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碎语

何美鸿
2016-12-03 18:24   分类:随笔   阅读:1031    作者文集

u=2681145673,589869168&fm=21&gp=0.jpg


  晴昼晼晚,窗前铅灰色的建筑楼披覆着越来越浓的暮色,镶嵌在建筑楼墙面的一扇扇玻璃窗黢黑得有如夜的眼睛。在等不及建筑楼顶上方那隅灰白的天空完全黯淡下来,许多的窗内就率先亮起了灯。

  屋外一束荧耀的灯光映在我端坐着的窗前。清晨的时候,我也如此刻的姿势在窗前端坐着,只是映进窗口来的是一束阳光,并将掺杂在我额前青丝里的一根白发映得雪亮。

  原本觉得每天在镜中见到的自己样貌还挺年轻。原本以为掌管生命岁月的神祇对我格外垂青,在我这里冻结了年龄与光阴。但,就像昼夜有交替,四季有轮回,世上万物原本都有它的平衡。早生的华发暴露了真实的自己,掩饰不住慢慢衰老的迹痕。

  其实,早在十年前,头上就有白发了。那时还只是寥寥数根,不显山不露水地藏掖在浓密的黑发里。那时的我还不以为然,觉得自己正青春鼎盛,还有足够的耐心和闲暇不厌其烦将之一一拔除。——没曾想它们是那么顽固地在黑发中驻扎了下来,且比年累积。尤其近两年,双鬓竟也开始出现了斑白。到今年,新添的白发是那么凛然地踞于额发的正中央,一根根冷冷地向我宣判着迟暮的讯息。

  窗外城市固有的各种谇喧鸣聒仍在黄昏里此伏彼起,漠视着夜姗姗的脚步。但,又一个白日终将是要过去了。黄昏是白昼与黑夜交替的分水岭,而此刻的我,似乎也早进入生命的分水岭了。也许自两鬓平添白发的近两年开始,生命进程里的每一天都应计入我的后半生。生命俨然过半——若不能长寿,实则生命已是过大半了。原本,我以为衰老是比死亡更可怕的事情,但人心理机能的自愈力许多时候会比自己想象的奇妙而强大。我早已试着调整心态接纳自己赫赫的白发。不是它们,我怎肯轻易承认自己已走向衰老!

  我本是个惯于独处的人,时常会回顾过往,对那已成定局的前半生频频审视,在摭拾片光零羽般记忆的同时,也曾为许多回因浅薄无知而铸下的错误暗自羞赧愧悔不已,甚而会疼到无法原谅自己,竟至假想着生命能重新开始。但人终究是最易与自己握手言和的动物。接纳曾经那个懵懂孟浪的自己,也同样接纳周遭偶尔无端的曲解与敌意。也许前半生所有以为不堪承受的生命负荷,都是上苍给予我们用来铺垫后半生来路的根基。

  尽管人到中年,渐渐会看清看淡许多事,但多愁善感的性情似乎从未在生命里祛退。无端的愁绪仍时常在内心里陟降浮沉,郁结久了,仍会一个人黯然神伤,泪零如雨。只是,除了偶尔诉诸文字,我已不需要向其他无干的人来吐露。我的后半生,仍将一步步向着孤独投诚。

  黑夜是别于白昼的所在,它们各据一半统领着永久不逆的时光。如果生命也分作两半,那后半生算不算一种新的开始?我不知道自己的后半生又会经历怎样的际遇?也许谜底就藏在我一路铺设而来的前半生里,但没有人为我来清楚破译。在通向最后死亡的终点之前,永怀着对未来不可预知的好奇——或许,这是凡庸生命旅程里最令人痴迷的地方。

  我并不怕公开承认自己,像是一株迷上自己池中倒影的水仙,在越走越寂寥的生命行程里一如既往地深陷自我之中。也许,那一天完全白发皤然的时候,阅历与智慧会让我恍悟生命的醍醐。也许,那时的我仍怀揣着对生命迷踪的满腹疑问,可那又有什么关系?人生本是一场不断修炼渐趋完满的过程。而于我,爱过,恨过,感受过,这才是来过这世界的终极意义。



上一篇:孤独诠说

下一篇:轮回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