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先生善学记

枣刺
2016-09-29 10:11 分类:联赋  阅读:3072  作者文集

  飞花先生者,洛南嵩州人也,隽朗不群,善学慧聪,深为时辈推伏。


  先生少有大志,喻之名驹,将赴科举,时盛慕容之风,稍习之,众趋之奉若曹、柳,携其美为伉俪归,不入官门。


  弱冠而学商贾,十载聚金百万,虽世家不能比肩,无衣食之忧,而遂文玩雅风。


  崖柏者,太行之神木也,先生罕之,为《崖柏记》,越年竟成大匠,富者争藏,一时洛阳柏贵,有不肖者盗坟庙柏充之,乡间百年上者不复存焉,先生愧伯仁之名退之。


  乃重拾国学,三年而鸣,时国开百花诗会,舌战群儒,文惊四座,众推为中诗侍郎,有好事者绘其像于时网,其风姿若仙,妻恐众扰之,劝辞。


  恰世贫富有隙,遂兴斗富之术,先生兴之,每归盈囊。郏县张二者,高手也,纠车村同姓博弈之,屡败,二张竟不余顿餐之金。


  不惑之年入体坛,车、泳、球、马俱精;又学书法,曾含烟背手,一袖龙蛇,众赞其得右军之韵。


  时谓无可学,终日与扫花诸贤诗词应答、户外美俊车马山林。云徘徊者,嵩州名儒也,善文能酒,常醉言以酒胜之,先生然,欲觅能酒之技。


  西岩张生闻之,往而叱之曰:“吾闻天下百技,贤者择其善而习,不夺他人之美,今君上品风花雪雨俱备,中品琴棋书画在身,下品酒财色气四戒徒剩酒耳,尔欲夺吾占全之名乎?!,先生诺,唯不能酒。


  枣君评曰:“日有朝暮、月有圆缺,先生不以聪慧善学而穷其技,全他人之名,君子也,趋善而避恶,能知进退,智者也,吾与之识久,先生诚千里马也,然当世称良马者,皆假于名门,真有一二,当死蹇驴之侧,而骐驹自驰于天山之下,漠北之野,至若世少伯乐,无羁绊之苦,安知非千里马之幸也!。


  • 王海洋

    评论于:2016-10-01 09:24:08

          行文有君子之风,文采具古雅之气度。

  • 若水无恒

    评论于:2016-10-18 17:47:49

          飞花善学,枣刺善记

  • 张相正

    评论于:2016-10-30 22:44:00

          飞花聪颖善悟,枣刺笔锋伶俐,双绝并艳!


  • 共3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影动风来亭记

    下一篇:德亭古镇赋

    >>>  返回作者枣刺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