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甲

赵静端
2017-05-26 15:08 分类:散文  阅读:203  作者文集



丁酉三月十三晚,杨君迎喜以女出阁为由头宴请幼时同窗,三十余年未聚,相见甚欢。杯酒倒悬,光阴如旧,众人拈旧叙新,仿若时光倒流,欢欢然,陶陶然,不觉更深。

杨君者,北店街童伴也。少聪颖,稍长,不知何故而学业遽退。后天涯奔波,多年未谋其面。今寄京城,不辞劳苦,不惜体力,错时分身,昼夜兼工,以薄薪养家,虽至劳顿,然未妄自菲薄,以微光普照己家,三观甚正矣。

噫嘻,杨君之囧境,千金喜日之宴足以回奉酬客矣,然虽囊中羞涩亦视金钱如粪土,落落大方,自找由头,挥碎银复聚发小,诚可贵也。

君不见时风欲堕,多少大户之家紧缩屁眼若貔貅,张置时唯恐天下不知,扯旗放炮,彩虹门三弄三出,偶被其存号或一面之缘者亦不能幸免,被炸红包。或短信,或电知,手法不一而足,用尽其极。

及其吉日临近,必召名流乡绅,总管执客,滔滔然一二百人同厅聚餐,以启喜幕,摇旗呐喊者有之,狐假虎威者有之,碍于情面者有之,酒足饭饱,则假筹备会造势吹风,待其持续性发酵周余,方祥云绕巷,展铺礼单,坐割真金白银。其时也,事主振臂拍案,海口满满,言下之意必大潞潞大宴宾客,及其待客,画风突变,待亦有道也。一官半职者,深谙权谋,假廉政之名只吃不拉,号称貔貅哥,翻手之间盆满钵满,上乘也。稍逊者,多收少摆,多素少荤,摆桌小巷支营以期客散,此多农者,因畏众口铄之而稍顾廉耻。再次者,公职在身为由,以自助餐搪客,曲队环绕,宾朋所乞,不过一碗烩菜耳,稍迟至者逢其吃砸锅,灰溜溜而撤,食且不续,遑论酒水哉,甚笑谈也。此之谓无皮无脸者也。


甚之甚者,搬家,升学,开业,外男外女满月亦越庖代俎,十二岁生日宴,家内蛋丸之事,必昭告天下,欲宰熟而后快。更有被礼无奈者,鸡舍猪圈为由摆酒捞骚泄愤。呜呼,世风奢糜,人心不古。偶有义节铮铮者,豪爽云天,不计得礼,唯求排场,席间珍馐玉盘,大鱼大肉,真绅士也。然三分有二为陋习偕裹,随波逐流,渐失厚道。其势耶其人耶?风转而时异,岂不怪哉!

或曰:天下今有厚德者乎?多乎哉不多也。俗风使然也。今了了故妄言之,且故妄听之,聊资一笑耳。切勿对号入座,自伤情怀。


         20170409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吉祥寺

    下一篇:玉泉山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