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面树上有只鸟在歌唱

何美鸿
2013-07-09 20:32 分类:情思  阅读:715  作者文集

  对面树上有只鸟在歌唱。

  我不知道那只鸟是什么时候到来的。我想应该就是这个七月,这个夏天。这个夏天和以往没有什么不同。永远一样炽热的阳光炙烤着大地,永远纹丝不动的浓密树叶撑起的小方绿荫。

  不同的只是,对面树上来了一只鸟。但或许,只是我的记忆有误,只是我从来不曾留意,或许去年夏天,那只鸟原本也曾在对面的树上有过逗留。

  那是一只很好看的鸟。灰白相间的羽毛,圆圆的小脑袋,黑豆似的小眼睛,尖尖的褐色的喙。原谅我只能用了描述大部分鸟类共同特征的词汇来描述这只鸟。因为,它常常是在我偶尔的一瞥里轻轻巧巧地掠过我的窗沿,又迅疾地飞进对面的那棵树。我实在不能更近距离更长时间地看清楚它玲珑的模样。

  正如我不知道对面那棵树的名字一样,我亦不知道对面树上那只鸟的名字叫什么。这个或许无所谓的,自这个夏天来临,我每天清晨都能听见它在对面的树上宛转而欢快地鸣叫。这个寂寞重叠的夏天,我虚空的心灵为它的歌唱一遍遍将柔情注满。

  正如我不知道那只鸟叫什么名字,我亦不知道它为了谁欢快而宛转地鸣叫。因着这个夏天重叠的寂寞,我一厢情愿地当它只是在为我歌唱。为着它的宛转的歌声,我一次次有意无意把目光透过窗沿,投向对面那棵不知名的树。我常常听到它的歌声,却总是看不到它的身影。但我知道它就在那棵树上,在某片枝叶的荫蔽中。它仿佛和我玩着捉迷藏的游戏,在我未经意时,偶尔将它的小小身影迅疾掠过我的视线,而更多的时候,它总是藏起来,它的真切的样貌只在我虚空时的臆想里得到完整的填充。

  尽管,因着这个夏天重叠的寂寞,我一厢情愿地当它只是在为我歌唱,但更多时候,我终究做不到自欺,为着它的宛转而欢快的歌唱,我挖空了心思一遍遍去揣想其间的内容。我想它或许是为了这个七月,为了这个夏天,或许是为了它栖息的这棵树,再抑或它仅仅是为了自己的生命而歌唱?据说有个猎人海力布,嘴中含有一颗能听懂各种动物语言的宝石。这个寂寞重叠的夏天,我比任何季节更渴望拥有那样的一颗宝石。不需要读懂所有,只要,对面树上那只鸟的鸣叫。

  对面树上的那只鸟,和树对面窗沿边的我,看似如此近距离的我们,原本天生注定是这样的隔膜。只是,因着这个夏天重叠的寂寞,它终究成为我这个七月中的定格。然后,当夏天远逝,我们再成为彼此的过客。    ——2010年


  • 王海洋

    评论于:2013-07-09 22:34:50

          语言洗练,心思细腻,文笔流畅,读来感觉很美很美。

  • 王海洋

    评论于:2013-07-09 22:36:24

          语言洗练,心思细腻,文笔流畅,读来感觉很美很美。至少该是四星级!很淡雅唯美的散文。问候作者!

  • 游客

    评论于:2013-07-10 16:17:37

          真正的散文,细腻的抒情,些许的惆怅,淡淡的回味。阳抒云。

  • 堕龙

    评论于:2013-07-12 13:07:17

          其实,文字功力,几百字即可窥豹一斑。文字是任何其他载体替代不了的,比如话语、影视。 我感觉,这更像一篇情书,一篇月朦胧鸟朦胧的情书。没有丰富的内心世界没有真情倾注其中,或者说没有这个寂寞重叠的夏季,是写不出这篇文字的。 多年前,看过一人文字,风格和鸿总略近。这美女从天津到北大读少年班,后去美国读比较文学,嫁了她老师。田晓菲?她在北大时写过一篇散文,雨夜愁眠的表述,朦胧,神秘,动人,

  • 堕龙

    评论于:2013-07-12 13:15:26

          刚搜了下,是叫田晓菲,那篇散文是《情到深处》,推荐一下

  • 何美鸿

    评论于:2013-07-12 18:32:22

          谢谢各位留言。谢谢堕龙。《情到深处》这篇文章搜索看过了。美文。我这篇文章前几年写的,很普通的一篇文章,但几乎是每年夏季的心境。也不知为什么,这个季节总更令人平添莫名的惆怅。:)

  • 游客

    评论于:2013-07-15 17:33:34

          我不太懂散文,但是看到美鸿的这篇文章的时候,还是从心里觉得文字很好,潜意识里有股说不出的愁意,欣赏优雅随意的文字。莫痕


  • 共7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年少,那回不去的天真

    下一篇:死之结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