蹭蹭里,把本来精确好时间的背好包,换好鞋,锁好门的动作减缓,或者,我能提早十分钟到上班地点,这多余出来的时间,我也许只是浪掷在与同事无关工作无关紧要的闲聊里。你看那些赶在上班路上的憧憧而匆匆的人群,他们其实错过了身旁多少美丽的风景。


  《忙》


  清晨六点整的时候,老公手机设定的懒人模式闹铃声准时地且一遍一遍不停地响了起来:“让我们都加油,去超越自己……”老公翻了个身,我把被角往上拽了拽,终于都极不情愿地从暖烘烘的被窝里爬起身。
  “我上午去城市学院给学生上培训课,下午还要赶到理工学院带学生实习,晚饭不要等我回来吃了。”匆匆洗漱完毕,老公拎上手提包,边开门边说。
  早晨才刚开始,他就把晚餐给交代了。几乎每天,我都听见老公“咚咚咚”跑下楼的匆促脚步声。
  “哎,手机忘带了!”
  我朝着楼道里喊,没听见回音,于是赶忙奔向阳台,人早已不见了踪影。
  女儿睡眼朦胧地问几点了。为哄她起床,我把时间故意说快五分钟。下楼买早点,顺道赶着买菜,连还价的时间都没有。
  人们都说早餐要吃好,我和女儿的早餐却每天都是在狼吞虎咽中完成的。老公的早餐不用说,肯定是在校车上。
  “妈妈,快点走了,要迟到了!”背上书包之后,就轮到女儿来催我了。
  “马上就好了。”我对着镜子,画下最后一抹唇红。这匆促的清晨,连我十分钟的淡妆时间几乎都要给挤占了。
  送女儿上学。马路上满眼都是拥堵的车辆、赶着上班的成人和赶着上学的未成人。每个人都行色匆匆。
  “哎——”送完女儿,转身急着赶往公司的路途中,迎面有人喊我。是每天要往我家楼下送报的唐女士。她将电动车掉转头,嘱咐坐在车上的孩子下来自己去学校。电动车的踏脚处放着大叠要挨家挨户去送的报纸。
  “哦,你好。”我短促的问候里克制着时间紧迫的焦躁。
  “欸,你家还订报纸吗?”唐女士笑脸看着我说。唐女士每次笑起来,额头上、眼角旁都堆满了细细的皱纹。她和我相仿佛年纪,看上去却像大了我有十岁。
  “不订了。”我说。
  “欸,你还是订一份吧,报纸不贵的。回收的报纸都可以卖好多钱呢。”
  “没空看报纸呢,你看我家报箱里经常放着好几天的报纸,都忘了取了。昨晚我报箱里塞得差点打不开。”我说。忙碌的生活仿佛连看报的一点余暇和精力都给挤占了。
  “那你忙吧,我也要忙去了。”唐女士说,骑着电动车一溜烟走了。
  忙,忙,忙。仿佛地球的自转公转加快了速度,这个世界人人都在忙。常听得人说,忙是好事呢,忙一点才能使生活更显充实。可我感受不到这种充实。繁琐单调的工作零碎,疲于应对的复杂人际,的确排挤掉了我惯常独处时的胡思乱想,但却给生命的精神领域涂抹上另一重灰色与无奈。当这份微薄薪水的工作不再成为生存需要,我不明白自己,要用这种已经习惯却并不喜欢的忙碌来验证什么?
  每晚都在疲倦中早早入睡。只是,仍会像从前一样,在夤夜的无眠中莫名醒来,陷入从未参透过的困惑中。但也许,这黑夜静谧中的遐思,也是对自己白日里忙碌的一种补偿吧?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童年,那些人,那些事

    下一篇:谁是小偷?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