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县志 卷二十二 宅坊亭墓》:“元鲁山墓”(名流撰写的有关墓志、碑、祠文字)

万志敏
2013-05-11 16:42 分类:历史  阅读:1184  作者文集
  元德秀墓:在陆浑山麓,时以鲁山德、李华铭、颜真卿书、李阳冰篆为四绝碑。
  元结《墓志铭》
  天宝十三年,元子从兄、前鲁山县大夫德秀卒。元子哭之哀,门人叔盈曰:“夫子之哭从兄也,不亦过乎礼欤?”元子对曰:“汝知礼之过而不知情之至也。”叔盈退谓其徒曰:“夫子之哭从兄大夫也,兼师友之分,宜乎过。”元子闻之召叔盈谓曰:“吾诚哀过,非汝所云也。元大夫弱无所因,壮无所专,老无所存,死无所余,此非人所能。常情所耽溺、喜爱,似可恶者,大夫无之。如戒如惧,如憎如恶,此其无情,然非有心士君子知焉,不知也。吾今之哀,汝知之焉,而不知也。
  呜呼,元大夫生五十余年而卒,未尝识妇人而亲锦绣,不颂之何以戒荒淫侈靡之徒也哉?未尝求足而言利、苟词而佞色,不颂之何以戒贪猥佞猸之徒也哉?未尝主十亩之地、十尺之舍、十岁之童,不颂之何以戒占田千亩、室宇千柱、家童千指之徒也哉?未尝完布帛而衣、具五味而食,不颂之何以戒绮纨梁肉之徒也哉?於戏!吾以元大夫德行遗来世慎独君子、直方之士也欤?!”
  
  李华《墓碣铭》
  唐天宝十三年秋七月二十九日,鲁山令河南元公终于陆浑草堂,春秋五十有九。服名节者无不痛心,呜呼!堂中惟篇简、巾褐、枕履、琴杖、箪瓢而已。堂下有接宾之位,孤侄、孤甥受学讲习之所,过是而往,无以送终。高名之士陆浑尉梁国高潭,赠以清白之俸,遂其迁葬。以明月十三日窆于所居南冈,礼也。
  公讳德秀,字紫芝,延州使君之子,后宗拓跋叶易姓为元,公其裔也。世有明哲,承而述之。幼挺全德,长为律度。粹体和气,与道为一,视色知教,不言而信,大易之易,黄老之清静,惟公备焉。延州即世之后,昆弟雕落,慈亲羸老,无小无大,仰给于公。及中府贡如京师,不忍离亲,躬负安人往复千里,以才行第一,进士登科。丁艰,声动悲心,貌过苴枲,刺血画佛像、写佛经,以不赀之身,伸罔极之报,食无盐酪,寝无茵薦。昔年,先人未祔于兆,身迫当室,缄未忘之哀。参调来任,铨试超等,补南和尉官。步履以至任所。上闻,授左龙武录事参军。因坠伤足,乐正之忧,愀然满容。以甥侄婚姻为念,受署鲁山令,痼疾少能趋拜,前后长吏佥以客礼待之。尝获强盗未刑,属滨山之乡称猛兽为害者,盗请于廷曰:“感明府慈仁,愿杀兽赎罪”。公诺而许焉。寮佐坚请,公无变意。众不能破强从之。盗果尸兽复命吏人,老幼咨嗟振动,发于廷寺,播於四邻,则政化之行于强暴也。公自幼居贫,素服齐斩,故不及亲而娶。既孤之后,单独终身。人或以绝后谕焉,对曰:“兄有息男,不旷先人之祀”。居官所得俸禄悉以经营葬祭,衣食孤遗。
  代下之日柴车而反,南游陆浑。考一亩之宅,发笥求直,唯匹帛焉。居无扃钥墙藩之饰,存心养生济物,从其所好。时属歉岁,浃旬无烟,弹琴读书,不改其乐。好事者携酒食以馈之,陶陶然脱遗身世,涵游道德,扶世功教而栖灏气中。古以降,无公比焉。知我者,希晦而不耀故也,是宜为国,老叟持道佐世,而羔雁不至杀于空山,可胜恸哉!
  撰著文章,根玄极则道演,寄性情则玄微。我思善人则《澧水》,多能而深则《广吴子》,观乐旷达而妙则《岘显》,穷于命则《蹇士赋》,可谓与古同辙,自为名教者也。是宜恶万金之藏,鄙十卿之禄,贵富之辨吾得其真,至哉!
  元公越轶古今,冲遂真纯,胎胚陆浑,师范生灵。凡与咏吟,慕遗高风,谥曰“文行先生”,从古表今以垂后世也。夫诔德铭功,厥义有三,上以阐神明,中以铺光烈,下以耸众庶,斯文之作由之而永垂也欤?
  遂为之铭,铭曰:
  “天地元醇,降为仁人。韫粹韬精,凝和葆神。道心玄微,消息诎伸。仰戴袭光,磨而不磷。纵翰翔风,蜕迹脱尘。今则已矣,及吾无身。仰德如在,瞻贤靡因。恤哉礼思,涕泣铭陈。”
  
  鞠承之(宋罗山县令,汝阳人)墓碣后
  鲁山墓碣在陆浑南四里,唐人以事、辞、书、篆非常,谓“四绝碑”。自五代乱离,陆浑县废,此地萧条蔚为林,人迹罕至者数十百年。始为王氏占籍,遂披榛辟路,表而出之。固已经原燎侵烁,剥裂几断,读之十得三四,欲完补敝坏,厥路无由。治平元年秋,虞曺五来治南伊,览之重惜其事。力访旧本,将欲再刊。后二年乃得之於文安宋公之家,体画备全,风烈如在,即尽法规模,建斯石于县宇。又以元次山尝撰墓石不存,因复刊书于后,庶尽余懿意。物有兴废,虽在时数,然非好古君子,其能藏之甚久而求之即获耶?既以增潜德之孤光,成前修之深志(意),举坠敦教,亦足以见喜好之所存也。
  
  赵南星(明吏部尚书)《唐元紫芝先生祠碑》
  夫人生者,治乱之始也;天地者,人生之始也;太古者,天地之始也;混古者,太古之始也。世长若太古之时则道存,人长若未形之时则德贞。试语其象,无思虑、无设储,不羡尧禹不悦仁义。溷溷焉而至清,墨墨焉而至明,于于焉而至贞。之人也,之德也,形为赘、生为暂、大块为玩。矧区区声色臭味簪軷田舍妾御之奉乎哉!彼尚不知其可远,然此又其象也。可以观精,吾未见其人,近代有紫芝先生焉。
  先生貌不饰仪,进不期显,居不为家,交不斥愚,以仕为隐,以身为寄,以山水为娱,世之人高其行不知其非矫也。乐其夷不知其所含也。故就羁之盗,可解而游,为约而不相诈。帝者之崇欲以声伎自娱,一位贱尚枲之小臣挂之不怒,乃振其德心。此所谓入火不热,入水不濡者邪。假令先生遘淳曜之代,作师九五,凝神吐和必能丰百谷而养万物。即其觕者纯白介石之行,亦足植表人伦,章好漓俗。遭时道丧困于下位,竟甘肥遁,使不知者以为病于迂,惜哉!
  先生之墓在陆浑山下,万历间李于田氏(明县令李化龙)为嵩县令,于墓前建祠祀先生。属记于赵子,赵子曰:“古有称贞人者,若先生者,非乎?!其精不摇,其神不娆,此玄玄之道而久视之,术也。乃有墓何,吾闻黄帝鼎成龙迎去亦有墓,盖示民终实解体云。陆浑近嵩山,固仙者窟宅第,非其人不见于田,天骨瑰奇,文采神奕,非麈盖中物。昔盖公见曹参,言治道,汉九州以宁。于田之设,虚室聚精,禋就陆浑山,先生平时所目佳胜殆有意乎,殆有意乎!”余乃为歌祀先生。
  
  知县康基渊咏元德秀诗
  横岭倚云见古城,
  葱茏佳树一林清。
  行行遥指大夫宅,
  绿野无人芳草生。
  
  寂历空上斗室横,
  篱垣不具憺(意为安)忘情。
  偶然化作双凫去,
  去往无心吏隐并。
  
  说法山中现宰身,
  熙熙蔀屋已回春。
  无言成信豚鱼格,
  犴狴犹归尸虎人。
  
  于蒍联歌九殿深,
  匹夫忘节圣贤心。
  孤臣独有回天力,
  水濡火焚两不侵。
  
  月照空床一世痴,
  不将箕帚易盘匜。
  闲庭燕子时来去,
  人向青山采石芝。
  
  陶然入醉动微吟,
  尔我忘形共古今。
  吟罢不知明月上,
  白云拂袖理瑶琴。
  
  物外有身聊寄生,
  适来何事欲知名。
  溷溷墨墨还初地,
  到此方知眉宇清。
  
  天下人羞不识君,
  思君不见隔埃氛。
  碑传四绝人何处?
  一路香见似许闻。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嵩县志 卷十六 学校》关于康基渊创办书院、社学的记载

    下一篇:《嵩县志 卷四》:程颐著《明道(程颢)行状》、朱熹著《伊川先生(程颐)年谱》

    >>>  返回作者万志敏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