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夜

赵静端
2016-12-26 14:40 分类:散文  阅读:321  作者文集


丙申圣诞夜,余念梁蛋之疾,信步雪泥至梁府,是时,夜空混沌,院与室俱漆黑,唯飞花手机微光一点,映见细雪飘洒而已。 推门,铁将军赫然内锁,遂撤步并电隐士:君夜游乎侍寝乎?抑或教堂祷告乎? 曰:宅家。 曰:君惜光乎?吾有圣经,可借光。 瞬时,院内灯光哗然,艳光四射。 室内一炉,然炉壁空空,星火未见。吾与隐士围炉而坐,佯做烤火状。后约李氏振杰,杰大乎彻骨之寒,畏足蹑步,不肯落座。隐士摸索良久,取一电炉,方阳气渐生。 杰曰:君疝气方愈,气血游丝,不可逾冷越寒,需暖之,间以梁氏盘文玩核桃秘籍,搓之卵之,摩挲之,久必复元。 隐士曰:非也,吾需冷冷然而敷之,淡淡然而养之。 飞花曰:扯蛋之事耳。君幼时未见有骟猪者,方立刀,猪撒欢而去,未见颐养。君何持重若山,偻腰蜷颈,缩筋屏气,不见丈夫神气?今圣诞之夜,君可放马南山也。 隐士曰:不可,吾疾虽微,然涉肾经,若不呵护,成东方不败绣花针之痛,日后恐微软联想耳,奔腾日立之事必成绝响。尔嫂年少,恐负之良夜矣。故隐居缩首,冥想历练,以求寸进。

临水照影,众皆哑言,不复多语。少坐片刻,做鸟兽散。 路无积雪,飞花缓步当归。 夫人之中境,犹暮云西山,凡事多力不从心,若积惰成性,不思进取,则垂垂近暮矣;若不坠心志,身体力行,或能逆势返青偶露峥嵘,取舍进退不过一念耳。故寻常者,瞻前顾后,小富即安;丈夫者,大马金刀,虽败犹荣。 天下皆有疾,非独中局之困也,不可妄自菲薄。君子择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洒落之境界也。西风碧树做如是观,众生众相做如是观,则无视无碍,越三界五行矣,阿门!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池墨夜话

    下一篇:伊岸夜雪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