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心折】(十七)细品伪诗得大快

万志敏
2013-05-26 18:07 分类:小品  阅读:1079  作者文集
  近日读《千家诗》,有明世宗的《送毛伯温》诗如下:
  大将南征胆气豪,
  腰横秋水雁翎刀。
  风吹鼍鼓山河动,
  电闪旌旗日月高。
  天上麒麟原有种,
  穴中蝼蚁岂能逃。
  太平待诏归来日,
  朕与先生解战袍。
  此诗绝不是明世宗即嘉靖帝所作无疑,但诗中有一种居高临下的征讨豪气和对出征将军“解衣衣之,推食食之”的推心置腹勖勉之意,廓人心怀。
  往日曾读到伪托郑坂桥所作的送小偷诗,如下:
  大风起兮月正昏,
  有劳君子到寒门。
  诗书腹内有千卷,
  钱串床上无半根。
  出门休惊黄尾犬,
  翻墙莫碍绿花盆。
  夜深费我披衣送,
  收拾雄心重作人。
  说是清代书画家郑板桥年轻时书画无名,家里很穷。一天,郑板桥躺在床上,忽见窗纸上映出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郑板桥想:一定是小偷光临了,我家有什么值得你拿呢?便高声吟起诗来:
  “大风起兮月正昏,有劳君子到寒门!
  诗书腹内有千卷,钱串床头无半根。”
  小偷听了,转身就溜。郑板桥又念了两句诗送行:
  “出门休惊黄尾犬,翻墙莫碍绿花盆。”
  小偷慌忙越墙逃走,不小心把几块墙砖碰落地上,郑板桥家的黄狗直叫着追住小偷就咬。郑板桥披衣出门,喝住黄狗,还把跌倒的小偷扶起来,一直送到大路上,作了个揖,又吟送了两句诗:
  “夜深费我披衣送,收拾雄心重作人。”
  这个故事和这首诗令人解颐,想见一代文人放浪雅谑的韵事,足见风流。
  日前读到友人推荐的《通州乞丐诗》更觉气概不凡,叹为观止。其诗如下:
  赋性生来是野流,
  手持竹杖过通州。
  饭篮向晓迎残月,
  歌板临风唱晚秋。
  两脚踏翻尘世路,
  一肩担尽古今愁。
  而今不受嗟来食,
  村犬何须吠未休。
  此诗也应为文人托作,以至低身份怀至大气量,令人击节。
  无论为帝王,为高士,为乞丐,或豪放,或戏谑,或疏野,写诗之人拿捏分寸,妙在毫巅,使人细品中大快心胸。
  
  
  • 在下无言

    评论于:2013-06-01 23:00:17

          文人雅事,欣赏!作者亦为饱学之士,佩服!


  • 共1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我为心折】(十八)谁爱风流高格调

    下一篇:【我为心折】(十五)不为困穷宁有此?

    >>>  返回作者万志敏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