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恶警”宣战

赵静端
2009-01-11 09:18 分类:历史  阅读:4249  作者文集
  在我国,警察是一种辛苦的职业,大多数公安民警都能把人民的利益放在首位。但是,也有一种害群之马,他们常游走在法律和人情、执法与犯法的中间地带,在公正的幌子下恶意执法,这种警察被称为“恶警”。
  也许,这些警察刚步入这个职业时,都想为老百姓办点事了,但随着阅历增长和欲望的泛滥,有一部分聪明的警察开始变了。他们先是惟领导马首是瞻,俯首贴耳,然后就结交当地的名流绅士甚至地痞恶棍,再然后,他们便有了几张能打出手的牌,就有了做恶警的资本。他们再也记不起老百姓是自己的衣食父母了,甚至记不起上溯三代的祖宗也是农民百姓了,他们随性随意欺凌欺辱百姓,像动物一样展示自己以强凌弱的本能,至些,他们便脱胎换骨,背离法律,背离人民,成了地地道道的恶警。
  君不见,恶警不仅自己可以随意出入风月场所,狎红倚翠;还可以威逼“小姐”为诱饵,诱宰更多的嫖客;更有甚者,可以公报私仇,逼良为娼。4年前,抚顺市望花区公安分局治安科焦志帮,仅仅因为自己请客后酒店没有给自己免单,便把酒店的女工、男公、老板统统弄来严刑伺候。当女工何丽新哀求说“我怀孕了,不要再打了”时,竟被强迫臀部撅起趴在床上打,甚至用电警棍击其私处,致其大小便失禁。生命是任何人都向往、留恋和不愿舍弃的,可何丽新因为受不了折磨,竟跳楼自杀了。同时,焦志帮一伙还对酒店老板和男工进行另一种酷刑--------“挂肉和穿林海”(见6月22日《成都商报》。)看着这令人发指的暴行,你认为焦志帮一伙还有人性吗?这分明是野兽的行径!。
  君不见,恶警为了自己在仕途上平步青云或仅仅是为了宣泄,就可以对犯罪嫌疑人猛逼猛打。尉氏县南曹乡朱坡村的朱连生、朱旺坡从1995年5月14日因“盗窃”入狱至1999年2月1日被无罪释放,这三年多的冤案,就是恶警王保堂、唐丰跃的“杰作”。这是两个农民的不幸,亦是国家的不幸。
  更令人愤愤不平的是,恶警一旦东窗事发,便把脏水一古脑儿泼向国家,振振有词地说:“自己是行使与职权有关的行为。”这岂不是在恶意辱没国家。更令人莫名其妙的是,因为这些恶警有可以抵罪的东西,诸如党籍、地位、关系等,以致于他们都会被高高举起,轻轻落下。像焦志帮如此歹毒,只是到今年五月才换来一年有期徒刑。而他竟“不服判决,准备上诉”。嚣张啊猖狂!同样,制造3年冤狱的恶警王保堂也是到今年才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唐跃丰则仅仅被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
  在依法治国的今天,时不时有类似的恶警盗用国家的名义执法犯法,时不时惊闻这些恶警被轻轻发落。这一切难道不是在给国家抹黑吗?“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是社会主义法治的核心内容,只有对恶警毫不留情,从严惩处,才是对人民最好的交代,也是对“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最好的诠释。
  • 高兴莉

    评论于:2009-04-06 09:21:00

          此类事件好让人心痛!


  • 共1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盗·防盗·治盗

    下一篇:戏说股市猛于虎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