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防盗·治盗

赵静端
2009-01-11 09:20 分类:时评  阅读:1835  作者文集
  盗·防盗·治盗
  
  发表日期:2007-04-10
  --------------------------------------------------------------------------------
  
  
  
  
  近几年来,防盗产品的防盗措施日臻完善,防盗门、保险柜做得越来越固若金汤,生意也异常火爆。这说明企业在锐意进取,经营有方。但仔细推敲一下便不难发现,防盗产品的异常畅销的背后,不正说明盗窃活动日益猖獗吗?
  曾几何时,夜不闭户,路不拾遗,民风淳朴。然而今天,不管是戒备森严的金融机构,还是富丽堂皇的酒店宾馆;不管是熙熙攘攘的火车上,还是在疏疏落落的院落中,无一例外地成为盗贼窥视和下手的目标。
  你长叹人心不古也好,说世风日下也行,总之,盗窃罪,这种人类历史上最古老的犯罪之一,在当今社会发案率仍居各类犯罪之首。据统计,洛阳市法院去年受理的盗窃案件有800多起,比上年上升9.9%。这还有一个隐性案件问题,即盗窃案的破案率很低,按50%计算,至少还有800多起案件没有破。
  面对盗贼,法律不能沉默,也不会沉默。《刑法》第264条规定:“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盗窃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形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一、盗窃金融机构,数额特别巨大的。二、盗窃珍贵文物,情节严重的。”
  然而,就惩罚盗窃犯罪来说,这个条款多少显得有些疏漏与无力。现代盗贼在研究了《刑法》之后得出结论:如果走黑道,只有盗窃才是稳妥的妙招,只要在界限内盗窃就没有性命之虞。为什么呢?因为从我省盗窃数额的计算标准来看,800元以上,1万元以下属数额较大;1万元以上,5万元以下属数额巨大。问题出来了:偷1000元或3000元或9999元均在3年以下。案不发则逍遥自在,尽情享用。若案发了,认罪态度好一点,坦白一点,再主动交上罚金(因为大部分基层财政部门为了增收,都按不小的比例将罚金返还单位,所以对经费紧张的基层法院来说,单处罚金不失为一种合法的创收手段),事情就差不多搞定了,弄个缓刑什么的,照样优哉游哉地“笑傲江湖”。那么,所缴罚金的亏空呢?小偷自有小偷的逻辑———羊毛出在羊身上。所以,滑稽的恶性循环开始了:小偷偷百姓———国家罚小偷及没收赃物———小偷再偷———国家再罚……如此往返不息。
  如果小偷不小心踩着临界线,那便索性大肆滥盗,弄个4万5万的。一旦被缉拿归案,也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嘴脸,罚金不缴、退赃没门,细算一下,法院若判他个封顶———10年徒刑,一年下来平均还有5000元的收入,如此待遇,何乐而不为呢?
  众所周知,盗窃罪一直是我国《刑法》打击的重点,立法者的初衷并没有纵容盗窃犯的本意,但既然有这种矛盾的存在,为了更彻底地惩罚和遏制盗窃犯罪,立法机关应详尽推敲内在的区别。如盗窃犯罪中被告人退赃与不退赃的量刑区别,偷3000元与偷6000元的量刑区别,被害人的损失赔偿及被害人放弃索赔的区别,赃物在公安、检察机关处理消化的原因及随案移交后的去向等等情况都要考虑进去。这些都是《刑法》极少极浅触及的领域,同样也是法官难以用尽法理的障碍,这些因素或多或少都影响着被害人的权益及司法公正,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司法的权威。所以,对《刑法》第264条作出一定的补充解释是必需也是必要的。
  同样,基层法院是不是应该这样理解和执行《刑法》第264条,即就是从单位利益来说也要做到“富贵不能淫”,少考虑一些罚金的返还,多考虑一些被害人的权益;少判一些缓刑,多判一些实体刑;少判一些单处罚金,多判一些并处罚金。坚决、彻底地打击盗窃犯罪的气焰,让犯罪分子切实地感受到法律的威严,从而最大限度地保护公私财物的安全,保证人民安居乐业的生活环境。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身边的事之移动服务

    下一篇:向“恶警”宣战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