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中小学时光

赵静端
2009-01-11 01:18 分类:记事  阅读:1603  作者文集
  我的中小学时光
  
  发表日期:2007-03-23
  从小,我就不是一个好学生,调皮、无可救药、不可雕都有不足以形容我的形象和狼狈,功课从来不是我的强项,也没有老师喜欢我,所以,放任放纵泛滥了我天性中率真即老师眼中刁顽、瞑愚。一直,一直,浑浑噩噩中,荒芜了我的基础,颓废了我的精神,我在老师的心中眼中渐行渐远甚至模糊出了他们的视线,进而成了他们头疼的问题,这个问题不是如何让我重振的问题,而是如何减少我对别人负面影响的问题。就这样,我的小学毕业了。
  初中来了,除了喜欢看乱七八糟的课外书外,我没有什么爱好,也无所谓自尊无所谓图强,总有和我差不多的一帮人听我差遣,夏天到外河滩游泳,冬天到山坡上晒太阳,蛮自得的。逃课对我们几个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倒可以给别的好学生一片清静。我以为我就这样下去了,“猛志固常在”只不过是陶的诗句而矣,直到一个老师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出现在我的课堂上,他就是我初一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李五转,50多岁的老头,梳着很大的北头,双目炯炯,灼人的眸光亮的像年轻人一样,只那么淡淡一扫,便有一种摄人的力量令教室哑雀无声。他经常坐在讲台上,大口大口的抽着烟袋,半个教室都是烟雾缭绕,引起他的注意和喜欢是在作文课上,因为作文我总是一挥而就,从不回手,也不改动。这大概源于我的不务正业,课外书看的太多的缘故。有一次我早早写完,在下面坐着做小动作,被李老师斥责一通,我斗着胆子说作文写好了。他说:“拿上来。”我就怯生生的送了上去。然后他给我伍角钱,说:“到路边小卖店给买盒烟。”我就飞也似的买烟去了。回到教室后,听李老师正在班上诵读我的作文,我一下呆住了,满脸通红,李老师赞许地表扬了我。如提葫灌顶般我豁然开朗,记的这是上学来第一次被老师表扬。柳暗花明的感觉也不过如此,从此我变了,也有了一点点自信自喜,还有了一点点动力,但基础太差的我简直无从扶起,为此,李老师在学校为我找了一间教师房子,让家离校只有200米远的我住校学习,所以对李老师,我除了感激外现在应该是感恩的心。我发誓要好好学习,要赶上去。是的,那些时日我各科都有进步,前面看起来一片光明,我竟然也有憧憬了,也有幻想了。
  但天性顽劣的我非常好玩,住校后,自己有了单独的房间,更加发散了我的天性,每每周未的夜晚,我便借了鱼网,和几个死党到水库里捉鱼玩,那些日子,我们跑遍了附近的大小水库,乐此不疲。后来,不知哪位死党动了学校放在我住的房间里的录音机,那时的录音机,是个稀罕的玩意。后来有一天,学校教务处的老师发现了,硬说我弄坏了录音机,(实际上只是动乱了按键)并罚款40元。那是在84年左右,40元钱对一个学生来说是个天文数字,没办法,我到家偷了父亲仅有的20元钱。不够的怎么办?当时给学校敲铃一年可以得15元钱的报酬,欠学校的另外20元钱经过和学校交涉,最后我的一个所谓的“同谋”接敲了校铃,以此折抵学校对我们的罚款。此事发生后心里那个恨呀,牙齿直痒痒。那时的我是个记仇的人,我就一定要报复,到了那年冬天,听说第二天镇里和教育组要来学校检查,我便心生一计,在那个漆黑风高,寒风萧萧的夜里,我像幽灵一样,找了钳子,把校铃给摘了,我想让明天领导检查时学校一片死寂,没有铃声。那个校铃是用一个炮弹壳做的,很好的钢材,非常的沉,我提过来提过去,感觉没在方放,最后一直跑到原来县直中学那边,林业局拐弯处的跃进渠边,卟通一声,我把它抛的远远的,沉在了河底。事毕,手心和身上都出了一身的贼汗,忐忑不安的回去睡觉了。第二天上午上课时,校园里没了铃声,检查的事学校也弄的一团糟,心中那个爽呀,妙不可言,仿佛我就是今天这校园中事态的总导演。还听说那个敲铃的死党早上站到石滚上敲铃时扑了空,竟然跌空落下,一个狗吃屎的招式,害的我窈笑良久。
  其后,学校动用很大力量排查,也没查出什么究竟,我自己都为自己这天衣无缝的杰作弹冠相庆了,心中那个得意就更飘飘然了。然好景不长,因为那时我们村还没有自来水,冬天吃水都到跃进渠里挑,一个倒霉的人把水桶掉到水渠里了,他捞呀捞,从北店街一直捞到县直中学前,结果你猜测呢?水桶没捞上来,倒是把我深抛于此的钢铃捞上来了,且以25元的价格卖给了防疫站,学校知道后又用了30元钱赎了回来。本以为此事到此告一段落,然“贼不打三年自招”在我身上又应验了,不知何时,得意忘形的我不自觉地说漏了嘴,案发了,哈哈,又是一个惊“师”动“长”、轰动校园的头字号新闻,然后,漫无边的检讨书,声势浩大的批判会,丢人现眼的家长会,车轮大战一样向我扑面而来。又一次,我积重难返,回到了坏学生之列。
  万劫不复这词是为我造的吗?若不,为何我屡屡成为坏的典型。接下来半年,是痛定思痛的半年,是相对平静的一个学期,我认真的学习功课,最后,一路跌跌撞撞的我考试挺顺利的考入县五中。那一年,我们班只有二名学生上了五中的分数线,而我则认为上线实属运气。
  在五中茫茫然逗留一年后,我又奔向一中,在这里,我遇到并结识了很多朋友,并开始以新的学习生活方式慢慢改变着自己。
  
  • 游客

    评论于:2012-08-20 12:11:22

          原来花哥哥的成才之路也不是一帆风顺的。玉儿


  • 共1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祭松山兄文

    下一篇:故乡之童年趣事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