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振伟列传

赵静端
2016-11-11 09:39 分类:人物  阅读:781  作者文集

  石君振伟者,旧县洛堂人也。君仪表堂堂,落落然无市井之俗,步履如黄钟,行奔似有大吕之清音,仿若莲台之风也。面若满月,天庭醇厚,瞳若琥珀微漾,似有通灵之妙,凡对视,深不可测,若有洞火秋毫之邃澈。性敦实,行事低敛,不张扬。凡所做循本心而为,多积善,有余庆。

  君少苦能苦,多有饥寒,尝颠沛纵横,多方谋营,少有积蕴,后转购申通镖局,潜心营役得成正果,渐积薄而成厚,成蔚然深秀之势。

  伟君少聪慧,博爱,根艺陶艺皆有涉猎,尝与牛君海波于洛沟堂建陶艺居,向南点植梅兰,间竹松之属。其洞置旧几陈木若干,布台案一方,线书散乱置之。初入其洞,古色古香,恍恍然若时光倒流,不知何夕。

  三五之夜,三五之友环茗而坐,月色皎洁如积水,竹影摇曳,谈笑呼应,斗诗把泥,雕花刻陶,或有才俊泼墨成趣,或有华发坐而论道,无禅无悟,后知后觉。无酒能口吐莲花,少醉而因茶酩酊,雅俗同乐也。飞花曾联云:山远莫叹春云冷,风和且歌陶泥香;陋窑夜雨观禅印,小径春风空道心。

  君精研柴窑之玄妙,窑能多变,火能纯青,渐至臻境。伟好客,久之,人气鼎沸,陋室多有名士远道奔往,瓢水箪食隐隐然有终南之乐。君性情磊落,局尽,不拘一格,常持陶击缶,为客请高山流水之音,客亦多能嘱阳春白雪之辞,凡几,人影散乱。至客去,必送陶皿与客,客推之再三,君请之再三,后抱泥陶归之。宾主尽欢,不亦乐乎?

  君亦喜书,尝与飞花修书年余,专攻小楷,每值申时,电余简餐,必先借步而买单,花多有吃请,后缓步当车至飞花斋,描字弄墨已成积习。近君之字渐有行云流水之意,隽秀亭亭,多出意外,颇得澧泉铭及文公征明之风致,季子正年少,假以时日,必能出新也。偶亦聚赌小牌,怡情养性,无伤大雅,散而呼朋撮小菜小酒,此非人生乐事也哉。

  伟君之赋绝非异秉,然其执事功在不舍,坚韧不拔,跌宕起浮坦然受之,或苦或甜能吃之享之,久,其境势则趋福向顺,卓然绝伦也。

  故曰:人生若寄,不汲汲于富贵,不戚戚于功名,方能自成境界。西风凋碧树或独上高楼,纠结耽之必误入泥沙,寻常视之则能云淡风轻。君子处事有礼有节,开阖有度,故能福报萦怀,此非天命而自种也。

  丙申之马月,飞花倚马记之。

  2016.06.08


  • 寒潭幽荷

    评论于:2016-12-22 15:51:06

          作者你好,我是省级期刊的编辑,我们期刊1957年创办,全国发行,发散文、诗歌、小说、剧本、文学类评论,现有订阅全年杂志即可优先发表作品的活动,可到当地邮局订阅,详情请联系QQ:1982259802


  • 共1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伊岸夜雪

    下一篇:仝松峰列传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