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一件呼之为贫的衣服

赵静端
2017-05-28 00:02 分类:现代诗  阅读:291  作者文集



儿子是农民,我是农民

父亲也是。爷爷,我未曾谋面

我们家穷的叮当响一本家谱都没有

上溯,无章可循


这世上很多事,本来就是无稽之谈

比如蛋疼,比如太极

说四十年来家,三千里地山

也许是,故园不堪回首月明中


他们说,贫是一件衣服

全国都在脱,破帽遮颜

茅屋为秋风所破之后

三十六计,搬为上

手牵手,攻坚战,热火朝天


还有的人鱼目混珠,占着贫

不想让脱,不想脱的人穿着天衣

何止衣食无忧。但他要可怜兮兮

让政策给他做前戏,然后高潮

然后,余潮,可以吃水不忘挖井人


和尚的嘴越来越歪

填表,喂种子,谁管他会不会发芽

谁管他洪水滔天。铺天盖地的宣传

不,是渲染。大干三年

依稀有大炼钢铁的风韵

你看,有人添柴有人烧火

有人火上浇油


这不是一幅油画,这是众生相

浮世绘。他祖宗八代锦衣玉食

你八代祖宗衣衫褴褛。奉天承运

那大家都脱吧,扒光之后

看是不是众生平等,是不是

颠倒众生,是不是瑞雪兆丰年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没有父亲的春节

    下一篇:清明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