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雨或听禅

赵静端
2016-11-01 15:05   分类:现代诗   阅读:159    作者文集



雨,像梦一样长,淅淅沥沥

从南到北,从夜到昼

时令和季节都掉在雨里

寒露和霜降,泡的有些潮湿

有些无所适从


这不是虚构的秋天和秋池

任你何时醒来,窗外

不徐不疾的雨声,要比蒋捷笔下的雨

来的沉郁。少年和中年

一样的雨,不一样的是心境

是悲欢离合总无情之后的

雁断西风



白雨斋,那个叫陈廷焯的男人

在大清的江山深处,如何能

隔空撩一场雨,撩君问归期?

红烛,绣花鞋,昏罗帐

秋雨里的道具,点点滴滴

都是一阙词的注脚


    

伊水平缓,试着籍一场雨

做你掌心那场雪的引子

沙洲,荻花,孤鸿影,悠忽过隙

水湄的雪泥鸿爪,同样风过无痕

枕着这样史无前例的一场雨

一任别梦,点滴到天明

到小寒大寒

        20161027



上一篇:柿子

下一篇:七夕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