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中秋月最圆

雁字回时
2017-10-02 19:55 分类:散文  阅读:664  作者文集

  我小时候的中秋,即没有买月饼切月饼分月饼,再带着殷切的希望尝月饼的经历,也没有拜月亮赏月亮的情景。除了在一个中秋,因为贪吃贪玩和一个玩伴,在傍晚时偷偷潜入别人家的红薯地,扒出来几块黄心红薯,跑到离家不远的打麦场里,在场边的矮崖上,挖洞建灶把红薯丢进去烧烤,烤成了垂腿坐在矮崖边,一人拿一块焦黄焦黄香气扑鼻的红薯,在一轮明月下边说笑边吃着,直到被来寻我的母亲发现后臭骂了我一顿,又气又羞的把此事掩藏。别的事在八月在中秋在记忆中极度的匮乏,以致在这些事上和自己的文字没有半点纠缠。

  跌入八月的农村很忙,忙的热火朝天,忘了吃饭、忘了回家,男女老少齐上阵,刨花生摘绿豆、割谷子杀芝麻、掰蜀黍收黄豆忙的也有点疯狂,那可是庄稼人的宝贝、庄稼人的命,这些要不拾掇进家里,谁有闲心谁不气急?谁还管它三七二十一、管它初一十五!

  等那些庄稼收进了家,山墙下靠着芝麻秆、院子里铺着豆穰、房檐下堆着山一样的玉米棒,就连那玉米秆也在门外的桐书园里围着一棵又一棵的桐树围城了蒙古包。各家各户的老小又或蹲或坐在那山一样的玉米堆前撕玉米,从白天撕到傍晚,从傍晚撕到深夜,明了明撕暗了暗撕,轻车熟路的事情,仿佛伸手一样容易,不需要外在条件的特殊照顾,更不需要开灯来浪费几毛钱的电费。

  这样的夜晚,小曲是不唱的,都留给了闲暇的时光,留给了哄孩子的老奶奶,留给了夏夜追闹的孩童。于是在这样的夜晚,能听见的是"哧拉、哧啦"一声接一声撕玉米的声音,是父母盘算着今年收成的私语,是蟋蟀的疯鸣,和树上的鸡偶尔扑棱下翅膀,还有邻里的狗一两声狂叫

  歌也是没有的,那些"情呀爱呀、哥哥呀妹妹呀"谁会对着院子里的家人乱吼,真吼了还不让思想还未开放的父母骂个狗血喷头,唯独董文华的那首《十五的月亮》最合时宜,却没有人能通通顺顺的唱完,总在谁高声哼上"十五的月亮照在家乡照在边关"两声后猛然落在了夜色之中。叔叔那时正在北京当兵,听到这些时我总想边关就是战士放哨站岗的地方,那边关就是北京吧!北京是个什么样子?北京的长城是个什么样子?

  这样想着的时候,玉米越剥越多,已经堆成了山,玉米包快涌到了膝盖上。睡意沉沉,猛一抬头在院子外那棵桐树的枝梢上,有一钩新月正俯视着院子里的一切,在清冷的夜色里向我微笑。我高兴的朝母亲喊:"妈!月亮!月亮!"

  "嗯,月亮,月亮,那不是年年有,不是月月有,你是没见过?还恁稀罕"撕玉米正起劲的母亲头也不抬忿忿的接话!在母亲的眼中明月繁星、蓝天白云都不如她的庄稼、不如生出五谷的土地珍贵,虚无的东西难道比温饱还要重要?

  好大一会她像想起了什么似的问父亲:"她爹,今天是几了?"

  "唔,不知道,这些日子慌迷了,也不知道是几号是初几,更不知道是星期几。"

  "哎!星期几我知道,前天我还去教会开礼拜,今天应该是星期二,你去屋看看日历是初几?按我猜不是初七也该初八了,快十五了!十五前把屋里积攒的二十多个鸡蛋给咱奶送去补补身子,可别忘了,过十五咱也没啥稀罕的东西"

  "忘不了!城咱姑不总是十五前的十几回来一次,她啥时候回来就是八月十五块到了"

  父亲一说到这我们都乐开了花,八月十五快到了,姑奶该回来看老奶,老奶那以后有好东西吃了,月饼、鸡蛋糕、麦乳精、橘子、苹果,快了、快了,这些都快了,扳起指头数日子,梦寐以求的东西不远了。

  老奶八十多岁,人善良温柔,对邻里、对家人从不苛责训斥,总是轻声细语、关爱有加,经历过众多的苦难和委屈却从不向人提起,总默默的埋在心底,用自己的一言一行编着生活的圆满。因此邻里喜欢她,母亲们尊敬她,连我们也是几天看不见老奶,就想的慌,她可是我们的亲老奶啊,她可是我们捧在手里的月亮,含在口中的星星啊!一切美好的东西都从她而来啊!

  从父亲说过那些话的那个夜晚,从那一钩新月挂上树梢开始,我们天天上午往奶奶家跑,从月缺跑到月圆,也是等姑奶回来,等急了的时候会跑到奶奶家的胡同对面,站在饭时附近的男女老少都在那吃饭闲聊的土沿上,急切切的瞭望。太奶奶也等,只不过她是坐在院子里,坐在那丛月季花前,把拐杖紧握在手中随时保持起立的姿势,目不转睛的盯着大门口,嘴里念叨着:"瑞卿该回来了,瑞卿该回来了"我们才知道,节日不光是喜庆的日子也是思亲的日子,才深有体会以后所学的"每逢佳节倍思亲"的意义。

  在这样的盼望中,十五前的某一天上午,姑奶回来了,带着表姑表叔,带着大包小包的礼品,小车顺着村前那条百年的土道从村北向村西一溜烟开来,车停姑奶她们陆续下车,我们飞奔进奶奶家的院子向老奶报告:"老奶、老奶,我姑奶回来了"之后灰头灰脸又怕见生人的我们,则悄悄的躲在屋后的空地上玩耍,心里还猜想着今年姑奶会带回了什么,也会在空地前的沟崖边看表叔开来的小汽车。

  "姐,小汽车坐着咋样,是不是跟飞的一样?"妹妹拖着童音问。

  "不知道,反正跟咱爹拉的架子车不一样长大非要坐坐看啥样"我回答妹妹。小时候去外婆家,由于幼小常走不动又姐妹众多,父母即背不住也抱不成,父亲总是用一辆架子车拉着我们去外婆家,所以架子车是我们坐过唯一的车了。

  弟弟说:"肯定跟上到树高处,然后搂着呲溜溜滑下来一样,你看那快慢都是一样的,感觉肯定也一样"

  我们都笑了,笑的那样的天真无邪那样的开心快乐,笑满了整个童年。

  老奶、奶奶、母亲笃信基督,她们都说在太阳之外、在地球之外、在浩瀚的宇宙之外,只有一位掌管天地万物、掌管皓月繁星的上帝,那些太阳之神月亮之神都是虚伪飘缈的,她们只敬上帝一位真神。所以我们家不买月饼不供月亮,没有了仪式感,被姑奶当作礼品带回来的月饼,仍然是香甜可口,是童年难忘的记忆。

  八月十五的夜晚,母亲、奶奶、老奶带着五谷丰登的喜悦和感恩在明晃晃月下唱着一首首赞美诗,母亲唱:"看一看高昂的山,看一看奔腾的海洋,神啊!我是什么?你却这样眷顾我!"老奶唱:"我一生一世,你都做我的杖、我的杆安慰我,使我的福杯满溢!"是啊!庄稼才是你们心中的明月,五谷丰登、土地生出丰富才是上帝对于你们最大的眷顾。风衣足食就是你们满溢的福杯,就是你们一生的满足与幸福。八月有了你们这样平凡知足的人才有了感恩,十五有了你们的歌唱才有了那最圆的明月和最美的月色。

  瓜分了老奶的好吃的礼品,回家母亲甩着脸色训我们:"你老奶的东西都好过了你们,一群没材料的娃子"邻里则逗我们:"小燕、小燕,城里你姑奶今年带了啥好东西"

  "月饼、饼干、鸡蛋糕、麦乳精、橘子、苹果"我如数家珍

  "看城美不美?恁多好东西,城里的楼高路宽人好看,住在城里的人啊!白天不晒夜晚不黑"

  "哦!白天不晒是不用顶着太阳去地,夜晚不黑是不是他们那天天都像八月十五一样,有香甜的月饼、有松软的鸡蛋糕,有圆溜溜明晃晃的月亮?"

  荏苒时光物是人非,又是一年中秋时,明月还是那轮明月,在城里乡里,亲人乡邻、朋友知己间演绎了多少悲欢离合阴晴圆缺,铭记了多少美满幸福!它都笑而不语。只是在每个人的心中都会有,走过无数条的路只有一条最美,做过无数件的事只有一件最爱,阅过无数的人只有一个最好,看过无数轮弯月只有一轮最圆。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走近故乡

    下一篇:难忘那一季秋

    >>>  返回作者雁字回时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