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岸夜雪

赵静端
2016-11-23 10:03   分类:情思   阅读:305    作者文集

  丙申年11月22日午后,天降大雪,疏疏落落潺潺媛媛铮铮切切飘飘洒洒苍苍茫茫。近黄昏,风雪扑面人不能行,路上车若蜗牛,车灯交错闪烁仅蠕动而已。

  

  天愈黑雪愈白人愈神致。凡此番景致宜火锅宜大酒宜围炉煮茶,大快朵颐之后,宜踏雪假借寻梅宜观灯影雪影花影人影宜雪地撒野发少年狂。

  

  是夜,飞花独携小狗过虹桥向人迹罕至处,长堤漫漫伊水寂寂,游园雪可盈尺,没足行之,天人合一。南岸万籁俱寂,唯灯光闪烁摇摇做欲坠之状,迫而视之,盖雪影浮动也。

  

  是时,吾内电曰至家,遂呼其踏雪,折身相偕,再返雪野。比及二桥,雪意渐浓,天苍苍雪茫茫,四顾寥落,远处唯三二灯火明灭,不甚明了。环顾积雪如毯宣,遂俯身雪书曰:一枝雪映相思冷,满心爱浸晨露香。吾少年句矣。

  

  更定,披雪而回,鞋与衣俱湿。夫良夜多多,独此夕,无酒无茶无炉,无喧嚷,无一应景之物,然飞花偷闲,与呼之为卿者弄雪自乐,至简至隐至真也。

  

  天下何处无雪何处无良夜,然少此闲致如飞花者也。                                                                                    20161122



上一篇:圣诞夜

下一篇:石振伟列传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