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张君会真文

赵静端
2016-12-09 09:05 分类:文言  阅读:1041  作者文集

  

  张君会真,飞花忘年交也,虽父执之岁,然呼之为兄者,盖心气相通,无论齿序也。

  兄素雅标致,仪表倜傥,彬彬有礼,儒雅睿智。初识,仰其色影考究,文风严谨。交之,侃快淋漓,百无禁忌,遂成莫逆。

  某日,曾与君同修陆浑说渔,张君慨然奉久年箱底之作,黑白影像,斑驳醇厚。

  问之,曰:有年矣,今向前君修葺渔事,愿献之。知其无私也。

  前岁,吾村修志,影像颇缺,飞花电之。

  兄曰:有何差遣,兄弟且言。

  花曰:今欲劳兄为北店街掌镜补相片二三。

  兄曰:诺。

  欲驱车接之,会真兄曰:吾电驴,片刻即至凯顺。后兄爬山涉水,晨昏几度,环拍北店街前世今生。大师风范,镜下彰显不凡气度。至村志问世,送君惠存,爱不释手。

  文友凡有活动,君不辞劳苦,奔波左右,上乘之作多有成人之美。事毕,君必落落大方,贴碎银付诸冲洗并一一送达,累年计之,破费甚巨。君之古道热肠热,可见一斑。兄涩己而裕友,真君子也。平素,与人淡若流水,遇事,则急人所急,大类秦公叔宝。

  丙申秋月,吾父罹难,君不知何风得闻,前来吊唁。是时,犹记风神矍铄,并无异常。不意一去,竟成永诀。

  11月29日,君因病谢世,不过区区百日,人世祸患竟跌宕莫名,天道岂有善恶乎?飞花所憾者,不知君入膏肓而未前往探视,疚之甚深。棂前遇文麦老叔,飞花昔年开砖场时御用修电机之人,呼君为师傅,方知君乃嵩城机电前辈,行中翘楚,嵩城无出其右。摄影,诗词,机电均为行家里手。君尚有异秉吾等不知之乎?

  出殡之日,君儿悉尊君意,就简入土,瑶沟缟素,哀乐低沉。飞花,向前,长歌采薇,胡建立,郭兴刚等文友送君至坟头,旷风野大,纸灰飞扬,君若有知,必九泉之下填满江红或将进酒高歌也。同席开怀已成昨,独对辞赋思故人,叹曰:

  会当绝顶凌孤云一生影色通化境闲鹤三界外

  真乃山小御虚风半世词书透禅机文曲五行中

  人生非禅非道,非儒非释,唯大梦耳。生老病死,梦中梦矣。故帝乡富贵,布衣粗茶,皆身外标签也,唯不负明月清风,谨惜浮世清欢,方脱蒙昧混沌也。断舍有度,离恨无常,今阴阳两隔,君且骑鹤填词。百年后,吾等羽化登仙,盘鹤枯松,同约苏辛晏柳煮酒弹词,不亦乐乎!

  丙申大雪,飞花记之。


  • 评论于:2016-12-12 23:16:38

          情深出佳文,尤其是文言如此精湛,佩服!

  • 寒潭幽荷

    评论于:2016-12-22 15:03:01

          作者你好,我是省级期刊的编辑,我们期刊1957年创办,全国发行,发散文、诗歌、小说、剧本、文学类评论,现有订阅全年杂志即可优先发表作品的活动,可到当地邮局订阅,详情请联系QQ:1982259802


  • 共2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水泉寺小记

    下一篇:郎平传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