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烟的少女

何美鸿
2013-06-03 16:43 分类:记事  阅读:822  作者文集

  傍晚,在小区花园里散步时,我看见一张圆形的石桌上背靠背地坐了三个少女。她们之中,一个双腿盘在了桌子上,一个则翘着二郎腿,将脚架在固定在石桌旁的座椅上。还一个,双腿只在石桌下一来一回地似晃着秋千。石桌的一角零乱地堆了三个包。应该是书包,现在的书包精致到教人辨不出是书包还是旅游包。我推断三个少女的年龄,最多就十五六岁的样子,应该是学生,可是眼前的情形让我觉得她们又不像是学生。因为,在这三个少女呈现在我眼帘中时,她们都有一个相同的动作,那就是,她们都在吸烟。

  她们吸烟的动作都很娴熟,而且悠闲。她们低头吸一口烟,然后稍稍仰起头,唇中就吐出淡淡的烟圈来。我不知道那是什么牌子的烟。我不吸烟,但我知道市面上有许多种专门的女士香烟。那种烟比普通的香烟更细更长,就像窈窕少女的身材。

  其实这并不是我第一次看见小少女吸烟。对这一现象现在我已早见怪不怪。印象最深的是极早有一次,我在一家美容店选购一款唇膏,为我介绍产品的那个女孩——大概有十八九岁的样子吧,在我接过她递过来的唇膏之后,忽然就从她衣服的口袋里掏出一支女士烟和一个打火机。我看她用食指和中指夹了烟,麻利的动作用打火机点燃,然后放在唇中吸了起来。这时我才留意到她长长的手指抹着的鲜红指甲油,眼眶上装着的长长的假睫毛,和她与这个年龄不相称的过于丰满的胸。我不明白这个女孩何以就那么无所谓地当着顾客的面燃起香烟。然而在我的疑惑里,这个表情稚嫩的女孩却面不改色地看着我,且毫无顾忌地就把烟圈喷在了我的脸上。

  吸烟与少女联系起来,曾经让我想到的总是一串不大好的词汇:沉沦,颓丧,堕落……甚至吸毒,甚至性乱。偶或看到街头一个花季少女在吸烟,我总想当然地给她预设一系列可能的黯淡的未来,然后每每用一种异样的目光来打量。

  后来我想起了逝世多年的祖母。记忆里,祖母是那样地慈祥和善良。但祖母告诉我说,她做女孩儿的时候就学会吸烟了。那时也不过十五六岁,和其他几个女孩常偷着大人的烟聚在一块来抽。抽着抽着就上瘾了,一辈子都戒不掉。

  在我孩时的记忆里,总是拿了祖母给的几角钱,然后到村里的一家小商店去给她买烟。那时我们家在村里还算是数得着的富裕户,但祖母每次嘱咐我买的都是店面里陈列的最廉价的烟。有时我自作主张给买了包好烟,会受到祖母的责怪,并在下次帮她买烟时千叮咛万嘱咐。

  至今我都无法想象祖母少女时抽第一口烟时的情形。祖母一生都未离开烟,就像祖母一生都勤俭地操持着家,一生都忠贞不渝地爱着不爱她的祖父。

  想起祖母,此刻,我便能以一种宽容的姿态看着小区花园里这三个吸烟的少女。尽管她们吸着烟,但脸上仍掩饰不了未谙世事的稚嫩。我不想去探究她们那香烟的来历和她们吸烟的最初动机,我愿望她们和年少时的祖母一样,纯粹是为着好玩,或者只是一种她们模仿的所谓“美”。我愿望所有见到少女吸烟的大人们,能少一些鄙夷而更多一些宽容、关爱的态度对待她们,我想象着,许多许多年之后,在这些吸烟少女都已进入年迈的时候,当她们一边抽着烟,一边偶然向她们的儿孙讲述起过往的吸烟史时,是否也如我的祖母一般,神情里流露出微微的愧怍之情?当然,此刻我更愿望看到,那些花季少女能就此掐灭手中的烟,能在她们的吸烟未成瘾的时候就与香烟坚决地说拜拜。我愿望这世界,真的能有干净的无烟日的到来。

  ——2009年世界无烟日


  • 在下无言

    评论于:2013-06-04 03:04:07

          我愿望这世界,真的能有干净的无烟日的到来。


  • 共1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心结

    下一篇:再见童年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