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的底蕴决定文明的层次

赵静端
2009-01-11 00:53 分类:时评  阅读:1981  作者文集
  近日看了一个报道,让我想到了很多关联.报道是这样的:“六月六日下午二点左右,位于上海杨柳青路武宁路的肯德基店发生人质劫持事件。一名三岁女童,遭持刀男子童建生劫持。经过近7个小时的周旋,女童被上海警方成功解救,犯罪嫌疑人被狙击手当场击毙。”
  事发后,上面是一个正常的报道,而后面发生的却让人心惊.那就是媒体给予了扑天盖地的报道,那三岁的小女孩也被胆战心惊地送往医院检查,那身上溅的血痕和7个小时的对峙,大人看了都会惊恐万分,恶梦连连的。这样的突发事件会对小女孩的精神甚至一生产生什么样的刺激和影响呢?没有媒体理会这些,没有记者顾得上这些。所有的记者都在长篇累牍地报道着、兴奋着,抓拍着......同时,被击毙者的祖宗三代亦被挖地三尺翻了出来,从嫌犯的原住地的户户籍开始,再到他的家乡寻根,找精神病史,找前科累累,找暴力倾向,找劣迹斑斑......人权不复存在,他的父母兄妹甚至亲戚路人恐怕一生都要压着沉重的包袱,背负着恶名生活下去。
  这就是中国式的新闻,中国式的报道,报道可以,只报道新闻就可以了,为什么还要一遍遍地展示那血淋淋有场面呢?还认为那可怜的小女孩子不够受刺激不够害怕吗?为什么还要去探秘那本来就已经很内疚的嫌疑人的家人呢?还认为他的家人不够诚惶诚恐不够悲哀忧伤吗?
  由此,我想起了看过的一篇文章,“那一刻,爱披着欺骗的外衣”。大概讲的是美国亚利桑那州的一个小镇上发生了一起银行抢劫案,案发后,穷凶极恶的劫匪顺势抓住了身边一个小男孩乔治,并用枪顶着他的头做人质,乔治哭喊着,绝望着,崩溃着......最后也是没办法时,狙击手精准地击毙劫匪。血从劫匪身上流了小乔治一身,小乔治吓的目瞪口呆,傻子一般不知所措,突然,离他最近的警察尼尔森迅速跑过去把小乔治高高的抱了起来,面对蜂拥而来的人群和无所不在的媒体,警察尼尔森突然高喊了一句:“演习结束!”所有的人都愣在那里,一时不明白他话里的含意。“是的,演习结束了,这仅仅是一场演习。”他再一次认真的对着人们和媒体大声地说。人们和媒体旋即心领神会地慢慢散去。“真的是演习吗?”噩梦初醒的小乔治半信半疑地盯着警察叔叔问。“当然,就是因为事先没有预兆,你才能表现的如此逼真和精彩,现在,我宣布,演习圆满结束。”警察尼尔森小心地安慰着小乔治,直到小乔治的妈妈喜极而泣地接过孩子。尼尔森对着他妈妈挤了挤眼睛。第二天,当地的媒体对此事集体失声,只字未提。不久,妈妈带着小乔治离开这里,去了旧金山。这场灾难没有给小乔治留下不良的烙印,一切在他幼小的心里只是一场游戏,不会影响他以后的健康成长。
  为了怕孩子可能一辈子都走不出的恐怖事件所留下的心理阴影,警察尼尔森灵机一动撒的这个披着爱的谎言,在我国可能早被起哄而穿帮,而在那个小镇上,媒体和人们也全力配合导演了这场骗局。把对小乔治的伤害降到了最低的限度。这就是媒体的素质,警察的素质,公民的素质,这就是媒体的文明,警察的文明,公民的文明,社会的文明。
  而我们国家,媒体从来不顾及这些报道对孩子的伤害,不顾及会不会在他心里留下挥之不去的阴暗,或是否对其健康成长产生的负面影响,而是争先恐后地占第一时间,占头条,为了销量无所不用其极,或平地起风波,或添油加醋,或扇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唯恐事件炒的不够焦。
  说到这里,我又想起了今年发生在美国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的校园枪击案,在遇难者悼念仪式上,放飞的气球是33个,敲响的丧钟是33声,其中包括32名遇难者和自杀的枪手赵承熙。次日,33块半圆的石灰岩悼念碑被安放在校园中心广场的草坪上。其中一块悼念碑上写着“2007年4月16日赵承熙”,旁边放着鲜花和蜡烛。还有一些人留下的纸条:“希望你知道我并没有太生你的气,不憎恨你。你没有得到任何帮助和安慰,对此我感到非常心痛。所有的爱都包含在这里。劳拉”;“赵,你大大低估了我们的力量、勇气与关爱。你已伤了我们的心,但你并未伤了我们的灵魂。我们变得比从前更坚强更骄傲。我从未如此因身为弗吉尼亚理工学生而感到骄傲。最后,爱,是永远流传的。艾琳”。
  
  多么宽厚的仁慈,对凶手的宽容意味着什么?他们认为凶手本身也是受害者,凶手孤僻、性格扭曲,却没有被关怀和治疗,社区是有责任的,才导致悲剧的发生。所以在悼念活动中,同时凶手的家属也是受害者,所以校方也把他当作一个“人”来看待,以体现人性关怀,美国人一直坚信宽容是医治心灵创伤的最好办法。
  美国人对这件事的善后却让处于大洋彼岸的我们大跌眼镜。令大多数大多数不解的是,美国人在沉痛悼念32名遇难同胞的同时,对凶手赵承熙也表现出了极大地近乎于不近情理的宽容。因为至少有很大一部分人是认为这不近情理。他们没有过多的对凶手加以道义上的鞭鞑,他们把赵承熙也视为这次事件的受害者而加以真诚的沉痛悼念......他们更多的是检讨究竟是什么原因或社会?或家庭?、学校?......导致了这一悲剧,是什么原因导致像赵承熙这样的具有心理疾患的患者最终没有被救治而演变成悲剧的制造者?
  同样,枪击案发生至后,美国媒体从多角度对此进行了充分的报道,但关于凶手赵承熙父母的信息几乎没有。这是美国新闻界自律的表现。如果在这个时候,再去采访处于深度内疚的凶手家人,就显得“出格”了。直到赵承熙的姐姐赵善敬在事发后第5天主动出面道歉,人们才有机会了解赵家人的想法。而之前,关于赵承熙家人的情况未见一丝报道。甚至有网民在赵善敬道歉信后回帖说:“这不是你或你家人的错误。你也失去了你心爱的人。”这是何等的宽容,是何等的修养。相比上海抢劫案的新闻界失律,是何等的让人们叹为观止。同一件事,当时在中国的报道亦沸沸扬扬,在几乎所有的中国人眼里,赵承熙是个十恶不赦的刽子手,让他下十八层地狱都不为过,就象曾经的马家爵一样,让他和他的家人都无处藏身。
  从事件初期有的媒体怀疑凶手是中国人时,国内媒体和大众所表现出来的那种排山倒海的愤怒和对抗情绪一直到明确凶手是韩国人后国内媒体和大众那种猛松一口气后的宣泄和幸灾乐祸的心态,难道我们不应该反思一点儿什么吗?我们就这么浅薄吗?我们的媒体就这样任意测而指导我们的舆论方向吗?
  爱和宽容的力量是伟大的。从美国人对佛吉尼亚理工大学校园枪击惨案的善后以及对凶手的宽容我们看到了中美两国在教育和教育理念上的巨大差异!从这里我们难道不能悟出一些道理并对我们自己平时对孩子的教育方面的一些做法以及我们举国的教育理念有所启发吗?
  通过以上事例,我们应该为我们媒体和我们自己的品味和素质感到羞耻,感到汗颜,我们也应该学会以宽容分担别人或自己的忧伤,学会以爱分担别人或自己的忧伤,学会积累我们的文明底蕴,提高我们的文明层次。
  • 高兴莉

    评论于:2009-04-06 09:54:00

          针砭时弊,令人深思!


  • 共1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由电视字幕想到的

    下一篇:舆论的媚骨与弱势的无助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