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家

何美鸿
2013-05-14 18:12 分类:记事  阅读:956  作者文集
  四月,在距现在住所五站远的城南买了套精装修了的复式楼。母亲节那天,恰赶上休息日,母亲跟我一起乘了车去看新家。
  进了新宅,母亲站在客厅一边四下里打量,一边开口啧啧赞叹:“钱多总不会走错路的,这花百万买的房子,装修得真漂亮!”挂在墙上的超大彩电,矗立在墙角的立式空调,母亲先前只在她做了好些年临时工的那家医院的同事那里听说,而今她终于在自己的女儿家里亲见着了。
  我陪着母亲一间一间屋子地观看,从左边屋到右边屋,从卧室到卫生间,从楼下到楼上。
  “这么多间屋,跟迷宫一样。薇薇现在方便捉迷藏玩了。”母亲说。
  “薇薇想一个人住楼上呢。”我说。
  我说这话的时候,母亲还在兀自看着,但我忽然就意识到了什么,继而心里被什么蛰了一下似的感到灼痛——这么大的新家,这么多的房间,却没有一个角落是属于母亲的!
  父亲病逝那年,母亲就和我一起来到这城里生活,故乡的老宅不久也卖了。我结婚后,母亲便一个人租着房子。记得刚和老公领到结婚证搬到一起生活的那年,母亲首次来老公单位给分配的那套简陋小屋时,她也如此刻这般细细地打量且不时用手摸摸我们那些简单的家具。
  “唉唉,现在用手摸摸这,摸摸那,心里忽然想到这些都不是自己的东西,女儿已是别人家的了。”母亲后来笑着感慨当时的情形说。
  不知道母亲于我现在的新宅又会在心里生发如何的感慨。当母亲从新宅离去,念想起她还租住这个城市另一个角落的某个简陋小屋里时,于新家的喜悦不由然便消失殆尽,心里竟像翻了五味瓶。
  以老公目前的能力,三五年内在城里再买套一室居的小屋给母亲单独住应不成问题的。可母亲似乎有所顾忌,也不肯将来老了同我们住一起。她曾无数次说,只要你们生活得好,我就是吃糟糠住破屋也过得开心。与我姐弟两个对生活的淡然不同,母亲一直开朗乐观,她把那份每月能领到两千多元薪水的工作视如事业一样有声有色地经营着,甚至五十多岁了还时常憧憬着自己的未来——
  “等我老了,医院这份活干不了了,就回乡下去盖过一套房子。种点蔬菜,养几只鸡鸭,有空就去城里住上几天,给你们捎上点新鲜蔬菜,这日子多惬意!”
  我早知一个漂亮的新家不能笼住我四处漂泊的心的,却才意识到自己原本还这么无能,不能给母亲在这城里有个家,母亲那个安全的所在仍在故乡。母亲所感知足的,一直是我羞于向人提起的。她后半生的蓝图就在那里——故乡未来那个若隐若现的家,从母亲的梦想中蛰伏进我的内心里,越在欢愉的时候越是隐隐作痛!
  • byuhuy

    评论于:2013-05-14 22:12:25

          猜想不到您母亲当时的心情,只是在读到百万的小楼里却依然没有母亲的房间后,心一直凉凉的,泪只是在眼里打转儿,想必您在写此文时比我更甚。

  • 野草

    评论于:2013-05-15 20:41:41

          喜欢何小姐的文章,浸透了清纯和善良!

  • 游客

    评论于:2013-05-16 16:43:44

          我也喜欢何小姐的文章

  • 游客

    评论于:2013-05-28 10:50:13

          我妈妈也是这样说,将来总有一天回老家,守那一亩良田最幸福


  • 共4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再见童年

    下一篇:童年,那些人,那些事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