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美鸿
2017-10-07 12:51   分类:现代诗   阅读:306    作者文集

1507515607040.jpeg


风吹到这里就停止了呜咽

娇艳的玫瑰亦悄悄合上了花蕾

汤汤河水,流经这里也变得缓滞

生命已似月过中天,辰星寥落

仿佛周遭所有,都在从容静下来

我已拣尽半生的寒枝

在心里筑下一个巨大的巢

体内无数只鸦雀集体哑默

那些虚无的念想,虚应的故事

纤悉无遗在这里沉淀复弥散

听,这刻我的世界如此闲寂与安宁




上一篇:生辰

下一篇:片刻童真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