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枪,朝爱射击

何美鸿
2017-11-16 15:23   分类:小小说   阅读:334    作者文集

  “不许动,”距离五米开外,我双手举起枪,对准他的胸脯,用发颤的声音说,“把手举起来!”

  “呵呵,你可真浪漫到极点了,”他哂笑着说,顺从地把双手高高举起过头顶。

  “你还以为我在跟你开玩笑?”我作出声色俱厉地样子说。眼前这个在我枪口之下的人显然并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我对他曾经的许多示爱的行径都被他以 “浪漫”一词轻轻掩过。我想他其实并不懂得我生命中的所谓浪漫,有时候要付出很大的代价的。就比如此刻,我已然下定决心,用我与他的两颗生命将我的最后一丝浪漫来埋葬。

  “你从哪弄来的这玩具手枪?”他的双手交叠在后脑勺上,脸上仍挂着和悦的哂笑。

  “别靠近我!”我迅速瞟了一眼他试图上前的脚上那双还沾着灰尘来不及擦拭掉的皮鞋,警告他说,“我告诉你,我这手枪里有两颗子弹,一颗是为你准备的,一颗是为我准备的。明年的今天是我和你共同的祭日。”

  “你开什么玩笑!”他终于有些紧张起来,脸上掠过的痛苦情状让我感觉到了快慰。

  在酝酿谋杀他之前的日子里,我就预想过今天的种种情形。但此刻我的神情已高度紧张,我怕他会冲过来将我手上的枪夺下,让我继续着为他爱而不能的痛苦生活。

  “听着,”我的声音颤抖得厉害,好像不是从我喉咙里发出来似的,“我没办法让全世界知道我爱你,但今天之后,所有认识你的人,所有熟悉我的人,都会知道这个事实!”

  “别冲动,有话好好说,事情并非你想象的那样,”他说,“如果你不固执,……”

  “够了!”对于一个心如已灰之木的人,他的话实在毫无意义。我摇着头,举着枪的手越来越抖得厉害,我看到他的面孔已变得灰白,我感觉自己额上已沁出了汗珠。我听见魔鬼撒旦在我耳边叫嚣着:“快点开枪,快点开枪啊!”我怕我会犹豫,当机立断扣响了扳机!

  “砰!”子弹挨着他的肩头飞了过去,落在前面芜杂的草丛里。

  在他试图冲过来的刹那,我用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别乱来!”他说。

  “给你的那颗我已射出去了,这颗是留给我自己的。”

  在他冲过来抱住我的时候,我和他在同样的时刻听见了第二声枪响。

  我感觉他用双手把我紧紧拦在了他的怀中,我感觉他的脸贴在了我的脸上。然而这感觉维持了不足一秒的时间,灵魂就从我的体内剥离了出来。

  我的灵魂在湿冷的空气里毫无目的地乱飞。在我与他约定的这个荒无人烟的旷野上,我看见他垂头丧气地呆立着,良久,才朝着他家的方向走去。

  死让我的灵魂得到了无拘束的自由,但这种涣散的自由是以我的毫无栖息地为前提的:我必须一刻不停地漂泊,再漂泊。

  我继续追踪着他,这个生前被我爱过的人,这个我原一心想要让自己对他的爱昭然天下的人。

  他继续着他从前的生活,每天照常地上班,下班,早上系好了领带出门,晚上回到家,一边用手拿着遥控调换着电视频道,一边等着厨房里妻子为他做着饭菜。节假里挽着妻儿的手在闹市里闲逛。

  我的灵魂追踪着他,有一次无意听到了他与他一个朋友谈话时聊起了我。

  他朋友说:“ 真对你刮目相看了,那女孩对你挺痴情的。”

  “唉,她太固执。”他摇摇头,哂笑着说。

  我窥视到他的表情,是并无什么因我的死而生发的痛苦的。他的俊美的哂笑,更多地是在向知道我与他这个故事的世人一种炫耀。

  我的死只不过让他难受了一阵子。是的,我原本就不属于他的精神生命的,正如他也从未进入过我曾经的物质生活一样。我的灵魂的毫无依归,对他原本毫无意义。

  我找到魔鬼撒旦,说:“你让我的灵魂歇息吧。”

  魔鬼撒旦说:“你不再爱他了吗?”

  我低头沉吟良久,摇头说:“不知道。”

  “但我真的累了。”

  魔鬼撒旦说:“你确实累了。”

  于是我的灵魂飘到我的坟墓里,与我的身体合而为一,等着下世的轮回。

 ——2000年


上一篇:烦心事

下一篇:梅雨天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