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处不感春

雁字回时
2017-02-28 13:44 分类:随笔  阅读:422  作者文集

     阳光从玻璃窗投进来,照在那些花草上,春天来了!阳光的宠爱让它们生机勃勃的别有一番姿色。娇嫩的粉百合、葱郁的玻璃翠、娇俏的多肉、优雅的兰……一盆盆打点着窗台的半壁江山。记得不久前,它们一个个还像忍者,绷紧着脸在寒冷中默默的等待。怎么春一来阳光一照,它们可开花的开花,这几天里屋里总是飘着淡淡的香,该发芽的发芽,那一片片新绿藏在片片老叶之下,是难以掩饰的春天。


  河堤上行走,千万条柳绦飘在微风中,一两枝低垂下来,与微风一起打在脸颊上,隐隐散发出清新微苦的气息,仔细看看那新芽贴在柳枝上面露出微微的鹅黄。春阳正暖,绿色已经蠢蠢欲动,引得一只又一只的河鸟停留,唧唧喳喳鸣叫着让柳下的一群群行人驻足观望。在抬头的一瞬间,那些成群结队的鸟儿又飞向那条河旁的荒草,依旧鸣叫着轻轻落下急急飞起,低低徘徊在伊水的身旁不愿离去。


  “春江水暖鸭先知”,却看不见诗里暖鸭的身影,那些披着黑白相间花衣的鸟儿们也许不会知道,那些水鸭、那些拨动春水的先锋,那成群结队的精灵,已遗失在历史的长河中,已被相忘在山青水秀的悠悠岁月。我们只能面向伊水默诵那一首首诗歌,看百鸟的飞影掠过暖阳普照的河面,感知渐暖的阳光、河水。从那河旁刚刚顶破大地草尖的勇气里,才敢撩一把春水打在脸上、握在手心,身先士卒的感受一湖春水的温度。


  城市的春是局限的,局限于阳台、公园、河滨,虽让人温暖却不能让人尽兴,它不像农村的不拘一格和无处不在,光那起起伏伏的麦田就已经让你沉醉,那些不知名的生长在缝隙里的草,那些细碎的花也让你心生欢喜。


  星期天趁着阳光大好回家,踏着故园的春色,寻着熟悉的身影,满面笑容和十里春风都让心有些感动。痴迷泥土的芬芳更眷恋后边坡地里的野菜,地头的白蒿、躲在田畦麦丛中的“毛女菜”,如果趟过麦田、踏过青草,在泥土中扒挖,手上沾满野菜的汁液,晚上回家再挑拣、淘洗、笼蒸、拌汁,含在口里入在胃里,该在梦里都是春天的影子吧!


  这些愿望却在母亲的爱里扑了空,想去掐菜!母亲却说:“不去吧!院子里正暖和,坐在院子里一起说说话挺好!菜呢多的是!”说着指向院子的东边,那一畦菠菜一畦生菜都水灵灵的茂密,“你看!入春天暖了把盖在上边的玉米秆刚挪开,它们就一天一个样,房后还有两畦,薅些带走吧!总比野菜好吃哩!”说话不及小妹已采下一竹篮,和母亲一起在挑拣。


  话着家常实在找不出理由来执拗她们,一晃就是半天的时光,那些暖阳从头顶划过足尖、再划过院子。带一篮菜蔬从家走出,弯弯曲曲的小路从家一直向外延伸,夕阳的余晖扑满那条小路,母亲站在家的门口路的尽头一直眺望挥手,不住的千叮咛万嘱咐,却也总话不尽那一腔的爱。才觉得一个春天不光给了那些野花野草、野菜麦苗,也给了母亲,给了母亲的菜田,使母亲的菜里带着爱,爱里带着春天,一路伴我在夕阳西下的时候幸福归回。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春夜随写

    下一篇:桐树园记事二:春华

    >>>  返回作者雁字回时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