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饮酒

王海洋
2013-06-29 13:05 分类:思享  阅读:816  作者文集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我不太相信,这显然夸大和神化了酒的作用,因为有文人谈过这个问题,我不再附庸风雅。“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浇愁愁更愁”,或曰“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借酒浇愁不成,三五盅烈酒下肚,有时反而愁上加愁,我倒相信有几分真实。
  但我不解,既如此,人们何独钟情于酒精兑水的混合物而执着不辍,执迷不悟,酒性难改?君不见楼馆酒肆吆五喝六,声浪袭人;君不见单位机关猜拳行令,夜半扰人;君不见大庭广众酒后撒泼,丑相百出;君不见大道通衢醉酒驾驶,轰然殒命;君不见红尘浊世,因酒致病,命丧黄泉者几何哉……
  说来我也极其佩服那些“饮君子”,别看他们平时在工作中讷言迟行,蔫头耷脑,不“显山露水”,但一上酒场就立时兴奋起来,神气起来,俨然换了一个人。你看人家酒桌上语言从容,举止大方,颇具大将风度、名流风采,频频劝酒,屡屡碰杯,觥筹交错、推杯换盏之间,道尽人情世故,灯红酒绿、酒杯举落之中说尽世间风云,仿佛潇洒至极,风光无限。饮起酒来,人家根本就不拘谨,不矜持,不龌龊,不忸怩,酒杯至口,一仰而进,洋洋洒洒,滴酒不漏,毫不拖泥带水,绝对干脆利落,堪称痛快淋漓!那架势,仿佛酒不是酒,是水;胃不是胃,是缸;胃不是肉长的,是钢铁做的!有时同一酒席,同是男子汉,看人家喝酒简直令我等之辈自惭形秽,自愧不如,自觉尴尬。
  有时我想,啥时候自己也要豪放一次,放开一回,酣畅一下,让三五同事知我在酒场上也不是等闲之辈,也曾英雄一回,豪迈一遭。有时也想,若不把胃当成自己的胃,我也照样能饮酒如水,来者不拒,定要喝它个天昏地黑,头晕地转,头重脚轻,身飘如云。有时又想,胃还是自己的胃,身体还是自己的身体,健康还是自己的健康,生命还是自己的生命,何必要逞能任性,何必太在乎一时的所谓酒肉交情,何必把酒场上的逢场作戏当真,何必要拿千金之躯去率意换得一醉方休、损体伤身甚而酿成灾祸呢?我再三寻思,套用一句歌词,对酒而当歌:“伤不起,我真的伤不起!”
  其实若谈古人于酒,似乎古人个个潇洒有余而酒味十足,尤其李白斗酒诗百篇,写尽了诗仙的豪气和才情,但我以为这显然带有强烈的理想主义倾向,是人们对老李文思泉涌的由衷感佩,亦是对酒之作用的无限夸大和粉饰。这样说来,一千年前豪饮无拘的李白,是否误导了今天不少饮君子了呢?诗仙的狂放纵酒,是否在客观上让今天的饮君子们认为只有海喝海饮海量才是人生的至高境界了呢?我不得而知。
  若论今人,我敢说世界上唯一损民坑己、假公害私之事就非公酒吃喝莫属了。其实别看酒场上三杯酒下肚,头晕脸热之际,一片热闹,一团和气,什么侠肝义胆,什么酒场结义,什么称兄道弟,我认为那多是假的,多是违心之言,虚伪之举。真当有一天谁有了什么困难,酒场上的豪言壮语,醉酒后的“肺腑之言”未必真能兑现,未必真成美谈。若谁真把酒桌上颓然酡颜时的慷慨之言语、大方之允诺当真,那恰乃印证了你处世的天真和幼稚,岂知人家心里正窃笑你的不谙世事和小儿科呢!
  于是酒场上愈是热闹,我愈看到其背后的世态炎凉,我宁相信人走茶凉的世俗预言;人语之愈夸夸其谈,我愈窥见人心深处的虚伪狡黠,我宁相信人之善于伪装的本性;场面之愈攘攘,我愈洞烛人心之空虚和无聊,人心之庸俗和颓废。
  世人喝酒自娱自乐者有之,自戕自害者有之,抒怀叙旧者有之,庆功壮行者有之,瞎凑热闹者有之,套近乎以增感情所谓促进工作者有之……但醉翁之意不在酒者也有之,正所谓人心难料,居心叵测。因此,喝了酒昏昏欲睡不招谁惹谁者,我认为倒也无可厚非;喝了酒唯恐别人不知,自我感觉特好而寻衅滋事者,便觉可厌可恶;喝了酒装疯卖傻,痴痴癫癫,借机发泄抑或愚弄他人者,更觉可恨可憎至极也。
  当然如古人那样,挚友相逢,举杯叙旧,“今日听君歌一曲,暂凭杯酒长精神”;知己别离,引樽相劝,“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贵客上门,设酒款待,“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把酒释怀,借酒吟咏,“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感时伤怀,斟酒赋诗,“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者……似乎也未见什么纵酒之嫌,当然不在我“闲话”之列,自应别论,另当看待,其实亦别有高雅之情趣,潇洒之风韵,淋漓之诗意也!
  • 小翠

    评论于:2013-06-29 15:01:23

          “于是酒场上愈是热闹,我愈看到其背后的世态炎凉,我宁相信人走茶凉的世俗预言;人语之愈夸夸其谈,我愈窥见人心深处的虚伪狡黠,我宁相信人之善于伪装的本性;场面之愈攘攘,我愈洞烛人心之空虚和无聊,人心之庸俗和颓废。” 说得极好!

  • 何美鸿

    评论于:2013-06-29 15:49:56

          “人语之愈夸夸其谈,我愈窥见人心深处的虚伪狡黠,我宁相信人之善于伪装的本性;……”——“窥见”是一种智慧,可是为什么要“宁相信”呢?:)

  • 游客

    评论于:2013-06-29 19:01:23

          宁,能源动词,作“情愿,宁肯”讲,如我宁肯怎么怎么,宁肯怎么也不怎么,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 在下无言

    评论于:2013-06-30 07:03:57

          “何必要逞能任性,何必太在乎一时的所谓酒肉交情,何必把酒场上的逢场作戏当真,何必要拿千金之躯去率意换得一醉方休、损体伤身甚而酿成灾祸呢?”“酒场上愈是热闹,我愈看到其背后的世态炎凉,我宁相信人走茶凉的世俗预言;人语之愈夸夸其谈,我愈窥见人心深处的虚伪狡黠,我宁相信人之善于伪装的本性;场面之愈攘攘,我愈洞烛人心之空虚和无聊,人心之庸俗和颓废。”……佩服作者深入细致的观察力,能从世事的细微处,洞察出人情的冷暖,人的本性,社会的本质。文章语言老道,言辞犀利,且不乏幽默感。难得的美文!


  • 共4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固步自封者衰,锐意进取者昌

    下一篇:食者,事之大也

    >>>  返回作者王海洋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