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心折】(十八)谁爱风流高格调

万志敏
2013-05-26 18:07 分类:小品  阅读:1032  作者文集
  
  
  
  
  中午小憩,打开电视,在东方卫视上看到了《杨澜访谈录》中的一期节目《对话席慕蓉》。无意间邂逅了席慕容,不觉眼前一亮,困意全无,把“拾来”的半截节目看完。第一次“看见”席慕容,心情激动也如当今海海漫漫的各类“粉丝”一样,有些雀跃呢。
  看着镜头前年已六旬的席慕容,体态雍容,面色和悦,声音舒缓,有一种阅尽人世沧桑后的淡然和平静。我的脑海中迸发出了她那些穿透人心、融进血脉的诗句——
  “如何让你遇见,在我最美丽的时刻”、“含着泪,一读再读,我不得不承认,青春是一本仓促的书”、“一定有些什么,在不断地刺探着,我们那已成为定局的命运”、“那么就把祝福别在襟上吧,而明日,又隔天涯”、“让我与你握别,再轻轻抽出我的手,知道思念从此生根,浮云白日,山川庄严温柔”、“思念,有时是问,有时是不问,如沉船后的海面,其实,一直是静静的记得”。
  这些诗句伴随了我的青春和成长时节。上世纪八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初,席慕容的诗“席卷”了整个大陆,陶醉了青年男女。她的诗短小有味,涉笔成趣。主题单纯,多以爱情和思乡为主要内容,但意境深远,格调高雅,表达了对爱情中相思别离的刻骨铭心的精神追求。同时也继承了中国古诗词中含蓄蕴藉、文辞优美的传统。读她的诗,恰似穿行在林荫道上,完成了一次心灵之旅,胸中廓开洞天,使人呼吸到生活的芬芳,体味到感情的醇美。
  我记得当时还摹仿席慕容写了一首诗《问斜阳》——
  疼痛的是针刺
  心酸的是泪落
  可是,那种让人
  又死又活的感觉呵
  我们不知道
  她的名字
  却为什么常常
  把她叫作
  爱情
  如今新诗日渐式微,在各类文体的夹缝中生存地相当艰难,似乎已走入穷途末路。除了浮躁的世事人心、“快餐”式文化和娱乐化元素的流行等因素外,新诗自身在表达主题、抒发空间、文体改进、语句提炼等方面还有很多不适应时代的地方。我认为,有志于新诗的人们还需要向前人或域外的诗人学习,借鉴一下席慕容也不无裨益。
  
  
  
  • 游客

    评论于:2013-05-26 21:15:10

          席慕容的诗歌的确有穿透人心的力量。可惜近两年才读到。呵呵,总跟不上这个时代的节拍。紫陌红尘


  • 共1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为九皋山鸣不平的陈裕如

    下一篇:【我为心折】(十七)细品伪诗得大快

    >>>  返回作者万志敏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