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那回不去的天真

何美鸿
2013-07-13 21:06 分类:记事  阅读:1264  作者文集

  几个老同学聚在一起聊天。大家天南海北地神侃,不知不觉就把话题牵引到了各自的年少时期。
  “我小的时候,一直是个本分老实的好孩子,”说起话来眉飞色舞且喜欢比划着手势,已然看不出一丝老实安分的孟森笑着回忆说,“那时人小,胆子也小,对老师是无限崇拜。记得从小学一年级到五年级——那时还没有六年级吧,我的座位都在顺数第一排。有一次,一位老师讲课时,一粒唾沫星子忽然飞到了我脸上,我当下轻轻用手擦拭着,并不嫌它有多脏,心里反而想着,这可是老师的唾沫星子啊!”
  孟森的话惹得大家一阵哄堂大笑。其中一人问道:“那一定是位漂亮的女教师吧?”
  “哪里呀,”孟森悲哀地回答,“一个瘦削的老头,当年就已长了白胡子了。”
  孟森的话又引起大家的开怀大笑。但仿佛于刚才的大笑并未参与似的,坐在一旁的李铭用了一种幽幽的口吻,慢声细语地说:“我们那时上小学,就知道疯玩,下了课老师前脚走,我们后脚就出教室了。而上课打第一遍预备铃是从来不进教室的,大家都齐刷刷地往厕所跑,打第二遍上课铃才进教室。你们知道吗?在读到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还一直好奇男厕所隔壁的女厕所是什么样子的——声明一下,大家别想歪了,只是好奇女厕所那里面什么样啊。你想想,那时只要双脚跨得进去的地方我们哪里不乱走?——村里家家户户屋前屋后,就除了这女厕所。有一次礼拜天,趁学校没人了,我怂恿妹妹来到学校,让妹妹帮我望风,在妹妹确定了女厕所没有人时,我迅速跑到门口看了一下。结果大失所望,跟男厕所一样的嘛!”
  李铭的叙述让大家再次笑到捧腹——“唉,怕是现在赶去参观王宫的人都没有你那好奇心啊!”
  “哎,提到妹妹,忽然让我想起自己十岁那年,曾给隔壁邻家小妹写纸条的事情。”戴着黑框眼镜的周子云笑道。
  “你这家伙十岁就知道追女孩子了?”
  “咳,那哪里叫追女孩子,就是写过一张纸条,开头称呼就是妹妹,然后仅写了句我想和你做个朋友,落款都没敢写。”
  “那纸条给过去了没有?”
  “捏在手里老半天,就看着她在自家院子里来来回回耙动晒在地上的谷子。每次等到我要鼓起勇气走上前去的时候,不是她家老爹在院子里出现了,就是她家奶奶在她身边出现了。后来她家人都离开了,似乎过了好久,我再次鼓起勇气上前,岂料没走两步一只老母鸡突然‘咯咯’叫着不知从哪窜了出来,吓得我攥紧了纸条回头就跑。也不晓得怎么就跑到我们家牛圈旁去了,于是我顺势就把那张纸条塞在了砌牛圈的土墙缝里。”周子云笑道——他的边笑边叙述让人怀疑他是否在讲述自己亲历的事情,“过后我几乎把这件事忘了,待我想起来,已过了两三天,正好那几天下了雨,我去那土墙缝里找那张纸条时,它早已洇湿了。”
  “你那初恋就那样被一只老母鸡给搅和了?”大家笑道。
  “若那也能叫初恋,那我们这半辈子的恋爱可就多了去了。”周子云推了推他的黑框眼镜,不以为然地说。
  “十岁就知道给女孩子写纸条,不是初恋也是早熟。想我们十岁的时候,还穿着开裆裤呢。”长得敦敦实实的章仁华笑道。
  “十岁还穿开裆裤?十岁应该上小学四年级了吧?上学还穿开裆裤,谁信啊!”
  “我读书晚,十岁上二三年级吧。那时个子也小,也就跟现在一二年级的孩子差不多高。不止是我一人啊,那时班上穿开裆裤的人比比皆是。”章仁华一本正经地说。
  “不会吧?女孩子呢,也穿吗?”
  “女孩子不穿,当然也不是所有男孩子都穿。其实穿开裆裤好处也挺多的啊,随便往地上一坐,起来拍拍屁股,怎么着也不会弄脏裤子。大热天往塘里一跃,回到岸上一会衣服就干了。”
  “这个不稀奇,你倒是把穿开裆裤上学的事说详细些,比如会有女孩子好奇吗?”大伙笑道。
  “那个时候男孩女孩都单纯天真得很,性别意识还没那么强,哪像周子云这家伙,十岁就会写情书了。不过,到后来长大些,再穿着开裆裤去上学就有点不好意思,慢慢开始用书包护着身子走路了,可这样有点顾前不顾后,每次都是等坐到教室里才安心下来。再过些日子,怎么也不肯穿开裆裤了。不穿开裆裤也成,可是那会家里穷,没其他裤子穿啊,记得我妈整了我哥一条裤子让我穿上,弄得整个人跟卓别林似的。”
  “说到单纯,让我想起了我三叔家的那位堂姐。”王志刚显得有点若有所思的样子,吸了口烟,接着不动声色地说,“大家都知道,像我们这个年龄段在农村长大的孩子,小时候能看电视的机会极少。那时我们整个村就我三叔家里有部十四英寸的黑白电视。——我三叔家那时有点钱,我后来好几年的学费都是跟三叔借的——那时每天晚饭后,几乎全村男女老少都搬了长条凳聚到我三叔家去看电视。那场面就跟过年看老戏差不多。一条长凳一般要挤三四个人,堂屋还是坐不下,很多人都挤在门槛外面。我那堂姐当时应有十四五岁了吧,不过那时她早辍学了。有一次在电视放完大家都离开后,她一个人忽然躲在屋檐下呜呜地哭开了。家人感到莫名其妙,但半天都问不出所以然。我是长到很大后才从家人那里知道原因的——你说那时农村女孩子有多单纯无知?我那堂姐那晚上看电视时,长条凳的左右两边各坐了本村的跟她差不多大的另外两名男子,因为他们挨她坐得很近,身体几乎贴紧了她——她也真是不懂一点生理知识,无端就觉得自己与他们有了肌肤之亲,害怕自己日后会怀孕。”
  王志刚说到这里,停了下来,然后又吸了口烟。大家始而沉默,接着仿佛突然回过神来似的哄声而笑。
  “嘻嘻,你那堂姐真堪比那个什么电影——对,堪比《山楂树之恋》里的女主角啊。”
  “现在你堂姐怎么样了?”
  “早出嫁了,都是三个孩子的妈。”

  • 何美鸿

    评论于:2013-07-13 21:19:03

          近段天气炎热,心烦意燥,草就此文,博大家一哂。所述事例,皆出有据。:)

  • 游客

    评论于:2013-07-13 23:06:07

          美女呀,你太有才啦,嘻嘻。

  • 游客

    评论于:2013-07-13 23:10:30

          看此文章,真的感觉是“年少天真两无猜,一语唤醒梦中人”呀。

  • 何美鸿

    评论于:2014-04-02 16:52:50

          年少,那回不去的天真


  • 共4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故乡的炊烟

    下一篇:对面树上有只鸟在歌唱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