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农村风采之--嵩县大坪印象

赵静端
2009-01-11 00:28 分类:记事  阅读:2657  作者文集
  新农村建设好几年了,农村的情况和农民的生活有什么改观呢?百姓是否真正得到实惠呢?是不是如人所言仅仅涂白外墙就一挥而就那么简单呢?是不是真的是基层政府欺上瞒下的形象工程呢?
  
  带着这些疑问,2007年6月3日,风雅洛阳文学网一行20多人到大坪乡进行采风活动,在乡办公室工作人员的陪同下,我们驱车上路,正是收麦的季节,由于大部分生产队都没有麦场,百姓都在路上让车轮协助打麦,所以路上到处都堆满了刚割下来的麦子,车轮滚滚而过,碾过的是丰收,是农民的汗水,农民的口粮.一路碾过,车轮上好象也沾满了淡淡的麦香和隐约的馒头的甘香,
  
  到大坪村参观新村部时,正好一农民家有难事碰到同行的乡领导,乡领导现场办公,直接安排给解决了问题.简单的一件事,使我感受到,大坪的乡干部是有群众观点和相当亲民的.大坪的路不同于一般的公路沿河而行,而是蜿蜒崎岖于丘陵有脊梁上,像蛇龙一样绵延开去,直入苍茫的雾蔼之中.我们前往青沟水库的大穆路就是典型的代表,大穆路属嵩县境内共有22公里,没修村村通时,基本上没有路基可言,全是坡脊的羊肠小道,宽的地方能通架子车轱辘,狭窄的地段仅能过人.2005年尚未修时,一位市领导视察后曾说:"嵩县的村村通公路拖不拖全市的后腿就看这条路了."这条路的困难程度可想而知,但乡党委政府迎难而上,仅仅用了两个多月,招标调用6个工程队约300人全线开工,那气势大有当年百万大军横渡长江的排场,当然,气势和排场的幕后是决策者执行者的艰辛和困难,在上级每公里仅扶持9万元的情况下,农民自筹资金3万元每公里,乡里再从稀汤般的经费里捞出1万元每公里进行资助,结果,当年3月开工,到5月下旬就全线贯通这条公路.这种速度和气势让市县领导非常满意,2005年,全县的"村村通"公路流动现场会就是在这条路上召开的.从此,这条路就像岭上群众脚步的延伸,像一条宽阔的传输带,物资被源源不断的送进来输出去,激活了岭上经济的发展.从此,这条路亦极大地改观了岭上男人娶妻难的问题,细细长长的路亦像月下老人手中的红线一样,把岭下的姑娘妙手牵到岭上安家落户.换亲,转亲,老光棍都随着这条路的贯通而不复存在,成为一抹历史风景.
  
  顺着村村通公路,不到二十分钟,便到了青沟水库,隔着车窗,文友们惊喜地看到一颗碧绿的翡翠镶嵌在黄土坡顶上,这就是大坪乡有名的青沟水库,该水库建于1958年,峻工于1960年,库容672万立方米,大坝的几何图形也异常漂亮,由于今年嵩县的天特别干旱,所以水位下降约15米左右.青沟水库的海拔在大坪乡占绝对优势,而这水,就是滋润大坪万物的根源,想起上坡时那斗折蛇行的蜿蜒灌溉小渠,猛然感到,这水库就是大坪乡的心脏,她源源不断的泵出血液,随着新修的血管--灌溉渠和各个坡顶的加水站---水塘,把清水供给全乡的庄稼和农民.水塘是上世纪我们每个人记忆深处的东西,但记忆中都是干涸,破损的摆设,而大坪乡的则不同,每个坡顶都会因地制宜修建一个水塘.水塘下雨天可以通过纵横阡陌的小渠最大限度地蓄存地表径流,旱天则可从水库引水过来,以备不时之需.这么多大大小小的水塘,就象庄稼的加水站一样,压住了农民的心花,抵御了老天的无情.站在坡顶向下望去,平面上的灌溉渠像蜘蛛网一样融通成一个完整的循环系统,那密密麻麻曲折错落的渠布局合理,几本覆盖了岭上所的坡地.就这样,青沟水库--水塘--灌溉渠三位一体,有机结合,使得每每大旱之年,这里依然风调雨顺硕果累累.因为这里每年的细粮产量都占全县总产量的六分之一.所以大坪乡被誉为嵩县的粮仓.就这样,三位一体的工程在大坪人手里让日月换了新天.虽然渠上的每一袋沙每一块砖每一袋水泥凝结着农民汗水和心血,但这工程同样深深的凝聚了政府对三农问题的重视和对百姓生活的关爱.什么叫为民办事?什么叫让老百姓得到实惠?什么叫一劳永逸?我认为大坪乡这三位一体的工程就是最好的诠释.
  
  坝头和库边天光云影惹人留恋,文友们在坝东边的绿荫下,歌者,舞者,吟者,颂者,一一闪亮登场,且歌且舞,且颂且吟,一时好戏连台,精彩纷呈.由于时间关系,稍作娱乐后,我们掉头直奔千亩烟叶基地参观。说起大坪乡的烟叶种植,那是一年一个台阶,03年时全乡只有1000亩烟叶,到2006年增长到5000多亩,今年达到了8000多亩。在别的乡镇烟叶种植大面积萎缩的情况下,大坪乡是如何打开这炙手的瓶颈,如何让农民心甘情愿的调整种植结构,把烟叶种植做大做强的呢?在千亩烟叶连片的基地,我们遇到几个正在田间锄草老乡,从他们喜悦的汗水里,我们读懂了什么是乐在其中.通过交谈,了解到大坪乡对烟叶种植有二个政策,便一安永安.第一个就是和下烟苗的农民签订协议,在烟苗滞销的情况下政府无条件补贴损失,确保农民零损失.第二个就是组织成立烟叶等级仲裁机构,确保烟叶收购工作的透明度,让属于烟农的利益一定到烟农手中.只此二项,避开了好多乡镇种烟工作无法绕过的障碍,亦避开了烟农和烟站之间的尖锐矛盾,从而是烟农种植积极性连年提高,烟叶种植连年翻番.热风吹过,看着坡顶这一望无际的烟苗绿浪,仿佛隐约看到丰收的农民在家里喜悦数钱的笑容,一波又一波的荡过.
  
  宋岭村前几年很是落后,今天一路走过,村民眼角眉梢的笑意,村部那宽敞洁净的大楼,规划合理的绿地,还有庭前那比县城湖滨游园里的器械毫不逊色的体育休闲设施,无不让人耳目一新,无不让人暗自吃惊.宋岭村当最大的工程非饮水工程莫属,以前,因为这里地势高,打井找不到水,这里的群众吃水全靠坡顶积水洼里积蓄的发黄发暗绿的那一潭死水,为解决这个问题,乡政府请了几路专家到实地考察,最后会诊并确定一个能打出水的地方,在乡政府和村委共同努力下,打了120米深,地泉喷涌而出,直接用泵抽到一个五十吨大的无塔供水器里,翻滚而出的浪花,改变了宋岭的饮水历史.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乡党委政府和村两委的这些成绩将永远铭刻在百姓的心中.
  
  从宋岭出来,我们去探寻大坪乡一个有历史渊源的人文景观,就是素有嵩县八大景之一的"源头活水".宋代理学家朱熹《观书有感》曾在此诗曰:“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在东源头村,我们找到了源头活水遗址,现在仅存一座小庙房和一条断碑,历经沧桑的变迁,碑上的字明灭难读,年代更不复考究.听庙里的和尚讲,这里的水之所以叫活水,是因为历史上这窝泉眼水满自溢,不断的向外涌出甘甜的泉水.这里的水取到家里或盆里或缸里时,会一直旋转七天七之久,古人就认为这水有神灵保佑,不腐不坏,饮了能治百病.此断碑上一个半圆小凹处,史料记载当年曾有一只小金蟾在碑上值班,以保活水永活,南蛮入侵中原后蛮人毁碑盗走金蟾,从此活水不再清澈,泉水渐渐枯干.看着杨柳亭亭的半亩洼地,再也看不出当年的天光云影.花喜雀飞过,唧唧喳喳地告诉我们,经过沧海桑田,变迁无数,这里早已物非人非了.离开东源头村,我总在思索这么一个问题:有这么厚重历史渊源地方,有这么一句名典照耀的源头,若请学术专家进行考证和归纳,进而修葺开发,必将更进一步推动大坪乃至嵩县的旅游业发展.
  
  离开源头活水,我们一行人到了大坪乡竹园村参观新农村新区的建设,整齐的民房主体已经建成,统一的规划和建筑让我们疑似进入了南方城镇,而拉动这些建设的都是乡政府和村两委在竹园村调整农业结构,改变农村经济后农民最直接的实惠.从大坪乡一路走过,我感受到,这里并不是单纯沿路涂抹外墙粉饰太平,而是从多方面去推进和发展的.说到新农村建设的刷墙工程,乡领导风趣地打了个比喻,他说:"刷墙并不是新农村建设的全部,只是整个综合系统工程建设中的一项.作为一种必要的形式,就譬如我们人类的婚礼,婚车和鞭炮,与婚姻本身并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但为什么人人还要乐此不疲,讲排场和放鞭炮呢?一句话:形式的需要!"送我们一路所见所闻来看,大坪乡并没有那么刻意去搞形式,乡领导新颖的比喻也博得了大家的一致认同.
  
  从竹园村出来,我们到了今天的最后一站--庆安寺.一近寺院,心神便寂静下来,古墙掩映的院落里,散发着一种幽淡的花香,我们扣门而进,迎门而立的是关云长的神像,展转过后,一棵郁郁葱葱的古树正碎花满枝,大多数人不认识这种树,到近处观察,方见树身上挂着说明,娑罗树.经查证,娑罗树树叶酷似手掌多为七个叶片而得名七叶树,此树原生于印度,佛祖释迦牟尼宏扬佛法和涅磐均于此种树有关,是佛门盛树,庆安寺的这棵娑罗树树高约15米,树身斑驳,苍劲古老,树干两人勉强可以合抱,枝叶亭亭如盖,巨伞一般庇护着整个寺院.现在正是花开时节,花如小塔状,又仿若烛台,远远望去,手掌般的叶子像托着一个个小塔,又像供奉着寺院的烛台,四片淡白色的小花的花芯内又有七个橘红色的花蕊向外吐露着她的芬芳,花瓣微微泛黄,远远望去,整个花串白中泛紫,煞是好看.据说这种树干可割龙脑香,提取的香料十分名贵,香油可点佛灯,树枝则可点燃烧香,是时,寺内便清香弥漫,沁人肺腑.据考证,这棵树植于元至元年,迄今已有700多年历史.说起娑罗树,古诗中也早有击节者,如欧阳修的<定力院七叶木>云:"伊洛多桂木,娑罗旧得名.常于佛家见,宜在月中生".不知欧阳老师说的是伊洛的哪一棵娑罗树?若是这棵,庆安寺当身价倍增了.元马祖常亦有句云:"高谈见明月,为我问娑罗".竟然引颈长吟,说月亮上的不是桂树,是娑罗树.
  
  站在娑罗树下,心若明月洒庭,一尘不染,变得空明澄澈起来.众人合抱娑罗留影后,都到大雄宝殿叩头烧香许愿,并得寺内尼姑赠阅佛经无数.带着娑罗花香,带着佛家木鱼的福音,我们每个人的心也犹如醍醐惯顶般突然空灵起来.
  
  结束了一天的行程,在奔驰的车上文友的心却恋恋不舍的留在了大坪,一个合谐的乡镇,一个个和谐的村落,一幅幅和谐农村生活画卷,一个个怡然自乐的真挚笑容,一摞摞丰收的麦子,一滴<
  • 游客

    评论于:2009-10-16 17:29:03

          说的都是骗人的你现在去看看水库已经卖给别人挖沙石了..都没水了到了天旱的时候都没水浇地..还说乡里有多好你是没有一个人到下边的村子去暗访以下在说.不要在着瞎吹要为你说话负责说话要对的起自己的良心.乡里就知道收钱那管百姓的死活.

  • 游客

    评论于:2010-07-08 21:53:02

          这位乡亲看了大评,写了大坪,比我这个大坪人还大坪!自己少小走出家门,中间回家来去匆匆。对青沟水库,源头活水、安庆寺和新农村,都没去过!看了文章,家乡变化这么大,抽空得回去到这些地方看看!我是一个不懂文墨规矩的人。看到,家乡有这么好的网站,这么的朋友,这么好的文章,就想说话!几天来,在不少朋友的文章后面班门弄斧!若有不适之辞,望予以谅解!我并无他意,就是高兴!

  • 游客

    评论于:2010-07-17 18:40:16

          欢迎你们常来大坪多提宝贵一见.

  • 游客

    评论于:2011-05-21 19:48:37

          不 真实

  • 游客

    评论于:2011-07-15 21:45:53

          凡是都没有绝对完美的,总来说大坪是个民风淳朴,清静自然之地,正所谓人看事物,心境不同…无所谓夸大…大坪是个好地方…没有大城市的喧哗,但却有小乡村的平和…

  • 游客

    评论于:2011-11-17 14:51:33

          这位家乡朋友,能体验一下老百姓真实生活,把他写出来,这样才能对的起自己的良心


  • 共6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星空 雪潮 心声

    下一篇:天助者自助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