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目骋怀木札岭

赵静端
2009-01-11 09:27 分类:记事  阅读:2481  作者文集
  游目骋怀木札岭
  
  经嵩县文学网罗飞相正诸君的精心组织和策化,风雅洛阳网众文友一行十六人于7月15日在木札岭副总杨卫东的陪同下,到河南省首家原始生态旅游区木札岭进行为期一天的采风活动。故以文记之。
  
  -------------题记
  
  蜿蜒的山路好象木札岭风衣上飘飘的裙带,车轮疾速扯开她纤腰间绵绵长长的裙带,木札岭那苍翠深幽,妩媚秀丽的曲线,就那么骄傲地直逼我们的眼帘。山下的晴空万里霎时变的云雾缭绕,文友们雀跃的心也跌入苍莽的林海,直入云端深处。
  
  木犹如此
  
  下车后,一字石阶幽远地渐远渐没于幽林深处,我们拾阶而上,便也渐渐隐入幽林深处,暄嚣的尘事俗务离我们越来越远,浮燥的心像细雨洗过的山林一般也越来越空明澄澈,越来越宁静淡泊。密林中,一棵情人红桦树亭亭玉立,默然地注视着路过的情侣和游人,在这远离繁华和诱惑的山间,她们没有红尘中左手像右手的麻木,没有人世间审美疲劳卷怠。她们甘受寂寞,乐意平淡,在一起相爱相扶,相依相偎,共营风花情调,共享雪月浪漫,同抗雷电风雨,同恋星夜蓝天,就那么执子之手,那么情深款款。让人徒生几许羡慕,几多感慨。记得小时候曾有过用白桦皮当纸写字的经历,便轻轻揭下几层红桦皮散给大家作便笺,东施效颦学那姿容美艳的薛涛,描诗桦皮,嬉闹一番,倒是别有情调。
  
  
  
  我见青山多妩媚
  
  
  
  山回路转,眼前突然一亮,一峰兀然矗崖崭柱,上刺九霄,下插深渊,峰周丛峙回环,或如卧狮观涛,或似牝鸡司晨,或若摘星楼台,或象云梯高耸,高下不一,凹凸掩映,山势山貌大有张家界那种磷峋突兀的感觉。附山矮林丛生,密树蒙茸,黛色苍茫,亭亭然出现在视野之内,四周顾视,无有与之比肩之峰,此官帽峰是也。“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是我初遇此峰时心中最最初初的那一波涟漪。循阶转位,拜官台边一棵苍劲古松,酷似黄山的迎客松,一边偏枝如虬龙般展翅伸开,每天在风中摇曳着松塔和小手,微微笑地欢迎着每一位到木札岭休闲的游客。
  
  只缘身在此山中
  
  官帽峰的位置因为海拔不是太高,峰际天朗气清,官帽直视无碍,近身逼视,真的很像古代的官帽一样耸入天际,默然面对那巍峨的官帽,我陷入了无际的遐思之中,我在想,平步青云的难道只有仕途?若有壮志凌云,又何必在那一顶官帽呢。历史上,不泛有对为官趋之若骛,权倾天下而随意鱼肉百姓者;亦有视功名如粪土而不屑一顾者。若不,是谁把官帽凌空抛于此地,自在无碍地放浪形骸于山野之间?是谁把名利潇洒丢弃于深山之中,卓然思不群地在云天之巅逍遥?是那不为五斗米折腰而采菊东篱下的陶渊明吗?还是那狂歌痛饮,仙风道骨,一生桀骜不训,恃才傲物,大呼“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李太白吗?或是那亦豪亦婉,性情温纯,一生惊涛拍岸,大起大落,与友枕藉舟中,享受江上清风,山中明月,微醉中不知东方之既白的苏东坡?
  
  空谷遥遥,那孤独千年的官帽至今仍未有人类足迹踏上半步,对地球来说仍是一片不食人间烟火的净土,而我们的心呢?在世事繁杂,熙熙攘攘,名来利往的现代社会,我们的心会否能否留一隅纤尘不染之地,用来纯净我们的血液和人性呢?官帽无言,秀峰无言,引颈长啸,空旷的山间除了自己的回声还是自己的回声。那一刻,我神思哑然,不辩东西,只想悠然化为一羽孤鹤振翅驭风到那造化独钟之峰,在那里物我两忘,洗心沐神。
  
  香雾云鬓湿
  
  下午,我们去森林领略那原始的风光,先是行走在松软的腐殖土上,每步下去,感觉绵厚而有弹力,好似云端漫步,脚感实在是妙不可言。木札岭人给这林间小路起了一个形象的名字“橡胶路”,拿捏的精当准确。渐行渐深,林中雾色霏霏欲雨,雾影倏开倏合,随流风左顾右盼,似多情而妙曼的女孩,一会穿花而来贴身回环,在你发际耳旁轻凝成淡淡的水意,麻麻凉凉,一阵清爽;一会隔林递上妩媚秋波,在你心上眼中幻化成脉脉的云影,松松软软,惊艳撩人。
  
  林中穿行,不远处总云窝弥漫,薄雾轻拢,当你近身欺雾,想一亲芳泽时,她却倏忽避而远之,轰然散开,所谓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是也。中途林中一开阔地,众文友或卧石小栖,或依藤而坐,其处杂树渐少,松林陡增,只见松涛阵阵,林雀啾啾,低处松针万镞,根根雾汽凝露如珠,颗颗晶莹剔透,摇摇欲坠。“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说的大概就是此情此景吧。偷偷绕到美女围坐的树后,猛蹬一脚,那甘露便从松针上洒下,惊的众美女花枝乱颤,宛若带雨梨花般四散开来。
  
  稍事休息后,大伙鱼贯而行,向传说中的青松峰前进,山门,石门,树门,门门相连成趣,云窝,草窝,心窝,窝窝相谐相亲。一阵暗香随风袭来,却早有人对着那一丛野百合傻然临花含情而立,楚楚动人。"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 人生如雾,雾如人生,直到一脚跌进这绵绵雾窝,我才多多少少地会意了白乐天的境界.
  
  山在虚无飘渺间
  
  青松峰的观景台依山势而建,大体仿若豪华游轮的模样,四周仿生态扶栏似船舷一般不知扎根何处,船中孤松挺拔。此时,四周雪雾茫茫,云涛拍岸,恍恍然不知置身何处,感觉观景船颠簸起伏,破开波涛汹涌的云海,直驶波浪深处。是船动?云动?还是心动?风动?眼前云海滚滚,千变万幻,耳边除了云雾飘过的声音外没有任何声音,众文友倚舷而立,凝神屏息,闭目捕捉和感受这丝天赖之音。突然,头上霞光万道,隔着云浪雾海佛光般斑驳直泻下来,风也匆匆奔流起来,云雾逐着风龙蛇般张牙舞爪急速散去,眼前的烟涛微茫转化为云霓明灭,隔岸峰顶时隐时没,四周白云平铺峰下弥漫一色,日光映照,如冰壶瑶界,不辩海陆,崖下落照浸松,苍翠纷飞,山光水曲顿时高昂起来,俯舷下视,两崖交峙,翠壁万丈,崖底一线云海随风流淌,乱云飞渡。探身顿令神眩心怖,毛骨阴悚,两股颤颤,骇魂夺魄,令人惊惧不已,几欲弃船奔逃。对岸阴晴未卜,回过魂来方知仙境亦非无忧坦途。前后不过十几分钟,让人领略了沧桑变幻,一会虚无飘渺,让人浮想连翩,心旌摇荡而想入非非。一会层烟叠翠,让人冰火两重天,不知所措而感慨万千。
  
  云深不知处
  
  在船舷伫立良久,方才悟得我们的芸芸众生相与这云海山影何其相似,世上有的人一生都想驾风驭日,自己从来翻云覆雨,独断刚愎,夜郎自大,不知姓谁名谁,一旦风停日落,必将跌落万丈崖底,万劫不复。有的人却像山峰一样脚踏实地,为人温润谦和,为事磊落君子,这种人,任风云变幻,始终岿然不为所动,笑傲风云,得成大事。转而联想我们自己的人生不也是这样吗?人生难免置身繁华,云深不知何处,难免有华丽的泡沫,难免有浮云遮日被假象迷惑的日子,其实只要心绪淡定,那一切亦可看成是人生的风景,只要我们耐心地努力地向着目标奋斗,终究会云开日出,迈向成功。
  
  飞扬跋扈为谁雄
  
  青松峰下来,我们下一步要探幽的是那神秘的木札岭水线,顺着斗折蛇行的栈道我们便没身于苍翠的山谷之中,一路水势奔腾,谷宽则水薄而透,分泻两边,沟狭则水窄而碧,合流一处,从上往下,奔鸣的水线像一匹匹雪布慢慢展开,向游人羞柔地述说木札岭惊艳的容颜。遥遥俯瞰,在那飞瀑之上,是谁,是谁的纤手将那飞瀑打了一个又一个的结,挽出一朵又一朵的瀑花,她是在结瀑记事么?记下那绕床弄青梅的情事情结,情郎还没有回来,而那千年的结也没人能解开。
  
  最恢宏的瀑布算得上白龙瀑了。瀑上有亭翼然,倚栏下视,石壁垂天而下,岩势峭削,几为直角,下约二十米处,巨岩暴凸尺余,瀑布抖然增力转向,澎湃平冲超崖一米有余,水便无所依着,无所束缚,只见怒涛倾注,飞扬跋扈,变幻莫测,迅雷奔雪,腾空飘荡,垂落约一百多米,轰然下捣碧潭。侧观则流风回雪,飞瀑离崖而去,层烟叠雪,悬空激荡,犹如大珠小珠泻落玉盘,让人耳目为之狂喜欢,心神为之驰奔。
  
  放眼远望,山下小路羊肠辗转,九曲回环,高低起伏,错落有致,绿树掩映中隐隐淡于山色之中,已而落照盈山,人影散乱,拾阶而下,飞瀑激散的碎雾随涧风流荡,细雨蒙蒙扑面,水雾粘衣,让人凉意绕身,暑意顿消。山势回转,在一折栈道上,刚好夕阳直射飞瀑,一条霓虹竟然抖落眼帘,七彩缤纷,彩虹随着我们的目光一阶阶下移,让人叹为观止,疑入仙界。“欻如飞电来,隐若白虹起”无疑要比银河落九天更能形象地表述白龙飞瀑。
  
  再往下去,山势稍开,诸峰重嶂叠翠,丛林隐罩流泉,地形渐空旷有余,静幽不足,一径下山,唯听水声如鸣佩环,约二里,又一处壁立万仞,遥闻瀑声如雷,询之,始知此双龙瀑也,断崖中间抵柱分水,瀑便分泻开来,凭空飞坠,两边树荫拥雪,直入潭底,千转百回,终于堂堂正正地出山而去。
  
  人生逆水行舟方显本色,飞瀑劈空而下始见精彩。我常常想,那一股清泉从源头开始,就被沟壑纵横的万山阻挡,似乎要把她困在山上,那情那景真是“万山不许一溪奔。”但水不但没有怨天忧人,更没有放弃。在滋养山上万物的同时,她毫不气馁,因势寻路,坦坦荡荡向着自己的理想继续前进,一路精彩纷呈,潇洒激越。
  
  醉舞下山去,明月逐人归
  
  木札岭象一个芳华绝代的女子空谷独居,总感觉她在等有缘人斗胆来解开她那苍翠的风衣,等有情人够胆来放眼她那娇艳的弧线,等有心人大胆来抚摸她那喷雪的水线,等有意人放胆来探寻她那幽柔的曲线。
  
  结束一天的行程已是星光满天,坐在归程的车上,闭目静养,山上的一切还是如影历历,挥之不去。绝壁之上飞流成画,霓虹高挂,七彩与目相契成缘;泉声淙淙,露滴枯叶,声声与耳相契成趣;峰顶之上云雾飘渺,神眩魄动,与心相契成结;群岭之上思逐云远,魂恋极峰,与神相契成友。
  
  随着夕阳的西去,车轮的东行,木札岭那一抹山色离我们越来越远,然而木札岭那一颦一笑却一步步走进心里,让我们无法释怀。
  
  
  
  匆匆草就,多有拖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网梦开始的地方

    下一篇:侠骨柔肠赵静端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