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九皋山鸣不平的陈裕如

万志敏
2013-06-02 19:59 分类:历史  阅读:1368  作者文集
  陈裕如,字衣谷,光绪时衙里村人。资性高旷,读书目数行下,家贫,十五岁仅识之无,发愤为学,十九岁入邑庠。郡伯萧谦谷先生奇其才,有国士之目。生平数奇,体弱多病,三战秋闱不利。年二十有五,取所习举子业焚之,自号“已而子”。放怀诗酒,得古琴一张,取琴谱反复考索,通其奥,秋窗夜静弹之,意翛翛(xiao平声,无拘无束的样子)也。同治初,弟肃如以进士宰关中,君以诗送之,有“不失为廉士,方能作好官。愿将今仕宦,措大一般看”之句。晚年博览群书,遗弃世故,时思作方外游,有诗数百篇。中州名士何家琪见而奇赏之,谓“河郡自嘉、道以来,仅见此人”,为作弁言,劝付梓行世,惜家贫未果也。

  《九皋山诗叙》
  宇内名山,譬犹岩穴之士,必有先达者称道延誉,然后子真谷口,名动京师,如以太白之才之美,非遇贺监金龟换酒,游扬公卿间,谁则知其为谪仙人,而声施后世哉?邑八景,九皋鹤鸣最著,《小雅》所谓“鹤鸣九皋,声闻于天”,即此山也。俯视三涂,旁睨女几,伊水滚滚,奔湍其下。根荄(gai平声,草根)绵亘,西联太华三峰;支干蔓延,东结嵩高二室。正面则古秀蕴藉,渊穆沉沉,有邹鲁儒风;侧背则巉岩斗峭,棱威雄雄,有燕赵侠气。古称洞天福地,多推东南诸峰,惜未见吾皋,不觉言之容易。吾家皋南之原,髻而仰止,发种种犹时一登眺。惟四方探奇之士,如古向子平、谢康乐辈遨游海内名山,独于吾皋罕问津者,窃以为憾。古郡县志载,河南鸣皋山,一名九皋,《寰宇记》等书所载略同。盖吾邑属东周畿内之地,诗人仰观俯察,触目兴歌,亦犹西周咏山,每称歧梁。东郡咏水,恒及汝洛。鹤鸣一诗,为咏吾邑九皋无疑。康成氏僻处海滨,囿于目睫,笺“皋”为“泽”。宋时中州沦于女真,考亭子生长东南,不复得睹京洛之形胜。集传一袭汉儒之讹,遂使振古名山,不得复以山名,可为吾皋长太息矣。山之麓为古陆浑地,视九皋藐焉,一培塿耳,而源水看花,幽林采药,宋之问辈尚侈谈山庄之胜,播为歌谣。昌黎韩子《咏火》一篇,鱼鱼雅雅,光焰万丈。以九皋之巍峨嶔崟(qin平声yin上声,形容山高),不能如陆浑小阜成名宇内,是何异太白鸣皋歌中所谓“嫫母衣锦而西施负薪”乎哉?嗟嗟,士遇知己,譬登龙门,声价十倍。九皋为笺释家所误,竟似士处岩穴之下,无先达者作曹邱(汉代有曹邱生,对季布的名义到处宣扬,此处指荐引之人),名湮灭而不彰,何人地之幸、不幸,有如是耶?夫地何以名,人名之也。故人杰而后地灵,今愿与邑人士约,凡操觚家各勉抽秘骋妍,为吾皋一雪灡(lan上声,淘米水)言,庶几一变而为灵地,俾吾皋与江南诸洞天福地,并擅天下名,将见凤凰至,鸑鷟(yue去声zhuo上声,古诗中一种水鸟名)鸣,当不仅费祎、王乔辈,驾鹤来游也。敢先为古近体四章,幸祈属和,以上缵(zuan三声,继承)太白之歌。录二首诗曰:
  其一
  五岳既峙,乃作皋山。鸾翘凤翥,虎踞龙盘。豁砑万壑,岌嶪(ye 高峻)千峦。伏牛八百,东缀西联。嶔崟(上“山”下“载”一字)(上“山”下“辟”一字),岞(zuo去声)(上“山”下“各”一字)(左“山”右“赞”一字)(左“山”右“元”一字)。元化溟(左三点水,右“幸”一字),气象万千。连襟二室,萦带三川。东驰汝海,西眺秦关。陆浑拱侍,伊水弯环。城邑隐隐,如豆如丸。琼宫宝刹,画宇雕栏。罗城旋绕,飞翠流丹。朝聚青霭,夕霏紫烟。萝月挂镜,松风鸣弦。琪花瑞草,怪石灵泉。白鸥黄鹄,绿罴元猿。飞走葱郁,充盈其间。庶类蕃膴(wu三声,盛,多),宝藏兴焉。南面正位,穆穆闲闲。宜风宜雅,巍乎儒冠。诞降歧嶷,甄毓豪贤。侧转而北,赳赳桓桓。勃如改容,怒挥戈鋋(chan二声,铁把的短矛)。棱威崭峭,猛将登坛。允兹灵地,实维洞天。云笙月管,会集群仙。群仙戾止,羽衣蹁跹。驾鹤来游,和鸣其巅。我欲从之,坌息追攀。永谢尘(左“土”右“盍”一字),上界盘旋。
  其二
  小雅咏鹤鸣,九皋即此山。汉儒囿目睫,笺释太颟顸。为(“为”字,左有言旁)皋谬作泽,峻岭忽深渊。太白惩其误,三歌鸣皋篇。丹崖与碧嶂,高高复岿然。俗人走名利,碌碌莫登攀。我有山水癖,腾身游汗漫。枕石漱其流,豁然绝尘缘。仰观日月左右旋,疑是宜僚(春秋时楚国的勇士)弄双丸。蛟龙赑屓(bixi均为四声,传说象龟的动物,刻以驮碑)沛霖雨,风马云车雷电鞭。西眺昆仑东瞰海,中间区区一硊礌(wei三声lei二声,指石头)。太湖云梦如瓮盎,呼奴扛起贮齑醢。劈破华山大石错,太阿霜锋重砺乃。地作院庭天作房,风露洒扫真爽垲。巫庐台霍古洞天,拟以吾皋藐而矮。下视尘世斗触蛮(chù mán 触和蛮,古代寓言中蜗牛角上的两个小国。后因以“触蛮”称因争细微私利而兴师动众),一班梨园跳傀儡。浮邱洪厓伴我游,双凫飞舄赤龙拐。争奇竞秀应不暇,奚囊焉能兼收采。恨无谢公惊人诗,辜此风光增愧悔。草木烟霞岂费钱,仙家不卖俗不买。惟有骚人痴且狂,游屐踏破青藓(左石右鬼,一字)。前有寻幽客,前人已往山无改。后有探奇士,后人再来山仍在。前我不待我,后我我不待。一往一来片时间,古今茫茫多感慨。岁月转瞬了一生,身名无计能千载。我读青莲歌三章,尘心净尽洗凡肠。倘逢子晋重跨鹤,联镳远入白云乡。
  • 罗飞

    评论于:2013-06-02 23:03:23

          陈裕如的文字读来很亲切,如出自我辈人之手。那时候他就已经在为九皋山旅游鼓与呼了。只是论证汉儒之误时,他也未找到确切的证据,他只证明了周代有这座山,并未证周代此山便叫九皋山。上古的山海经和北魏的水经注,在疑九皋山方位,共同提到了一个山名:狼睾山。根本不是那个皋字,所以九皋山至少在北魏前,很可能就为此名。那么鹤鸣于九皋提到了九皋,跟狼睾大大不同,再拉在一块就说不过去了。李白虽写了三首鸣皋歌,却并未证据证实其到过鸣皋,只是送友人来隐居根据想象写就。那首“胎化成仙质”,为全唐诗中无名氏的作品,也根本不是李白的。

  • 游客

    评论于:2013-06-05 08:45:23

          被作者万先生和罗飞站长的古文知识、历史知识和探究历史的毅力折服。求教于二位,由于自己孤陋寡闻,不知本文所说的陈裕如是衙里村人,衙里村是不是指现在的库区牛寨村——即我们村,我小时候即上世纪5、60年代,我们牛寨村既叫朱寨村也叫衙里村。阳抒云。

  • 罗飞

    评论于:2013-06-05 13:33:11

          清代古地图上显示衙里村在牛寨村和空桑涧之间位置,也就是说和牛寨不一个村。不过1959年陆浑水库建设后,由于移民搬迁原因,那儿情况有些乱。现在地图上还显示有个衙里,与牛寨紧邻。

  • 游客

    评论于:2013-06-06 09:21:04

          谢谢罗站长的解释。综合推测,牛寨和衙里可能是相邻的村,或者是同一个村子在不同时期的不同叫法。我依稀记得,现在的牛寨村是过去衙里村(1、2、3村民组)、后庄(4、5村民组)和草子沟(6村民组)三个村的合称。不知是自己打错了还是电脑或网络的原因,2楼即我的评论中最后1行将牛寨村误为朱寨村,打错的可能性不大,因我一直用拼音打字。不好意思,自己的村名错了,也没看出来。看来细心需在时时处处。看了一下百度嵩县库区地图,以我从小在牛寨村长到18岁的经历,百度地图也不准确,寺庄村到楼上村之间依次为:草子沟、后庄(现在基本不叫了),牛寨(衙里村现在也基本不叫了)、上坡村,根本没有叫戴村的村子。靠近水库边的牛寨,即60年代之前我们村的原址,陆浑水库计划蓄水时,村子移到了现在的位置。追根溯源与自己有关或感兴趣的问题,大约是人们的一种本能欲望。


  • 共4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继母代死”的左光图

    下一篇:【我为心折】(十八)谁爱风流高格调

    >>>  返回作者万志敏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