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的不良际遇

沙洲
2017-06-28 17:01 分类:现代诗  阅读:503  作者文集

1

自由的概念,忽然有些模糊

那些相对整齐的词句显得拘谨

神说,再散漫些,再随意些

不求气韵一致,不求整齐严谨

参差,为所欲为是诗的新潮流


行走于江湖,诗是另一个我

原本有些腼腆的我更加彷徨

由来已久的惯性思维被打破

不拘泥于形式,不修边幅出门

我很快感受到了一身的不自在


或许,邋遢些更像写诗的人

非主流造型更能引起人注意

街头的流浪汉不成疯就成魔

这样的或许更加容易引起轰动

可我,真的学不会超人的表达

2

你的诗,不适合我刊发表

那些被我厚望的文学园地

一次次泼下冰凉凉的雨水

我的诗,有问题,不能明说

那些歉意的话也仅仅是客气


我大叠的诗稿没一篇顺眼

心与心的距离,仿佛是永久

有问题的退稿中也有一部分

在别处幸运地刊发了出来

而未刊发的有很多更加优秀


萝卜青菜辣椒,各有所爱

肚皮里的人心,很难猜测

审美是一个很平常的动词

不同的人对同一件事的看法

像他们的表情一样千差万别

3

泥牛入海,诗带走了期待

可是殷殷期待却回音渺茫

能有一封回信便是我的幸运

那些心血之作经常误入歧途

一个不小心就被遗弃在风里


那些诗意短章或许在路上

不曾与高高在上的神碰面

或许在尘世承受的打磨不够

因而,一秒钟便失掉魅力

转眼间便被冷漠的风雨淹没


更遥远的等待若九天星辰

更崎岖的道路被不断洗礼

平添许多悲伤,平添许多苦

我始终不肯死心就此放手

执意要用诗句叩响尘世苍茫

4

用诗骂人,粗俗也是本事

能让一条街的人不禁低头

能让一座城的人羞愧难过

心中有气就一定要宣泄出来

要骂人尽管破口大骂就是了


强大火力,感染了大师们

忍不住高声为粗俗者喝彩

紧随其后,发文为俗人立威

或许,这世界就需一通乱骂

或许,行迹龌龊的人就该骂


我骂不出口,有气也不能

我怕得罪人,更怕亵渎诗

老实本分的我说出的那些话

对大多数人而言不痛也不痒

而且,我的嗓门一点也不高

5

写性,写爱,赤裸裸地写

这也是另辟蹊径的一种办法

一方面遭来骂声,另一方面

被抨击也能在一夜间扬名

臭气也有受众,比如说苍蝇


有雅就有俗,且经常换位

更有人提到了人体解剖学

所以拿性器官作为文字道具

仿佛并不涉黄也没什么不妥

满大街的警察都管不了这些


写性爱情形,写父女乱伦

更大胆的人直击人性之丑

不堪的行为,我反对也没用

黄段子有不少人津津乐道

荤笑话有不少人更喜闻乐见

5

假装正经,这一顶大帽子

很容易就从帽子架上落下

一个不小心也扣在我头上

之前,我曾满口义正词严

之前,我曾高举着社会公理


太直白的话,批评与赞歌

都在现实生活中显得很空

艺术要有范,直白不可取

谈论时事政治在很多的群组

被群主们一致写入群文群规


写写山水,说说花鸟虫鱼

我们的话题与纯艺术有关

那么,那么,我们也是当代

有品味的人群中优美的部分

一些貌似不错的诗就是力证

6

荣誉之巅,常去的那些人

逐渐成了圈内圈外的名流

下山的时候也不空手而回

钱是最大的实惠,而荣誉呢

一如既往地在市井轻薄如纸


游戏规则下的城里和城外

身份和地位有着天壤之别

被邀请入城的,他们是贵宾

应该接受举世瞩目的礼遇

自己要进城,得有入城打点


规矩不成文,各人去参悟

几千年来的人情世故如是

不懂的新生就该多交些学费

收了学费的门神心情会好些

不交学费的人那耐心等下去

7

通关文牒,那是神的垂青

以血养文,那是鄙人的悲哀

重金入围,感觉像做了贼

怕见阳光,也怕走过大街

更怕的是以诗人的名义自居


咬文嚼字,视为宠物一般

忍受那番难以抑制的痛痒

血白流了不算还被留下余毒

蚊子的内心绝没有丝毫感恩

小小的虫子有的是无尽贪婪


琼楼玉宇,那些显贵人物

一般人不知都是何方神圣

登堂入室,一路堂而皇之

珍馐佐酒,玉盘金果就仙茶

如我之庶民并不在邀请之列

8

挂红者,一个个红光满面

一次、两次、三次、N次

频频上榜的快感飘飘欲仙

节节丰收的喜悦,溢于言表

或许,才情只是其中一部分


失意者,一个个灰头土脸

一次、两次、三次、N次

名落孙山,没有进步,没有

或许,无力,也无比真实

很多原因不解释清楚会更好


进步很难,哪怕是一小步

或许,或许进步已很明显

无奈,无奈,无奈水涨船高

一个不被重视的人的进步

再快的速度也无法追上时间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邀约,只为诗意繁华

    下一篇:猪是人的菜

    >>>  返回作者沙洲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