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之恋

赵静端
2009-01-11 01:08 分类:情思  阅读:1726  作者文集
  雪之恋
  
  2008-01-14
  
  
  一、雪野的爱恋
  
  雪野,桦林,星空,曾是我和恋人当年恋爱的三大场景,1990年元旦的那场大雪至今依然清晰地在我心头飘洒,今年,2008年元月这场大雪更是排山倒海般向我的初恋和终结之恋扑来,所有的场景再次拉近再次历历如昨。
  
  那年元旦晚会我表演完自己的节目之后,不待晚会结束,就拉着站在后面角落里看我唱歌的莉一路溜向一中外的茫茫雪野,飘萧的飞雪随流风缠着我俩,逆风逆雪的一对大小手浪漫地用力握住,仿佛就握住了整个世界,握住了那呵护好几个季节的爱情,一到那无边无垠的雪野上,年少的我和她放肆打闹着,松散的雪被她捏成团砸向我,偶尔,我故做笨拙地腾挪不开她掷来的雪球,让那带着美感带着爱怜的雪球在我头上或脸上灿烂成雪花和心花。
  
  半坏半好的我欺身近前,拉着莉顺势在雪地上翻滚起来,雪在身下咯吱咯吱地享受着我的情怀,翻滚停下后,挂在莉睫毛上的雪水像晶莹剔透的水晶般扑闪着,舌尖那冰冰的凉意被我舔了又舔,终于那不老实的嘴唇唇唇欲动,像漫天花雪般洒落在她的脸上唇上。雪底枯草的窃笑之声透过厚厚的雪床嘲红了我们的脸。
  
  那样的雪夜,那样的雪野,只有我们二个人独享那一片空间,兴致上来,挥手在背风的积雪上写了一句:“一枝雪映相思冷,满心爱浸云鬓香。”若干天后的一个月夜,再次携手找到那句随积雪浅融而更深烙的诗句。双目怯生生的交汇,电光磷火般爱情闪亮了对方生命的星空。
  
  
  
  二、雪夜的沈醉
  
  最喜欢白居易那一首“问刘十九”诗,诗云: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不知为什么小时我一读到这诗就欢喜莫明,整首诗简单朴素,让我读来就心醉神往了,友谊的温暖,朋友的肝胆,以及生活的诗意和雅致,全杂糅在这貌似直白而款款情深的短句里。古人典雅如诗的日子如画面一般陈铺在我的眼前!这是二个男人的友谊,家中新酿的酒里细蚁般微绿的渣滓还未及滤清,我就想先温一壶来跟你一起尝尝,屋中的红泥火炉已烧得旺旺的,酒就偎在炉上,在这样寒冷昏暗,就要下雪的冬日傍晚,咱俩围炉而坐,把酒清谈,以消夜寒,何其快哉,喂,你若有空就过来喝一杯吧?一张便笺,远比今日的移动电话浪漫而情调高雅。
  
  浮生若梦啊,为欢几何?为了生活,我们何其坚韧,亦何其狼狈,浮生琐事消磨了我们多少澎湃的激情,时至中年,有谁,又有谁能偷的一夜清闲,不,偷的一雪夜的小酒浅酌,且与你能真挚相待,情同两手的朋友带着一身寒气两肩雪花,径直按响你的门铃落座,接过一杯你温好的热酒,劳累的心立时宁静清澈。
  
  是啊,无论人生如何跌宕起伏,无论心性如何浮躁不安,无论人生怎样春风得意,无论生活如何萧索落泊和艰辛忙乱,无论岁月怎样倥偬,如果总有那样一个地方,那样一杯酒,那样一炉火,那样一个人,安静地、温暖地,和你相知相识,相扶相恤,与你平视促膝,与你倾心神侃,更多时候甚至什么都不说,就这么对坐窗下红泥小火炉旁,看大雪簌簌从窗外飘过,共饮一杯铁观音或清酒,是多么惬意和奢华啊。
  
  所以,知已之于我们人类是不可或缺的,我们总要有这样一个可以邀约可以共饮的人吧?华丽的宴席上太多虚情的阿谀奉承,喧闹的酒桌上过多假意的义薄云天,红袖添香的艳席上太多虚与委蛇与嗲声闷骚。那么,朋友,你选择谁?谁又选择你?与你对面而卧着,执手不执手、把臂不把臂都无所谓,就单纯地真正喝上一杯绿蚁。
  
  三、雪屋的浪漫
  
  其实,红泥小火炉何止是男人和男人之间的写照。记的初恋的第二年冬天,亦是漫天舞雪,文莉的家人为了她的学习,在她家那幢楼的顶楼给她布置了一个房间。谁知整整一个寒假,那里成了我们浪漫的道具,我们称那小屋为绿岛。
  
  常常,我一人偷偷从准岳父大人家的门前溜过直上顶楼,躲在小小阁楼之内以足音辩人。那种怅惘的等待,那种落寞的心境,散做一句句稚嫩的诗句飞上雪花之上。来了,她来了,慢捻话梅,闲嗑瓜子,功课和作业成了那红红炉火边的一道风景。伸手接一捧窗外的飞雪,就火握住温热的小手,一切便无声胜有声了。暗约,成了那个寒假最丰美的记忆,飞雪,亦草成了了一首名为“约定”的小诗:
  
  晚来天欲雪
  你在四楼的绿屋
  问我冰雪的心情
  白雪轻飘的刹那
  便决定了
  这丰美温暖的寒假
  暗临红泥小火炉
  两心极尽温存
  看外纷飞落雪
  再慢捻江南的话梅
  是一种何等的妙曼
  轻拥下的耳语
  相看两不厌的你我
  能饮一杯无?
  四、飘雪
  
  那是1993年冬天,我在连云港,我和莉的情事间有了些许障碍,两人处于半冷战状态。是一个周末,大雪弥漫,我一个人走在新浦街道上,不知是哪家音像店的老板,我猜想那一定是位女老板,纤纤玉指轻轻的按下了她那双卡录音机,陈慧娴那天赖般嫩绿的声音便透过满天的雪花飘到我的耳朵里。
  
  “又见雪飘过,飘於伤心记忆中,让我再想你,却掀起我心痛,早经分了手,为何热爱尚情重,独过追忆岁月,或许此生不会懂。”不知为何,那首歌如此共鸣着我的心,悲从中来,一丝无奈和苦涩,一份牵念和落寞,深深深深地和着陈慧娴的歌声在我心头萦动。
  “又再想起你,抱拥飘飘白雪中,让你心中暖,去驱走我冰冻,冷风催我醒,原来共你是场梦,像那飘飘雪泪下,弄湿冷清的晚空。原来是那麽深爱你,此际伴着我追忆的心痛。”这首歌如此奇绝地扣住我的心扉,仿佛为我而写一样。娓娓道尽我的心境。
  
  在那样一个冬天,那样一个飘雪的下午,在陈慧娴的飘雪之后我走进了她的“红茶馆”,走进了她的“人生何处不相逢”爱恋过程中的诸多繁乱亦像雪花一般在天空中摇曳的更加飘渺更加动荡更加不可捉摸,但最终会落定在苍茫的大地之上,一切亦将泾渭分明,黑白分明。
  
  五、雪之初体验
  
  小时候,一见漫天的大雪就莫名天生的亲近,那怕冻僵那双红红的小手,亦不肯把手中的雪停放下来,宝贝似的搓一团抱回家里,有时还央求父亲给我堆雪人,父亲却总是忙的敷衍一下,随便弄了了事,极没尽兴的我就找小伙伴们打雪仗去了。
  
  比及上学后,学了一首歌,歌名不记得了,记得第一句就是:“洁白的雪花飞满天,白雪铺盖着我的校园”,特别是刚飘雪花那会,恰逢放学或课间,我便自得其乐地蹦着跳着,走在斜风细雪之中。归家,那不是个问题。不须归的,是那颗留恋初雪的童心。
  
  爱雪,恋雪,玩雪,踏雪,赏雪,吃雪,烤雪…….是雪给了我扑天盖地的震撼,是雪让我感知万事万物的最初体验,自此,雪成了我心尖上最最擅舞的精灵,从小到大,一直在我心尖上漫舞。积雪的心门和化雪的掌心轮番洗礼着我年少的灵魂。
  
  六、雪之印象
  
  写雪,肯定少不了这一句诗:“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至会读诗开始,这句音韵绵远,意境优雅的诗就永久地占据了我的心,虽然这是原指边远将士征战的诗,但我总会自然而然地想到爱情,想到物是人非,想到“木犹如此,人何以堪”……是的,当你少小离家,远离家乡,上学,毕业,工作,然后携儿女归来,故园村落依旧,却物是人非时,那村边笑问客从何处来的调皮孩子会使你想起这两诗。当你遭人离弃,背叛,遭遇挫折,苦难,孤单飘泊江湖,尝尽人情冷暖时,你也会理解这句诗。
  
  从早春杨柳岸边你手执一枝细柳开始,到锁愁的眸光迷离成一袭清瘦的雨雪霏霏,其间漫天轻舞的杨花柳烟在乍暖还寒的阳光里,纷纷扬扬。一如你我冷冷暖暖的爱怜,翠带般随嫩黄的柳行向远方缓缓淡开。蒹葭苍苍,芳草凄凄却在彼岸连绵,白雾茫茫,水清柳碧却在眼前迷失。
  从此后,多少次弱柳扶花,垂杨飞絮的季节,我孤独地凭伊水而立,看碧水映天,柳浪翻飞,看远方,看你在远方天边流水般的行云里,幽幽闪现又默默消逝。记忆里,你常常微笑着在月夜的雪光之上立于我的背后,轻拥双肩,手里那枝枯柳,随翻飞的雪流淌出一曲杨柳依依和雨雪霏霏,在你我的魂梦之中绕梁三日,难舍难弃。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当季节成为名词

    下一篇:相忘江湖的鱼---贺嵩县文学网一周年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