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童年

何美鸿
2013-05-30 16:16 分类:记事  阅读:751  作者文集
  酷夏炎炎的烈日,焚烧了我对生活的热情。那段日子,我终日呆在家里,懒懒散散,任凭光阴在无所事事度过。我的手脚因而增长了惰性,但永不能禁锢的是我纷乱的思绪:时而焦躁,时而懊恼,时而激动又伴随着无奈……我几乎不敢奢望欢愉能否再来。
  晴朗的天,父母为我的事又出远门了,我一个人守着孤零零的家。门窗无精打采地敞着,面向着喧闹的蝉鸣的世界,屋里却静得出奇。我倚坐在堂屋里的藤椅上,莫名地感到一种被人遗忘的孤寂,甚至掠过一些绝望的苦痛。
  但就在这极度苦闷的日子,一个小男孩的突然出现,使我驱散了心头的阴云,他带给我于童年的温馨回忆,让我再一次感受到童年的单纯与快乐,重新鼓起对未来的希望与信心。
  
  一
  
  那是一个极可爱的小男孩,只有五、六岁光景。那天他是完全出于偶然才走进了我寂静的堂屋。原来他的一只皮球不知怎么滚进了堂屋,滚落在桌子脚下。他追到门口,想进来捡,猛然看见我,顿住了。他穿着一件红色背心,一条白色短裤脏兮兮的,皮肤被日光晒得黑黝黝的,前额有些凸,微微冒着汗珠,一双机灵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地望着我。
  男孩是我一个邻居的儿子,但我只是偶尔见着他,总见他和一群同龄的野孩子追逐着、嬉戏着,很少安静。
  这个时候,我的脑海忽然闪现出我童年时的伙伴,眼前的男孩就如他一样机灵可爱。我也不明白为何把这个男孩同他牵连起来,只无端地觉得他们有许多相似之处!
  我招呼小男孩说:“进来吧!”他眨眨眼睛。他的眼睛如两颗黑色的宝石。
  他不再拘束,纵身跳过门槛。我起身为他拾起皮球,漫不经心地说:“这么热的天,你还跑出来玩?”
  他把头一歪,学着大人的口吻说:“我是男子汉,不怕冷不怕热的!”
  男子汉!我的心砰然一动。并不为这个五六岁的小男孩说出这三个字而感到惊讶。我依稀记得童年时的他也曾说过这三个字。所有的男孩都曾吐出过这三个字吗?
  我把球递给他,他用汗涔涔的小手接过,嘴角露出活泼的笑意。但没有童年的他那两个酒窝。
  “你叫什么名字?”我并不喜欢向小孩问这类事情。这个男孩忽然成了例外。
  “我叫强——强——”他大声地回答说。把“强强”两个字说得特别响亮,仿佛宣告一件早该公布的庄严的事情。
  我微笑地望着他。他便不拘束地在我面前拍了皮球。——他并不很会拍,屡次不厌其烦地捡起掉在地上的球。球又一蹦,蹦到桌底下,他抬头望着我抿嘴一笑,钻到桌下捡球,却不小心让桌子撞着了一下脑袋。他似乎毫不疼痛地捡起皮球钻出来。我说:“你不疼吗?”他用手摸了摸头上撞疼的地方,旋即又放下来,好像在人面前流露出疼痛很丢脸似的。我们相视而笑了。
  “强强,你愿陪我玩吗?”我像忽然得到某种慰藉似的问。他依旧抿嘴笑了笑。我想起什么,说:“你在这等我。”然后对他眨眨眼。他用那双乌黑的眼睛疑惑地望着我。我从厨房打来一盆冷水,放到脸盆架上,取下毛巾,丢进水中搓洗。强强一眼不眨地看着我的这一系列举动。我忽然觉得很幸福!觉得似乎好久没有人这样注意过我,在乎过我!
  我说:“强强,瞧你脸上、手上多脏啊,我给你洗洗吧。”他才明白过来,头摇得像拨浪鼓似地说:“我自己洗。”然后把皮球丢在地上,走到脸盆架前。我笑他:“你还够不着脸盆呢!”他执意不肯让我给他洗。我于是替他找来一个小凳子,放到脸盆架前。他站到凳子上,将头探到脸盆里,用湿重的毛巾擦着脸。忽然他闭了眼睛扭过头,头发、眼睛、眉上全是水珠。他朝我扮了个鬼脸。然后抹去水珠,睁开眼睛。
  看着他的滑稽模样,我忍俊不禁,立刻又想起童年的他,想起他曾无数次像鱼儿般自由地在水中遨游,无数次抹着挂满水珠的眼睛朝站在岸边的我开怀地笑。无数次我被他的动作引得捧腹大笑。
  我微笑着让他在我对面的竹椅上坐下。他像得到命令似的坐下来,眼睛环视着屋里的一切。小孩子永远好奇!我温和地望着他,他的每一举动,每一细微的动作,竟都令我觉得如此亲切。可惜,我满腹烦闷却不能向他倾吐!他察觉我一直望着他,有点不好意思地抿嘴一笑,多天真无邪的微笑!总觉自己平素看到很多虚伪、冷漠的面孔,因而倍加珍惜这纯真的笑意!
  我问:“你读书了吗?”他边摇头,边一字一顿地回答:“我妈妈说让我明年读书。我妈妈还说如果考上大学,可以当大官,可以赚到很多钱呢!”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从来都忌讳听到“当官赚钱”几个字,总以为当大官的没几个清廉,都是为倚权捞钱的。我更憎恶那些鼓吹“金钱至上”的人,他们不懂得人生的更高精神追求。但面对着一个儿童,我能如何解释呢?况且我的父母为了我的学习不正是去求那些当官的了么?!我不是也需要得到钱希望得到钱,为了买到一本合适的课外书而俭省着父母给的每一分钱么?!
  我的希望今后成为一名教师的愿望忽又萌生起来。强强,我多希望有朝一日能成为你的启蒙老师!你会成为一名大学生的,但不是为了当官赚钱……我的脸颊发烧了。我够当一名教师的资格么?
  我喃喃地说:“强强,你长大了想当大官吗?”“不!”他说,“我长大了要当解放军!”他的思维又跳跃到解放军了。解放军——和童年时的他一样的心愿!强强,我误解你了,你的纯洁的心灵并没有沾染污点!
  我的那位童年伙伴终将没有成为解放军,但我却对强强充满了信心。毕竟,毕竟他的生命是没如此鲜嫩。
  
  二
  
  我心里有种异样的兴奋。在这百无聊赖的日子,强强成了我的寄托,我的安慰,我的快乐。当然他不可能知道他的出现,使我抑郁的心情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强强扛着一根长长的细竹竿来到我家门前。竹竿的顶端套着的白色薄膜袋在热风吹拂下轻微摆动。强强朝我喊:“姐姐,我们去捕蝉好么?”捕蝉?!我差点惊叫起来。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在炎炎烈日下去捕蝉,和一个五六岁的小孩为伴!让人见了不会笑我么?
  但我没有惊叫,反而松松爽爽地答应了。强强兴奋得一蹦三尺高。他像变戏法似的递给我一只红色塑料袋,用吩咐的口吻说:“我捕蝉,你把蝉捉出来放到这只袋里,好吗?”我笑了笑。心里一下又掠过童年的他的身影。很早很早以前的无数夏日,他也曾对我这么说——今夏莫不是童年的再现?
  我锁了门,和强强一前一后来到通往小学校园的小路上。小路的两旁栽着垂柳、苦楝,还有一些直到现在仍然叫不出名字的树。风景一如往日,只是路面渐宽了许多。就是在这条路上,我的童年和他的童年一起度过:我和他一起捕蝉,一起手拉手走向小学校园——后来,便一前一后走向初中,再后来,再后来分道扬镳……
  “你就站在那别动,一动蝉就飞了。”强强努努嘴,轻声对我说。然后他悄悄走到一棵树下,将竹竿上的网兜往树上套。我这时才看见一只蝉正伏在数枝上。望着强强可爱的身影,我的记忆像潮水般汹涌而出。童年往事又一幕幕浮现在眼前了。记忆中的童年永是热情的盛夏。我们不会诅咒太阳的炙烤,不会讨厌蝉的鸣唱,我们还爱看夜间一闪即逝的流星,爱捉会发光的萤火虫……这一切恍若隔世的梦,而今都重将复现么?
  “哦,套住了!套住了!”强强高兴地喊起来,他轻巧地把蝉从网兜里捉出来,得意地叫着:“姐姐,这只蝉叫得好响呢!”我为他的快乐而快乐。我打开塑料袋,让他把他捕获的“猎物”放进袋里,然后捏紧袋口,望着汗流浃背的强强。这会我多想让我再回到童年,让强强变成童年的他!
  一会儿,强强又套住了一只,但这回他有些懊丧地说:“这只是哑的。”他把网兜伸到我面前,让我捉出来。我顿时傻眼了,我不敢捉这小东西!童年时,他曾因此而嘲笑我,我并不在意,只是撒娇。我们虽然同龄但他却足够保护我。而现在如何有理由对一个比我小十来岁的男孩撒娇!我灵机一动,说:“哑的就不要嘛!强强捕的蝉应该只只都会叫的!”强强于是毫不在乎地抖动竹竿,那只哑蝉立即飞出来,飞往远处的树梢。
  望着那只哑蝉飞得不见了踪影,我和强强仿佛有了默契似的回过头来相视而笑!
  
  三
  
  这段极度苦闷的日子,强强成为了我的快乐,我的安慰。听说,人生最大的幸福就是实现了童真的梦。我真愿意让强强带着我塔上童年的足印去寻回童年纯真的梦。
  我不再感到悲哀了。我很从容地推上自行车,重新踏上校园的征程。我留恋强强,留恋烂漫的童年。但我知道,只有五六岁的强强不会太留恋的,他有太多的美丽让他去遐想去迎接。
  哦!强强,等你长大的一天,你会回首你和我一同度过的你的童年吗?愿你日后于过往的所有回忆都没有惋惜,而只有欣慰。再见了,强强!再见了,我的童年!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吸烟的少女

    下一篇:新家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