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季节成为名词

赵静端
2009-01-11 01:09   分类:记事   阅读:1609    作者文集
  当季节成为名词
  
  
  当季节成为名词,当春夏秋冬只成为一个个字的时候,人类将何去何从?生命将何去何从?是不是我们自己打开了环境的潘多拉魔盒?地理书上的好多知识已经不能准确表达环境和气候了。我们都有这样的感觉吧,春天刚来没几天,天就热的要穿单衬衫,同样,秋天也不明显了,春和秋短了好多,而夏和冬也变的反复无常,孙悟空说“山中无甲子,寒暑不知年。”那是一种返濮归真的享受。而我们会说什么呢?鲁迅早说了:“躲进小楼成一统,管它春夏与秋冬”,我们就这样漠然的、无所谓的蹂躏摧残着地球。好几次暖冬了,今年更暖一些,这几天在洛阳给儿子治病,走在街头,路边的法国梧桐呀、柳树呀等,芽蕾蕴蓄的绿意闪闪欲出,牡丹的花蕾则偷偷睁开惺松的双眼观望着这不知是冬是春的季节,月季花则迫不及待的探出红绿相间的小头巾,轻舒几片浅浅嫩嫩的小叶子出来刺探----看是不是春天来了?才怪呢,对不起地球的肺族们,现在还在五九,按历史、按课本、按惯例都是冰冻三尺、瑞雪纷飞的日子,你们慌什么呢?是怕错过这一年的春天吗?还是怕日后和朋友们浅吟低唱时笑话你睡懒觉睡过了头?是不是你很难为情见朋友都说:“HI!那年春天我刚好不在,是不是错过了很好很精彩的事?你还好吗?”呵呵,算你多情,非在另一个半球,要不无论如何你都不会错过季节的。其实这不怪你们的,是我们人类弄颠倒了这一切,真的,只不过你们的年轮也许要跟着紊乱一下了。
  
  不止是你们呀,今年这么暖的冬天,一直没下雪,何止是你们认错了季节,儿童都不适应了,今冬儿童患病的也特别多,肺炎患者每级医院都人满为患,我们县医院儿科的走道里、病房里病人爆满成堆,我家儿子赵怡航从元月21日夜发烧,辗转县医院,县儿童医院,洛阳市四院,洛阳市中心医院,一直发烧了11天,也不知道病情狂虐到何种程度,儿子身上的烧一浪又一浪,39.8度的高温排山倒海似的向他袭来,灌肠,退烧药,退烧针不停的上阵,一会儿子冻的只打哆嗦,嘴里直叫妈妈直喊冷,一会又发散的满身大汗淋漓,内衣湿透,病藻的能量登峰造极,看着可怜的儿子,他妈妈好几次泣不成声,黯然不知所措,我也有几次让泪水模糊了双眼,他的姨和姨父及舅妈们都是忙的跑来跑去,肺炎倒是不毛病,高烧不退,找不到病因才是父母心焦所在,烧的到了为人父母的心理承受极限,精神几近崩溃,不停的转院,换医生,到元月31日下午,才算止住了高烧,2月1日,又带儿子到150医院找呼吸内科的专家看,依然是一个结论:“肺炎”。退烧之后,气氛才算轻松了一点,心情趋于稳定。像今年这么大规模的发生肺炎,虽然是气候的原因,但终究还是人类自己的原因,是气候的变暖和干燥的原因,当环境变的陌生,当四季的边缘变的模糊,当春夏秋冬成为一个名词时,我们还能八风不动的安然享受现代文明带来的成果吗?当我们的经济剥去不可再生的能源如石油、煤、矿藏时,以及这些资源下游产品被断奶时,我们不敢想象我们还有些什么?一切的一切不过是一个绚丽的肥皂泡而矣。
  
  洛阳的暖冬在继续着,全国的暖冬在继续着,全世界的暖冬在继续着,一直到今天,2月7日呀,才下了点毛毛雨,而不是雪。这个时候不应该是漫开飘雪吗?难道说雪就这样错过了这一年一度的花季吗?而我们就这样错过了一年几度的雪花?往年这时候,肯定下的是簌簌大雪呀。雪压海棠,踏雪寻梅亦成梦中隐约的梦了。其实。我们这一百多年所做的只是在掠夺地球的资源,只是一种愚笨的行为,这地球,除了土地能年复一年的赐给我们人类无穷无尽的粮食,让我们感觉踏实真正让我们的生命存在和繁衍之外,不可再生的能源只会在欲望和贪婪的魔掌中趋于虚幻,同时对人类历史的衰退衰败衰弱给予很大的加速度,只会是我们更快的步入绝灭的境况。
  
  植物向谁要脉络分明的春夏秋冬,向谁?而我们又向谁要风调雨顺季节?更向谁呼吁地球这个村落的伤痛?向谁?向谁?
  
  2007年2月7日夜于洛阳二院儿子病房中.
  
  

上一篇:故乡之童年趣事

下一篇:雪之恋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