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草纲目的旁白

赵静端
2017-03-30 10:39 分类:现代诗  阅读:347  作者文集


惊蛰,不过是那夜打翻的酒瓶

所有的草木,弥漫着酩酊的酒色

夜复一夜,日复一日

在春掌,形成漩涡


三十年来,可以不说三千里地山河

不说古今多少事。扫一屋

或扫一个春天,别是一番滋味

如饮下那杯无辜的酒


有人向桃花泼墨,有人

折状元红返回大唐的酒肆

还有人,在街角

被一杯酒拌的踉踉跄跄

不知今夕何夕


陌上到处是风声,你看

花开花落,到处是

无所谓有的流言,吹皱

一池春水


而我,只能把整个春天

一饮而尽。甘苦

且由那些琳琅的草木

用四季或一生,细细咀嚼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花开之前

    下一篇:春分,夜雨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