烦心事

何美鸿
2017-11-16 15:25 分类:小小说  阅读:690  作者文集

最近她总是感到心烦。一开始她尚不能完全觉察出这莫名烦恼的缘由,以为不过是女人每月都要到来的那几天作怪。然而,自节日期间从婆婆家做客回来之后,她意识到这烦恼的根源了。

每次跟着他回乡下婆婆家,那些让她应接不暇的亲友——伯父伯母们、堂兄堂嫂们总要众口一词地问她一个相同的问题:还不准备再生一个么?

说更清楚些,他们是问她是否准备再生一个男孩。在那些亲友眼里,可以为她列举出无数条再怀一个孩子的正常理由:在这个以传宗接代为万事之首的村子,不管是呆在村里还是走出了村的已婚男丁,都生男娃了,就除了她;她没有正式单位,这对偷生第二胎是个极有利的条件;她家中就现在的经济条件,可以生得起第二胎。而况,在终日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乡亲们看来,多养一个孩子不过是向粥锅里多舀一瓢水的事。

她每次都笑笑,打着哈哈把这个话题应付过去。他若在身旁,是从来不替她说话的,反跟着那些亲友一块起哄:你看看,大家都盼着吃喜糖呢,你就再生一个吧!或者,他对那些亲友说,你们谁要说服了她,我马上掏钱请客。她就瞪他一眼,嗔道:要生,你自己生去!他于是跟大伙一起笑。他也是一直希望她能再怀个孩子的。他口头上说无论再生男孩女孩都不重要,但她知道他内心是希望能怀个男孩的。早先他和她提起这个话题时,她觉得简直不可理喻,一个走出了闭塞小村,接触了外面世界的高级知识分子,思想竟还如此封建。她常恨恨地对这个观看了她诞下女儿全过程的男人说:你这个感受不到女人生育痛苦的家伙,哪天让你喝足《西游记》里子母河中的水,自己怀孕去!他覥着脸玩笑道:你若放在古代,不生男孩,早被绑了块石头沉河啦。她道:幸亏现在科学发达,知道提供生男生女染色体的是男性,真正该沉河的可是你了!

他后来倒是不再郑重向她提了,至多也是玩笑时说说。她以为他的不再提及,是她曾威吓他说若再怀孕她很可能会得忧郁症,或者离家出走。但后来她才明白他实际考虑更多的是经济因素。生孩子只是一时痛苦,经济负担则是要经年累月来承受的。

她以为只有他像个封建遗少,没想到周遭许多人都赞同她生第二个。偶尔她跟着他去参加他的同学聚会,就有不少人常问她:嫂夫人,什么时候再生一个啊?于是这个话题又在不经意间生发开来:现在一个孩子太孤单了,有个伴多好啊;现在一个孩子容易娇气,有个弟妹能更好地培养孩子的性情;等等诸如此类。有次她在某名杂志看到有关是否赞同生第二胎的问卷调查,赞成者居然超过百分之六十。她自己的好友中也有人劝说她的。女儿幼儿园同学的母亲——她喊为芳姐的,几乎每次见到她,都要以自己的现身说法来劝说她:给你老公再生一个吧。男人大都想要儿子的,尤其是农村出来的男人。男人么,事业是一天天蒸蒸日上,我们女人却是一天天江河日下。母以子为贵呢,生个儿子才更能提高身价。再说呢,儿子多长得像母亲,将来像她肯定漂亮,还愁他长大找不到女朋友吗?

当然,大部分亲友们都是在笑谈中跟她提及这个话题的,但婆婆每次却都郑重其事了。婆婆在乡下的家族中是个掌着“话语权”的人物。但凡房下的婚丧嫁娶等重要事宜,亲友都喜欢找婆婆商量拿主意。婆婆的“家长制”作风也真够可以,他大哥的婚事就是婆婆一锤定音的。婆婆曾告诉她说,做木匠的大哥当初非常不满婚事,最后却也只好一边生着闷气,一边拿着刨子赶制出新婚家具。大哥生有三个孩子。最小的一个就是罚了钱超生的——这最小的一个,大哥当初也是不大情愿生的。

婆婆告诉这些的时候,她女儿生下有近一岁了。当初婆婆还微笑着问这第二个儿媳:我也想要你日后再生一个男孩,你会吗?

她很轻但很坚决地摇摇头。婆婆再厉害也有软肋。婆婆的三个儿子当中,最喜欢的就是这个考上大学光宗耀祖懂事又听话的二儿子。但老二在婚事上可没老大那么软弱。当初婆婆是不同意她和他恋爱的。婆婆挑剔她太瘦,说体型瘦将来孩子可能生不下来;挑剔她眼睛太大,说眼睛大的人脾气也很大的。其实婆婆不同意的真正原因是她没有正式工作。当然婆婆也只是背后说说,表面上仍能做到用村里最高的礼节迎接她的每次到来。她倒不很在乎婆婆是否喜欢,毕竟她日后不要和婆婆一起过。好在婆婆终归是个聪明人,知道这个翅膀硬了的二儿子认定自己的爱情了,也只有爱屋及乌,对儿媳妇好得如同自己的亲闺女。那一套家长制作风到她这里也全然派不上用场。

女儿初生的时候,她感觉得出想抱孙子的婆婆心里是有些许失落的。她是个过于敏感的人,就因了婆婆这一点小小的不高兴,在婆婆家住满月后她就把女儿抱回城自己来带。女儿长到一岁多后,婆婆便开始催她,趁着带孩子顺便再怀一个吧。

这个话题于是历经多年,每次婆媳碰面都要被婆婆提起。但她可不想再生第二个。违反国家政策,增加家庭经济负担这只是其一;她尤其害怕身材因再次怀孕变形。她是个爱美的人,当初怀女儿的时候她都每天化了淡妆出门。她怕疼痛,当初生女儿的时候她疼得要命,恨不得把旁边的他揪过来狠捶一顿。明明是两人的孩子,为什么受罪的是自己。尽管婆婆反复提及多遍了,说生第二个不会疼,生下来也根本不用她操心,婆婆会抱回乡下自己贴钱去带,她仍无动于衷。还好尽管婆婆屡次提及,但每次看她脸色稍有不对,就不会再多罗嗦,而宁可把这个话题再留到下次。

这次从婆婆家回来,在关于再生孩子的话题被再次郑重提起之后,她忽然感到前所未有的心烦。她并不觉得老人家的要求有多过分,看着公公婆婆那种企盼的神情,她甚至都有了恻隐之心。她得承认,婚前她是不怎么喜欢孩子的,可自有了女儿后,她觉得自己越来越喜欢孩子。她觉得身边每个小孩都可爱无比。有时她甚至想着女儿就那么小小的,永远被自己牵带着在身边不长大——可是,就为了这些理由,她能再怀一个吗?

生活,可不就是一团麻!

——2006年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兔子和猫

    下一篇:开枪,朝爱射击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