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末随写

雁字回时
2016-12-21 21:08 分类:随笔  阅读:466  作者文集

  年末岁首有人对我说:“人生在世度不过百年,热爱生活、珍惜当下。”然而问自己蹉跎吗?虚度吗?寸金年华,是否精诚所至走过每一天?数十年光阴,是否彷惶徘徊而过?


  某一天对镜自照,皱纹爬上眼角、沧桑写满脸庞,才觉悟时光如白驹过隙一样飞快,明明桃花刚含笑怎么已是岁首人!时间都去哪儿了?谁偷走了那些大好时光?


  曾经在某一个失眠的夜晚,望着天花板数数、听歌甚至药物催眠仍旧无效,绝望的想:什么时候才能熬过这夜等来天明?仿佛明日的早晨是那么遥不可及,那么的漫长!此刻回眸眺望一年的光阴过去了,365天如闪电一般。一切不愉快的体验,如一缕尘烟飘远飘远,留下的只是匆匆走过的一年。


  母亲家院子里那棵葡萄树葱郁盎然,褐藤青叶蔓延缠绕在钢丝编成的葡萄架上,铺满了半个院子,葡萄藤上一串串青果虽未成熟,却有沉沉甸甸的份量。风起了,新生出的嫩须随风飞逸飘舞,串串葡萄轻轻摇拽,根与臂粗的老藤静静观望着这一切,像一位母亲怜爱自己的孩子!


  母亲叨絮的一些话,有些我听见了,如她说:“真快啊!这棵葡萄树和你女儿涵涵同岁——九岁有余,那年你怀抱涵涵带回了这棵葡萄苗……”是啊!那时涵涵两月,现在还能记起她那粉嫩的小脸、肉嘟嘟的小手,一尺多长的小身体,在我的怀里安然入睡。葡萄苗也只有筷子那么长,看起来瘦瘦弱弱,被我随手递给母亲。光阴如梭、光阴似箭,涵涵已长成了个头及我的大姑娘,听话、懂事、热爱学习、热爱生活,那葡萄苗也茁壮成长,每一支藤条都硕果累累。


  母亲熟记的那些话我记着了,她常说:“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一生一世都做你们的根与干,养育你们陪伴你们。”是啊,一年年、一岁岁,无声无息不报不怨,我们吸吮着根的血脉踏着你的身躯让结在枝头的硕果甘甜。可是我们只要离开你,离开你的爱惜、教导、安慰、养育,我们只是尘世一隅里的一缕枯枝而已!在你大爱里,光阴留下了温暖甜蜜、快乐幸福的记忆,也给你添上了丛丛华发和条条皱纹;光阴带走了你的年轻与健硕,我们在你的爱中长大,也在时光的长河中轮回着你生命的足迹。


  那年初见某人,明媚的双眸、灿烂的笑容,悠扬的语调,一切如晨露如青青草。数年的光阴一晃而过,愈沧桑的声音伴着目光逐渐暗淡,华发早生、活力渐褪,一切都来得那么突然与措手不及。


  草木枯荣、光阴流转,四季轮回、岁月更替,时光的长河中我们得到了太多又失去了太多。扪心自问我们却没有让金钱埋没沾染一身铜臭,没有虚伪矫情失去最初的美好,我们还是我们自己,坦然自若、善良纯真、淡淡然然、兢兢业业,怀揣一份真情、心存一份美好,在似水年华宠若而不惊。


  • 寒潭幽荷

    评论于:2016-12-22 14:42:29

          作者你好,我是省级期刊的编辑,我们期刊1957年创办,全国发行,现有订阅全年杂志即可优先发表作品的活动,可到当地邮局订阅,详情请联系QQ:1982259802


  • 共1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户外雪色

    下一篇:童年的愧疚

    >>>  返回作者雁字回时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