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园的西瓜

王海洋
2017-07-13 22:57 分类:散文  阅读:591  作者文集

时值仲夏,酷热难耐,若说何以解渴,我曰“唯有西瓜”。

放眼瓜园,瓜蔓儿屈曲盘绕,自由伸延,翠绿的叶子和瓜藤水意饱满,在骄阳下尽情地张扬着诗情画意。硕大浑圆的西瓜小如瓷碗,大如篮球,一个个蹲踞田垄,矫首昂视,精神抖擞,俨然仪容庄严、整装待发的勇士。

西瓜形圆或近似椭圆,皮厚,色青,瓤红,味甜,水分足,吃之解渴生津,亦有祛暑驱热之功效。实为大自然最美之馈赠,可赋予“水果珍品”之嘉誉。

我之爱吃西瓜自童年、少年始。那是三十年前的事了,那时故乡大山里土地稀缺,有限的耕地全密密麻麻、挨挨挤挤地种上了庄稼,父亲唯见缝插针,在麦茬地的田垄地头谨慎地埋下几粒黑色的瓜种,等待它在雨水充沛、阳光充足的季节里发芽出土,疯狂生长。无需多长时日,就可看到瓜蔓儿匍匐伸展,满目勃勃生机。再过些日子,不经意间发现瓜藤上竟挂上了弹球般大小的绿色果实。而后,若天公作美,雨水频繁造访,墒情良好,西瓜的果实是一天一个样,一天比一天大,天天令人惊喜异常。

有关故园西瓜成长的故事和秘密,当然是隐瞒不住大山里土生土长的孩子们的。每当西瓜渐趋成熟的日子,老家通往后山山坳的羊肠小道上,每天都穿梭着我们姐妹兄弟往返看瓜的身影,留下了一个时代里贫寒子弟追逐梦想的脚印。

湛蓝的晴空下是绵延起伏的山峦,山腰梯田上是接连成片密不透风的秋庄稼:玉米,大豆,花生,红薯,高粱,芝麻等等,不一而足。我们姐妹兄弟几个每天迎着朝阳,穿过树林一样的玉米地,攀上高高的山岗,去看看昨天夜里西瓜又长大几许。如鸟雀般叽喳着,谈论着,嬉笑着,眼瞅瞅,手摸摸,用硕大的瓜叶盖住西瓜,唯恐骄阳晒坏了我们朝思暮想的果实和希望。夕阳西下,白云依依,绿山含情,我们又循着逶迤的山路,趟过疯长的带着露水的蒿草,喧哗着,笑闹着,追逐着,跑向山坳,去看看西瓜经过一天的暴晒和煎熬,是否憔悴了模样,抑或消瘦了形容。现在想来,陶渊明的诗句“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大概很是吻合我们当时的心境吧。只不过这“愿”是急切希望早日吃到甘甜解渴的西瓜而已。

岁月悄逝,如今年届不惑,童年、少年时光远去如风,似梦亦似幻。刹那间,往日竟成人生记忆之永恒。

站在不惑之年的人生旅途上,又值盛夏,每当走过瓜园或吃到西瓜,我的西瓜情结便又浓浓烈烈地升腾心间。尤其,每当想到那如筷子粗细的瓜藤上,竟然能长出若干个硕大如盆的西瓜时,我一次次震惊于瓜藤那超越体能、打破生命极限、竭力创造生长奇迹的生命壮举。

你看那枣树粗壮,结下的果实虽多,却个个小如拇指;樱桃树如碗粗大,枝头的果实却个个可怜如珠子;柿子、核桃树干亦大,果实都大不及拳头。更何况那枝丫高耸入云,树围合抱,懒惰羞愧如白杨者根本就不结果实呀!而藤蔓细小的西瓜,却顽强地从泥土里汲取水分养料,竭尽全力生长,最终以卑微匍匐的姿态捧献给人类硕大如盆的甘果。如此想来,我是多么敬佩西瓜那种顽强生长的毅力、执着拼搏的精神和敢于挑战生命极限、不断超越自我、谱写生命之歌的壮举。

在此,我向天底下那些如西瓜一样虽生命卑微却心怀宏大梦想,竭力成长,苦苦挣扎奋斗的人们表达我由衷的钦佩之情和最崇高的敬意!

由此,便想到了我的父亲。父亲大我二十四岁,身材瘦挑,人生坎坷,他的体重不足九十斤,一辈子也没能超过九十斤。但令我惊愕的是,父亲说他年轻时,正值大集体时代,他经常肩挑一百二十余斤的牛粪、玉米、麦子等,往返于田间,甚或翻山越岭,风里雨里,在崎岖陡峭的山道上风驰电掣,往来如飞呀!这怎可想象呢,不足九十斤的体重,肩负一百二十余斤的重担,竟然还履险如夷,矫健如飞啊!这与只有小指粗细的瓜藤上结出大如面盆的西瓜,难道不是如出一辙吗,难道不是一样地令人不可思议和敬佩吗?我的父亲不就是从贫瘠的生活泥土里长出的一株瓜藤,结出的一枚硕大碧绿的西瓜吗?

啊,父亲的人生壮举与西瓜的成长传奇竟然如此相似,这竟让我在无尽的遐思中深深感叹生命之神奇伟大,我要为那些不屈的生命竭力成长的故事深鞠一躬!


  • 张松寿

    评论于:2017-07-20 08:45:55

           贪吃是孩子的天性,西瓜乃希望之所寄,有希望就有好梦。西瓜虽柔弱,却能纳日月、土壤之精华,天地之灵气,超越体能、打破生命极限,结出比例远远失调的硕大无朋的浆果来,这也是父亲的注脚。 酷暑难耐,请注意身体。

  • 王海洋

    评论于:2017-07-24 12:16:58

          谢谢兄长松寿君,也祝您暑期愉快,身体健康!


  • 共2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老 乔

    下一篇: 初夏,我想您

    >>>  返回作者王海洋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